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m的博克

本博客原创图文任何媒体若采用请与163xjc@163.com联系

 
 
 

日志

 
 

友人原创:刘勇《知青小故事》  

2007-11-14 20:23:43|  分类: 友人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友人原创:刘勇《知青小故事》 - am的博克 - am的博克  岁月悠悠 往事如烟

我在这里给大家讲的是知青生活中的几个小故事。

一、借  表

在上世纪70年代,要是那个人有一块手表,那是非常稀奇的事。

一日,公社召开知青大会,分管知青的领导说,“S城的大工厂要来招工,指标一名,要推选一名表现得好的知青.......”讲到这里下面的知青议论开了,这个说吴某是去年县里学大寨的先进个人,那个说华某的爸爸是大干部肯定这回归他了,大家议论了半天也没有收到场,这时,我假装伸懒腰,起身有意把戴在手上的一块手表亮了出来,还伸直了手臂,又从头的左上方往右在眼前来了个定格镜头,同时还提高了嗓子说:“都十二点半了还不散会,我肚皮都哦了”。我何怕别人没有听到,这样又说了几了次,果不其然,被管知青的领导注意上了,接着他说散会。

当大家一哄而散走出会场时,管知青的领导把我叫住“矮知哥你来哟”,我走到他的面前,看看他那从未有表情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难看的微笑。“矮知哥你来接受再教育怕有几个年头了,你娃是要表现好一点,早点回城去嘛”。我接着说:“还是要领导多关照”。管知青的领导又说:“主要看你如何表现了”。我恍然了,这时,他一双贪得无的小眼睛直溜溜的朝我的左手上看,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管知青的领导又开口:“把你那块表拿我看一看,是什么牌子的”。我一边取表一边说是:“是上海牌的”。管知青的领导很好奇的接过表,左看右看,又在耳边听一听,然后戴在自己的左手上,抬臂捞袖看表,又换在右手如此往返了两次,眼睛看着手表,嘴里说“借我戴两天那样?”管知青的领导终于开口向我要了,我心里慌了,我也是借别人的表来戴的呀,管他的哟,让管知青的领导戴两天再说。(在那个年代,有一个习惯,很多东西都是可以相互借的,比如说,我可以借你的车骑,你可以借我的衣服穿)心里想了片刻抬头起说:“你拿去戴嘛”。

未过几天,大队长从公社开会回来,手里还拿了个什么表格神秘兮兮的来到我的面前,小声说:“矮知哥,管知青的领导说你这几年来表现得不错,这次招工有你,让你去城里体检,这是招工表,给”。

我压不住心里的惊喜,不动声色的到了城里县医院去体检了身体,体检后,我高兴的喊道:毛主席保佑,我过关了。

不几日,招工通知送到了我的手里。

 要回城工作了,我忽然想起借了别人的手表还在管知青领导的手里,对,去找他要回来,我去还给别人。“你吃了灯草,说得轻巧”。管知青的领导不但不还手表,还骂了我一顿,你以为你真的表现得好吗啷过,你也不想一想,你不进点贡你走得脱...... 。

我暂时放弃了要手表的念头,先回城工作再说,心想一是自己挣工资买表来还别人,二是等待时机要回手表,我采取了后者。

上班一个月后,返回公社,正好又在开知青会,管知青的领导正在发言,我见他正举起左手亮出手表,我还未等他的动作做完,就快步上前,从他手上把表捋了下来,向在场的人说:“领导借了我借别人的这块手表,已经三个月了,应该还给我去还给别人”。

 这时,我回过头来看,管知青的领导脸上,白一道的红一道,我心里也不是知味,但是借了别人的东西总是要还的,有一句俗话说得好“有借有还,再借不难”。

 

友人原创:刘勇《知青小故事》 - am的博克 - am的博克  二、 遭 遇

70年代中叶,我带着一颗早日返城的心情,来到了一个偏僻的小村五里坪落户。这里有我和另一个男知青,我们相依为命的生活在一起,一年后他通过关系返城了,因为他是工农干部的子女,苗正根红,又是公社学习毛主席著作的积极分子,他被保送到大学去当工农兵学员了。他返城后,我才知道这一切都是他家里父母给他安排好了的。他走后,剩下我一个人,因我是狗崽子,要在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我那一颗返城的心破灭了,住在那个深山密林,阴暗潮湿的破房屋里,孤独无助,整天提吊胆,度日如年,何时才归期啊!

我最害怕的事终于发生了,在那个无月星稀的夜晚,一股冷风吹熄了煤油灯,我一颗害怕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上,正在这时,一个挖墙角的声音和一个撬门的声音同时响起,吓得我从床上落到了床角,再接下来,我看见一个人从门的那边窜了进来,从她走路的动作和身影,我断定是村里的那个癞婆,她向我床的方向摸去,是来偷东西的,忽然,又一个身材魁梧的彪形大汉一闪便进了门,也朝床上按去,只听得那癞婆哎哟一声!这时我被吓得不得了,晕头晕脑的,好像听到挖墙的那人把墙打通了,往房里爬,又听得床有人说:“进来了,进来了” 。挖墙的那个人听到说话声,便又退了回去,床上的人又接着说:“出去了,出去了”。那挖墙的人又听到说话声后,吓得扭头就跑,一边跑一边自语“今晚上有他妈个名堂”,我进去时说我进去了,进去了,我出来又说我出来了,出来了。不对,我得回去看过就经......。

过了几天,听说队长被公安带走了,咳! 原来想害我的那个彪形大汉是队长,他早就对我起了歹心,结果整倒癞婆了。

 后来我又听说是那个挖墙人报的案。再后来,我又听说那个癞婆疯了。

事隔了30多年,我现在想起来还有一些后怕。

 

          

友人原创:刘勇《知青小故事》 - am的博克 - am的博克三、 赶 场

 听社员说五队又来了个女知青,是一个外省的,她的父母送她到队上,过了一天也就走了,留下她一人,她哭了一整天,后来也就慢慢的习惯了。

她这人很本份,也很听话,她的父母亲走时交待说:“不要到处走,就在生产队好好的接受再教育”。这不,一接受再教育就是半年,没有走出大队,也没有走出公社,更没有进城赶过场,也还没有到过哪个知青家串门。这么长的时间把一个女知青劳动得外面的一切什么事都不知道,她的心里实在是慌得很。

 有一天生产队放假,又是她过生的日子,她想这大半年也没有出去玩玩,何不明天同生产队的女娃儿一起进县城赶个场,也好为自己做个生日,卖点生活日用品什么的,刚好家里又寄钱和写了信来,想好了,她到队长那里请了个假。第二天,天不亮就起来和生产队的人高高兴兴的去城里赶场。到了县城里,赶场的人太多了,她和来的同伴们被人群挤散了,六月间的天气,太阳落土落得很晚。她见太阳还老高老高的,认为时间还早,就到邮局取了家里寄来的钱和信,又给家里回寄了一封信,做完这一切,出得邮局来,看看天色,太阳要落坡了,她就急慌了,忙往回队的路上赶,结果走到半路,天也就黑了下来,她也只好麻起胆子走,走得月亮出来了,从汗水长流的赶路赶到背心冰冷的时候,她才发现,一路上一个行人也没有了,她开始有一些怕了起来,后来也就是一边哭,一边走,正在性急时,她想起来的时候,一个女娃儿给她说,这里是一个知青屋,她也没有多想什么,就壮起胆子去找那个知青屋,她评自己的记忆断定,找到了那个知青屋。

砰!砰!砰!的敲起门来,只听得屋知青说:“忙什么,忙什么,鬼打起来了呀!”没等那个知青把门全打开,她就往屋里串,屋里的知青又说:“这样晚了你走那里去的哟”,她也不回答。屋里的知青在蒙胧中又接着说:“你就睡嘛,我明天一早要去修水库,先起来走,你起来了把我的门锁上……”,说着话说着话就睡着了,也没有管或问一声她是那个?(当过知青的人都知道,来的都是知青朋友,半夜叩门,也是常有的事),这时的她,才如梦初醒,完了,走进了一个男知青的家里,怎么办?这时的她全身不停的打起抖来,坐在床边,反复的想了很久,想开门走了,又没有胆量,不走,明天天亮了会……她不敢往下想,在提心吊胆中睡着了。

 第二天,天麻丝亮那个男知青起来打早火,把饭做好了,吃了饭,准备拿工具出门,在拿工具的时候,惊醒了睡在床上的她,男知青自言自语的在说“落雨了,今天怕是修不成水库了”,睡在床上的她听得真切,不仅打了个惊,动了一下,男知青看她醒了,就去拍了她一下屁股说:“醒了就起来,锅里还有点吃的,吃了,我们寸落雨到其他知青点串门去”。男知青见床上的人不动,就去掀铺盖(被子),那男知青刚把铺盖被掀开,发现床上是合衣而睡的女人,男知青倒退了几步,你——你——你——你是一个女的?男知青在这一瞬间,思想受到刺激,话也说得语无轮次,结结吧吧的,这时的她,揉着双眼坐了起来,二人对坐了好一阵,无话可说。还是男知青先开口:“你倒的是啷个一回事?”她的脸通红,害羞的把头往下钩着,过了好半天,她用外地的普通话和从当地学来的,还不是很熟练的本地话夹杂在一起,对男知青说了她昨天的经过,男知青想了一会说,“完了,完了,那还要得,你要是被队上的人看到了,我就是跳进黄河也说不清呀,寸天没有亮,我送你出去” 。她也只好听男知青的摆布了,他们出了门,一路上也没有什么话说,男知青在想,还好,没有被队上的人发现,要是一但被人知道了,出了个说不清到不明的事,今后回城工作也就没有希望了,男知青想到这里,开口说话了,“你就顺这条路走,前面不远处就能见到你的生产队了,我就回去了”。她回转身来,站在里一动也不动,嘴微微的动了一下,也没有说什么道谢的话,目送着男知青,看着他消失在雨里。

她走在回队的路上,脑子里象似想了很多,又象什么也没有想,反正乱七八糟的。天上的雨下着,脸上的泪流着,就这样高一脚,低一脚的走到了自己的家里。关上门,倒在床上,放声的大哭了一场,哭着哭着就睡着了。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睡了二天,还发着高烧,慢慢回想起来,象做了一场梦。

事过半月……

她发现自己有什么东西丢失了一样,但总也想不起是什么?心里总是慌落落的,仔细想来,就是有一些对不住那个男知青,这么久了,我应该去酬谢一下人家,不去,心里总是有一些过意不去。还有家里写给她的信不在了,那它又在那里哟?她终于想起来了,有可能丢在那个男知青那里了。这个可能很大,想去想来,就借这个理由去一下那个男知青那里,也好说一声谢谢!

男知青把她送走了后,想来心里的一些后悔,我就没有胆子把她留在家里,又不是我去找的她,是她自己送来的。男知青又一想,要不得,把她送走了是对的,不能去想女人,妈妈说了的,在农村要好好的接受再教育,好早日回城工作。

有一天,男知青的母亲来到队上看他,把他的铺盖拿出来晒太阳,忽然发现有一封信,看了一下,发现不对,这信是怎么回事?问他儿子,他说不出来,自己也不知道是从那来的。正巧,她也来了,她看到有一个女人在男知青的房屋前,她一下明白了,是男知青的母亲,她想转身走了,却被母亲叫住了,她硬着头皮,走到了母亲的面前,一五一十的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也把信打开给母亲看了,这时母亲才晃过神来,我的天那,这事要是被公社知道了,我的儿还能返城工作吗?仇容满面的母亲,望望自己的儿子,又望望她,这来怎么办?

她对着母亲深深的鞠了一躬,又对男知青鞠了一躬,深情的说了一声谢谢!给你们找麻烦,让你们受委曲了。说完转身走了,母亲抽身将她拦住说:“看你不是一个坏姑娘,就在这里吃了饭再走吧”。母亲的脸不再是原来的那样难看了,男知青的家里有了说笑声。

后来,有社员传说五队那个女知青有男朋友了,再后来那就听说他们真的结了婚。这真是:“无缘对面不相认,有缘千里来相会”。

  评论这张
 
阅读(382)|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