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m的博克

本博客原创图文任何媒体若采用请与163xjc@163.com联系

 
 
 

日志

 
 

友人诗文原创:木川《酒杯中的岁月》  

2007-11-22 23:03:23|  分类: 友人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嗜酒,这在我们老家棉花地那一带是出了名的。这里,随便举二例予以佐证:

其一,家父长期患有高血压,一般情况下,高压可达一百五六,低压也在一百二三。这在许多人看来,已是十分可怕的事了,说不准早已住进了医院。可父亲不怕,依然大盅大盅地喝酒,大块大块地吃肉。不过,父亲也有独创的法子:每喝半斤酒,同时吞二三颗萝卜麻(降压药),他称之为“养毛扶毛”。此乃土话,大抵是“相生相克”之意。倘若放在医学理论上,肯定不科学,可父亲几十年却这么走过来了,直到八十多岁,酒一直陪伴着他。高血压对他似乎只是小菜一碟,不足论。

其二,父亲大半生都是在计划经济时代度过的。那时,买什么都兴票证,不光有粮票、布票、肉票、油票,还有糖票、酒票、豆腐票、粉条票……对于这些票证,父亲最看重的就是酒票了。一月半把斤,还不够涮口。所以,多数时间就只有喝不要票证的青杠藤酒和红苕酒了。以后想来,这对一个嗜酒如命的劳动者来说,该是多大的痛苦!好两回,也许是酒瘾难耐,父亲竟背着母亲将个人的肉票、豆腐票、粉条票同邻居换了酒票,同母亲闹得天昏地暗,十天半月连话都不说。邻里一些年青人时常取笑:么爸,到底是酒闻起舒服?还是肉闻起舒服?父亲总是憨憨一笑:去去去,你这个死猴儿!说完,又专心致志地喝他的青杠藤酒去了。

父亲嗜酒,其实也是劳累逼出来的。从二三十岁开始,便干起了下散力的营生,算得是资深的“扁担”和“棒棒军”了。每天清晨天不亮,父亲就扛着一根杠子出门了,到一些建筑工地抬石头、搬泥沙,常常一干就是十二三个小时,以孱弱的身躯支撑着贫穷如冼的家庭。父亲嗓音好,又读过几年私塾,抬杠子总是抬“头杠”,任何号子经他口里一喊出,总有一种别致的韵味,“上坡脚杆软罗,下坡脚打闪罗,平路虽好走嘛,弯弯难得转。嘿嗬哟——”象是在听一首吭亮的山歌。

好些晚上,我们总看到父亲在昏暗的煤油灯下,一边焦头蹙眉地喝酒,一边让母亲用烧烫了的老白干在背上揉搓,看得出,劳累在他身上写下了多么沉重的负担!父亲85岁仙逝时,我曾含泪撰写一联:一根扁担挑尽人间辛酸原本为儿为女∕两只铁脚踏遍世间坎坷只缘养家糊口。足以看出那时我们家庭的贫困和父亲为这个贫困家庭所付出的艰辛!

对于父亲之嗜酒,家里老小也并非完全赞成,尤其是母亲,更是坚定的反对派。既使要喝,通常也只允许喝二三两。因此,父亲常常在外面偷着喝,先喝两杯垫垫底,回到家里再享受那份“基本口粮”。而在家里,倒酒时,一般都先要悄悄喝上一小杯,倘若被儿女们发现了,他会象小孩一样扮出一脸媚笑:“只喝一口,只喝一口。”其实,我们都知道,他这“一口”,少说也是一二两!

那时,整个国家都很穷,我们家更穷。父亲每天都要出门下力,干的又全是拼力气的活路,因此,到了晚上总要喝一顿。好在他喝酒从却不讲究,基本上都是老白干打主力。下酒菜就更不消说了,碗豆、胡豆、咸菜都可,再奢华也不过一盘豆腐干、二两花生米。只要有酒,那一天一定阳光灿烂,家里的气氛也格外融和。喝过酒后的父亲,精神特别好,话也变得多起来,不光能背许多对子,还能摆《七剑十三峡》、《薜仁贵征东》等精彩故事。所以,常常招惹一些猴儿围在父亲周围听他“摆道”。 此时的父亲,俨然一个快活神仙,一切烦恼、忧郁、劳苦、疲惫都消失在九天云外。

后来,也许是青杠藤、老白干太乏味,也许是身上太多的伤痛需要疗理,很长时间,父亲都不再喝老白干,而改为喝药酒了。他在市场上买来一个很大的酒坛,一次可装十来斤白酒,里面泡的全是父亲自采、自选的草药。因为祖父是远近有名的草医,父亲也粗通药理。这酒经过十天半月的浸泡,倒在瓷盅里黄桑桑酽巴巴的,多远就能闻到一股涩涩的香味。不但解乏,还能疗伤。每次,父亲倒了酒出来,总要先眯着眼仔细观赏一阵,然后放到鼻子跟前嗅一嗅,最后才啜上一口,放在嘴里轻轻地咂着。那神情,活象比喝茅台、五粮液还要舒服。

我敢说,父亲一辈子都是清醒着的,但也有过偶尔的糊涂。我清楚地记得,有一回,也许是白天没揽到活路,回到家里时,父亲的脸色十分难看,一进屋便坐在小桌边开始喝闷酒,虽然只有一撮盐黄豆,可父亲却将酒一杯一杯往口里倒,不一会儿便喝得醉意朦胧了。喝多了酒的父亲话也多了,脾气也大了,喝着喝着便同母亲吵了起来,并且动了手脚。紧接着,父亲发疯般地冲向厨房,抓起铁锅、锑盆、瓷碗使劲地往地上摔,整得一地狼籍,吓得我们连大气都不敢出。此时的父亲,简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让我们十分反感。

过了一阵子,可能是酒开始醒了,父亲歪歪倒倒地走向地坝,慢慢地蹲下身去,将摔碎了的瓷片、铁片捧在手里,仔细地端祥着,端祥着……蓦地,他转身冲进屋内,抱起酒坛走向门外,抖索着举向空中,随后朝着僵硬的泥地上狠狠地砸下去,口里不停地喃喃道:“再也不喝了!再也不喝了!”那神情,既象是发自内心的检讨,更象虔诚的基督教徒在上帝面前真诚的忏悔。

我们都知道,话虽这么说,父亲却是永远离不开酒的。没有酒的人生,将会更苍白、更痛苦、更无奈。所以,父亲以后还仍然喝酒,仍然靠炽热的老白干打发着艰难的岁月。酒,不光是父亲穷苦生活的调味剂,也是他一辈子都难以割舍的忠实伴侣。

几十年来,仅管父亲一直嗜酒,但我们始终理解他,一辈子都孝敬他。因为,他老人家不光是我们这个贫苦家庭生活的顶梁柱,更是儿女们心目中永远大写的“人”字!

 


 

摄影:《太阳出来的日子》

  

  评论这张
 
阅读(456)|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