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m的博克

本博客原创图文任何媒体若采用请与163xjc@163.com联系

 
 
 

日志

 
 

友人诗文原创:木川《am和他的黄挎包》  

2007-06-28 16:19:44|  分类: 友人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友人诗文原创:木川《am和他的黄挎包》 - am的博克 - am的博克am和他的黄挎包

大凡古今名人,随身都有些特别的饰物,如:诸葛亮的鹅毛扇、斯大林的旱烟斗、孙逸仙的文明棍、宋庆龄的坤包……am虽然算不得这等名人,但也象名人一样,有一样朋友们都熟悉的随身之物:黄挎包。

这种帆布挎包,早先本属于军队用品,在六、七十年代很是风靡,后来“军用转民用”,成了革命小将、下乡知青的标志。挎包上,一般都绣有老人家的光辉头像及“为人民服务”的鲜红题字,便显得格外别致。那个时候,倘若从哪个兵哥哥手中能弄到一个,挎在肩上,定会招来满街齐刷刷的目光。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am好像一直在用这玩意儿,至八十年代末期,街上巳普遍流行皮尔卡丹、金利来、卡迪莱尔、帝梵尼、香奈尔……等名牌坤包,黄挎包已成为草鞋一样的“老土”了!am哩,不知是过分疏于打听观察,还是成心逆潮流而动,老挂着个土不拉几的黄布挎包不肯换。而且,他那时的挎包已是洗得灰白灰白的,很是陈旧。尤其是,这家伙又不善修边幅,时常穿得七长八短的、胡子八叉的,去年还剃了一回和尚头,任白发肆无忌惮地在头上疯长,一副老相。他挎挎包姿势又常常与众不同,别人一般挎在肩上,他却吊在胸前,晃晃悠悠的,走在街上,活象一个刚刚收市回家的菜贩,压根儿就看不出是一个享受过专家津贴的作家。

在下同am认识甚早、交往也密,就我所知,他对于包装张扬自己的事情,一向兴趣不浓,却为何又要如此惹人注目?但我从来没有打探过他何以钟爱这般行头,其中有何奥秘。如同他坚持喝了几年的“回龙汤”,到底喝出了些什么心得,吾等都是不甚了了。不过,从am悠然自得、心无旁鹜的表情看,他是特别看重这黄布挎包的,要不,何以“以不变应万变”,一挎就是几十年?

友人诗文原创:木川《am和他的黄挎包》 - am的博克 - am的博克作为朋友,终于是看熟了、看惯了,以至一想到am便想起黄挎包;一看到黄挎包便想起了am。我甚至想,正因为有这黄挎包,am才成其为am。如同他的作品,因为姓“熊”,才有与众不同的韵味和嚼头。倘若这家伙哪天不挎黄挎包了,朋友们也许反觉少了点什么滋味。

am这家伙,说是休闲文人,却从来很少安份过。早先,除了搞编辑,便是创作。一年到头,总见他挎着这只黄挎包四处疯跑。不管走多远多久,侣伴可多可少,亦可改换,但这黄挎包是须臾不会离不会变的。只要走一圈回来,那挎包总会鼓鼓囊囊,有些收获。am这家伙又特别机灵,朋友相聚,不经意间摆一个龙门阵,或者说了几句有意思的话,他会很俐麻地从挎包内掏出一个小本子,三下两下就给你记录下来,不久便出现在他的某一件作品中。管你是不是 “盗版”,拿过来便姓熊了,其奈何哉!

我时常怀疑,am这挎包莫不是一个“魔包”?要不,他何来那么多的灵感?竟是玩也玩了,写也写了。我曾粗略计算,这一二十年,am发表的作品少说也有二三百万字吧?光是在中央、省级电视台播放过的电视剧就有《宁河谣》、《浴血拂晓》、《永恒的生命》,深得业界人士一致好评。三年前,am50华诞,我曾以他早年发表过的作品并嵌以他的两位好友大名,戏撰一联云:

《大宁河》骑《黑牛》饮《圣水》初试《傻妹》《巴山阳关》植《银杏》善平《远天》修《成熟》

《马扎营》打《呼噜》做《圣梦》再探《进宝》《四十八槽》捕《强盗》声显《小巷》成《神水》

足见am创作颇丰(且不说他去年又与勃兄新创作了章回体小说《分水演义》),是称得上名副其实的专业作家的。

有不少朋友说,am是一个多面手,此话兴许有点过份(曾盛传他投资不赚钱,借钱收不回来),但他的确不光文章写得好,字写得不错,而且电脑上photoshop也能玩。近两年,这家伙又爱上了摄影,黄挎包里从此多了一部照相机。就出了《西藏少女》、《客舟唱晚》、《春意盎然》、《寨堡秋色》、《古镇新娘》、《打呵欠的老人》等一批摄影作品,有的还堂而皇之地登上了《中国摄影家》杂志,有业内人士也为之叫好。这里面,是否沾了黄挎包的一份灵气?也只有am自已才说得明白。


am后记

木兄借我的挎包写我,看得出是尽可能隐恶扬善,只管往好的地说去,只管夸夸张张地说去!非如此,还叫做哥们老朋友么?清清静静地过了这几年,今日忽然看到这么篇夸我的文字,诚实地说,心头还是不免喜乐,还独自喝一声采,叫一声“哈里路亚”!回头,又感到自己有失谦卑,对夸奖的话反应过度了,于是经一番反思自省,便又羞惭无地了——感觉是,老朋友尽量地翻拣出过去的节节布来,以其高超的手艺,缝成美服,一件件加在我身上,希望看上去能象所罗门穿的一样漂亮;而实际的功用却是在一件件帮我脱下虚幻的外衣,以至露出嶙峋的身子,终叫读者并众位方家看到“不过如此”的真相来了!

    这关乎“名”的称道或是包装,原本就是双刃之剑,非得小心不可,名实不符时,纵是好友弟兄、大师国手,也画虎难成啊!一如今日,也是诚实地说,到头来我只有羞愧。因此我鼓足勇气,把木兄的这篇文字搁在博克上,用以提醒自己:am啊,你文学了几十年,就那么点实在不起眼的东东呢,就跟你曾经想发财一样,年过半百,还是没有本钱哦!

 

友人诗文原创:木川《am和他的黄挎包》 - am的博克 - am的博克

 

  评论这张
 
阅读(445)|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