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m的博克

本博客原创图文任何媒体若采用请与163xjc@163.com联系

 
 
 

日志

 
 

am的日记(10):《读书散谈》  

2007-07-07 21:19:01|  分类: am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am的日记(10):《读书散谈》 - am - am的博克  (附关于读书之网文节选)

2007年7月8日   星期日  晴

 前月读完一本好书《慕勒传》。读这本书,我就象读《圣经》、读《标杆人生》那么慢。我已经好多年没象这个半年来,象个“饥饿的孩子扑向面包”那样地埋头读过书了!而一本本都如此仔细地读,那更是许多许多年都没有的事情,或者根本就从未这么读过!常常是夜里醒来多少次,就会读多少次;一本书读完,划的道道和旁批,就把好好一本书变成了小学生作业,再不会有别人能看明白那一本书了!

好读书以至于此,是我自己也始料不及的!但是,就跟我这半年所发生的别的种种变化一样,比如轻松地戒掉了烟、突然心柔似水常常泪流如注、一反贪玩懒散的常态等等,都是我原先未曾想到的……

十九世纪的德国人慕勒夫妇在英国传教60多年,他大约是第一个自始至终仅凭信心和祷告,仅靠上帝喂养且完全靠上帝的供给而创建了世界历史上规模最大品质最优的孤儿院和资助全世界传道人的基金会。那是一本精彩的人物传记。不只是故事的精彩,更由于每一个故事都真实不虚,它是在慕勒每天的日记的基础上写成的,而一个伟大牧师的诚实,是勿庸置疑的。

    接下来,又开始读另一本好书直到现在。

先是在网上看到这一本书,韩国牧师赵镛基的《第四度空间》。浏览了一下,大为惊奇,就开头结尾选了些段子,向朋友弟兄们力荐。我就希望有一本书在手上便好了,一是老眼看电脑吃力,再就是满足不了我对好书乱画的习惯。这么一念之后,也就忘了,因为估计目前国内还没有翻译这本书。

前面的文章说了,上月我连续陪母亲去了家乡开县两趟。不出十天,一位家乡老友的令堂去世,我便去了第三次。当日回来的途中,同车的小蔡极兴味地跟我聊信仰的事情。小蔡是个相当不错的青年,又英俊又善良,又特别好学好问。因为曾去香港专门学习过酒店管理,回来曾做过好几个三星级以上酒店的总经理,现在经营着自己的一家叫做“南浦”的宾馆,宾馆不大,却美誉度甚高。唯一有点遗憾的,小蔡没信基督,信佛。

快到家时,小蔡说,曾经来住店的一对美籍韩国退休夫妇,跟他一见面就成了朋友,小蔡跟他们当义务翻译,后来又帮他们找房子住下,现在都四年了。老夫妻是基督徒,就送了一本书给小蔡。小蔡说,自己信佛教,所以只粗略看了看,说还是转送给我为宜。待他下车去把书拿来,我一看,别提多惊喜了,正是我特别想要得到的《第四度空间》!哈里路亚!

赵镛基牧师是当今基督教界最大的名人之一。上帝给予他特别的恩典。凭着祷告,他建立了一间世界上最大教会,修建了一座可容纳一万人的教堂,还医治了不可胜数的病人。《第四度空间》形象而又风趣地记载了他所经历的神迹奇事,以及如何与第四度空间交通的心得体会。

话说2007年7月3日上午,我趴在地板上读书,读下面这个故事。当读到赵牧师为想要离婚的小夫妻祷告的那段话时,我被圣灵感动,眼泪鼻涕汹涌而出,泣不成声。正不可开交,从昨天都好像没响过的手机响了。而且响个不停。我只得憋住哭泣接电话,是T姐妹。我真是吃惊不小。

果然,T姐妹第一句话就是:后天,老公要我去谈离婚的事!

4月份,我在外地认识T姐妹,老公跟她分居,找她离婚,她非常痛苦,不愿意。因为是基督徒,总认为都是自己的错,便一再地忏悔、祷告。我们也为她祷告。后来就几乎没什么联系了,各家都有各家的事要忙,何况也就只见过那么一回。而且如今,年轻人分分合合,不很稀奇,所以也没打听上帝是否垂听了我们的祷告。

看来是还缺了一点火候,丈夫还是要离。

听她一说,我就知道,这电话不是打给我的了!我赶紧把刚才读这段小故事读给她听了一遍。她亦大受感动,又一字一句把赵牧师祷告的那一段话记下,她说她有信心用这段话去软化丈夫的铁石心肠!

《第四度空间》我尚未读完,但这件事我先记下。并且为苦恼中的T姐妹祷告,愿神赐福给她,使他们小夫妻俩都满怀温柔之心,破镜重圆!

(注:今日听说,T姐妹那日夫妻见面,虽未重圆,却也没有离成,真是感谢主,阿门!)

 

 附 :赵镛基著《第四度空间》一书的相关段落—— am的日记(10):《读书散谈》 - am - am的博克

有一个冬天的夜晚,天气极冷,我躺在温暖的被窝里正要睡着,电话来了。这位是我认识的人,他说:“牧师,你认识我吗?”“当然认识,我替你们夫妻证婚的呀。”“我尽全力维持了两年婚姻,但就是不幸福。”他说“今天晚上我们大吵一场,决定分手。我们的财产已经分好了,现在只剩下一件事,就是你的祝福。我们在你的祝福下成婚,也要在你的祝福下离婚。”

这算是什么场面!牧师祝福他们结合,还要祝福他们拆伙。我想拖一下,“咱等到明天行吗?天气实在太冷,我都睡妥当了。非现在来不可吗?”

“牧师”,他早就料到这一招,“明天太晚了。我们今天就决定分手。我们不需要你向我们讲道。现在说这些已太晚了,已经听不进耳。我们只请你来给我们祝祷一下,就各奔东西。”

我爬出床,走进客厅,心里真气撒但。心想:“这决不是圣灵的工作,这是撒但在捣鬼。”

我开始祷告,立刻进入第四度空间。由于异像和异梦是圣灵的话语,通过第四度空间,我可以孵育三度空间并予纠正。我跪下闭上双眼,通过耶稣基督的十字架,藉圣灵的协助,我开始看见这个家庭重聚一起了。我猜想出一幅清楚的图画,我祷告说:“主啊,使他们就像这样吧!”

祷告时,我信心倍增,靠耶稣基督的圣名,在四度空间改变了情况。含有积极能力的第四度空间是我的了,于是,我走向他们的小家庭。

他们住在豪华无比的公寓里,一切设备应有尽有。但是我进去时,由于他们夫妻间的怨恨,竟感到寒冷刺骨。你可以拥有全世界一切的好东酉,但是,如果家中充满恨,物质绝对不能带来祝福。

我进去时,看见先生在客厅,太太在卧房里。我一进客厅,先生开始数落太太的不是,太太立刻冲出来,喊着说:“不要听他的!不要听他的!”她接着指出丈夫的一切毛病。

我听先生说,觉得他说得蛮有道理。再听太太的,也似乎无懈可击。他们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真叫我左右为难。双方都说他们的婚姻完全不可挽救了。他们一再地说:

“请不要为我们祷告。只为我们的离婚祝福就行了。”

但是,在我心里已经运用第四度空间宣布这三度空间的决定为无效。于是我充满自信,握住丈夫的手和妻子的手说:

我奉耶稣基督的圣名,命令撒但带着仇恨离开他们。在此刻,我奉耶稣基督大有能力的圣名,命令这对夫妻融合在一起。使他们怀着温柔的心破镜重圆。”

突然我感到有一滴热泪落在我手上,我看到作丈夫的哭了,泪如雨下。

我不由默念:“啊!赞美上帝!成功了!”我看妻子的眼睛,也是满眶泪珠,盈盈欲滴。我把他们的手拉一起说:“神所配合的人或环境不得分开。我站起身来说:“我走了。”

夫妻俩送我到门口:“牧师!再见。”“赞美主!”我回答说:“成功了!”

下个主日,他们俩坐在诗班席,唱得美极了。……

am的日记(10):《读书散谈》 - am - am的博克

 

附网上一篇关于读书的文章节选——

 

[转贴]   猫眼阅览室

文章提交者:连晨 加帖在 猫眼看人

哪里烧书,哪里接着就会把人也扔进火堆

——海涅

100多年以前有人说世界上有两个不幸的民族,他们是中国人和犹太人,中国人只有躯体而没有灵魂;犹太人只有灵魂而没有躯体。今天,犹太人的灵魂在以色列的土地上安息了;而中国人仍以木乃伊的形式存在着,中国人的灵魂或思想仍在风中流亡。——renbumei

我们的灵魂之所以没有着落,我们的思想之所以仍在风中流亡,乃是因为我们与前人精神上的联系屡屡被阻断,乃是因为我们古怪的作茧自缚行为,总把自己关在世界的大门之外。我们成了一群没有历史、没有根的人,每一代中国人拿到手的精神遗嘱,不是被恶意篡改了,就是充满了呓语。世界真实的图景我们看不到,世界真实的声音我们听不到,我们从来不会与人平等相处,我们的生存哲学永远是:要么做主子,要么做奴才。所以我们至今没有真正的朋友。

我们时常闭上双眼陶醉在“上下5000年”的迷梦里,可是我们无论物质还是精神方面的匮乏,我们毫无保障高度紧张几近疲于奔命的生存处境,我们不断增加的贫困人口,以及至今连饭都吃不饱同时也得不到可靠救济的以数千万计的“难民”,都在在使“上下5000年”变得空洞虚妄而苍白……

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最重要的教训往往成为最大的忌讳,最该牢记的却偏偏被屏蔽。负面的经验和消极的处世哲学却成框成堆。新的生命不是降生在阳光底下,而如同降生在棺木中,不等成人,就先被其中的阴冷和萧杀之气塑造成了缩头乌龟。

一代代中国人就这样从与真实历史存在巨大隔膜且阴冷如棺木的环境中长大,能有何作为?能有多大出息?

  评论这张
 
阅读(37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