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m的博克

本博客原创图文任何媒体若采用请与163xjc@163.com联系

 
 
 

日志

 
 

友人诗文原创:《人在天涯》(外一篇)  

2007-07-09 21:39:01|  分类: 友人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木头鱼 http://tanlan.love.blog.163.com/

人在天涯

       木木月初做了一首诗,里面提到了家。说到家,我是个恋家情节很重的人,高中我在海口读书,海口的冬天总是阴雨连绵,一下就是十天半个月,每次一下雨我就开始想家,一想到家,我的脸上也开始“下雨”了。上了大学,在北京求学的几年里,我对家的想念并没有因为我有过三年的高中住校生活而减淡,反而愈加强烈。每年的暑假寒假我都是迫不及待地回到家中,每次开学回到学校,都要哭上一回,直到大四依然没有改变,总被舍友笑我。现在想想,觉得很可惜,不懂得利用暑假的时间出去旅游。毕业后,我顺利的考上了公务员,分到了三亚,当听到人员分配名单时,我哭着打电话回家和父母说,母亲在电话里安慰我说,虽然不在父母身边,但是好歹在一个岛里,离五指山也近,周末可以回姨妈家去,我和你爸退休都会回那里养老的,别哭啊。其实电话那头的母亲声音已哽咽,只是她在极力地控制自己情绪,给我安慰和鼓励。

       我们单位位于三亚市郊的荔枝沟镇,离市区约有7、8公里,单位的环境不错,办公楼是03年新建投入使用的,窗明几静,每个办公室都有空调,所里草木青翠,花红柳绿。我们吃住都在单位,单位的宿舍是两房两厅,几个人合住在一起。为了照顾我们这些单身的青年,家在市区的同事中午睡客厅,单间就留给我们。和我同一批分来三亚的同事,大部分家都在海口,聚在一起时大家都感慨:唉,我们现在就是断肠人在天涯啊。只是这里的天涯,没有古道西风,更没有瘦马,有的只是炎炎的烈日,和能够把人吹黑的海风。来单位报到的第一天,我的宿舍里除了一张床,什么都没有,领导特意给我们放半天假,让我们到荔枝沟镇上去买生活用品。镇中心离单位大概2公里左右,没到镇上时,我们都以为镇上一定有许多的荔枝树,树上一定结满了许多鲜红诱人的荔枝,要不也不会起“荔枝沟”这样一个让人充满美好想象的名字。谁知到了镇上,我才知道,真的不能“见字取意”,镇上别说荔枝树,就是连荔枝皮的影子都没有,有的只是漫天的尘土,和杂乱的小摊。买完了日用品,到了晚上,回到宿舍把草席一铺,蚊帐一挂,恋家的情节又跳出来做祟,人躺在床上,心里却是无比的凄凉,想到自己来到这里工作,就像是被流配到边疆一样,鼻子不由的酸了起来。那一晚,我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第二天醒来,枕巾湿了一大半。

      过了一个礼拜,父母还有哥哥开车过来看我,细心的母亲给我带来了窗帘、书桌、椅子。于是,我这个小小的宿舍,才开始有点家的感觉,心情也由最初的躁动变得平静一点了。五一,母亲又从海口把我的电子琴带回五指山,我把它带到了单位。我的日子开始有了一丝生气,有了琴和我做伴,让我内心的孤寂少了许多。几个月后,单位发半年奖金,我买了一台彩电。至此我的生活才稍微有点色彩起来,每天下班后,晚上要么自己看电视,要么就是自己弹弹琴,日子如流水般地就这样流走,平淡而安静,初到单位强烈的孤独感,也渐渐变淡。

       平时下班的日子,一个人在宿舍做做饭,弹弹琴,日子也好打发。最难熬的就是周末,去逛街吧,烈日让我不敢出门,也没有公交车;一个人在宿舍里,又实在无聊得很。所以每到周末我总是迫不及待地收拾东西,或是回五指山,或是回海口。其实说到底还是单位食堂的饭菜给了我来回奔波的动力,食堂的饭菜难以下咽,老板娘的态度又实在恶劣。 周末“逃亡”一来可以吃到姨妈或母亲做的饭菜,二来又可以消除周末一个人在宿舍的无聊感,可谓一举两得。可一周七天,有五天的时间我还是要在单位食堂吃饭,为了让自己不在受老板娘的气,也为了自己的健康着想,我下定决心,买了冰箱,把锅碗瓢盆,油盐酱醋“请”进了宿舍,自己开伙做饭。早餐很简单,有时候就是把买回来的速冻包子馒头之类的蒸一蒸或是下点面条;中午呢由于时间太短就不做饭了,午饭就委屈自己的胃,吃食堂的大锅饭,晚饭则丰富许多,红烧排骨、酱香排骨、可乐鸡翅、清蒸鱼、冬瓜排骨汤、素炒西兰花等等,蒸煮炒炸,闷溜炖烧,喜欢吃什么、想怎么做都可以。虽然说一个人吃饭有点寂寞,但是毕竟自己做的要比食堂的大锅饭要好吃许多,也干净卫生。到了夏天,我喜欢煮点绿豆汤或是冰糖百合银耳莲子羹之类的甜品,放在冰箱里,中午睡醒拿出来吃,绿豆的清香,百合的甘甜,银耳的软糯,吃进嘴里,那份透心的清凉别提有多惬意。我在单位的日子,就这样在锅碗瓢盆中流逝,我也慢慢地把单位的宿舍当成自己的小家,没有了刚来单位的漂泊感。

       现在我终于明白,人之所以有孤独感和漂泊感,和你在哪里没有关系,而是和自己的心在哪里有关系。心没有归属,即使是在父母的身边,人依然会觉得像浮萍一样,不知道明天会漂向何处,不知道何时才能靠岸。心灵的家找到了,何处都可以

  织筒裙的外婆

木木认识我之初,知道我是个黎族姑娘,就对黎族的风俗表现出极大的兴趣,真不知道他是真感兴趣,还是爱屋及乌。那个时候,木木总是问我许多关于黎族的风俗习惯,我呢,也不管他是真的感兴趣,还是爱屋及乌,反正有问必答,给他讲了不少关于黎族的风俗,从衣食住行到婚嫁丧礼祈福等等。并且还告诉他,家中至今还有一“宝”,这一宝就是我的外婆,而且啊外婆还会纺织裙子。木木听了以后,倍感兴趣,说有机会的时候想看看外婆是如何织出那美丽的裙子的。于是端午前夕,我和他一起回到五指山,带他见过了外婆和姨妈们,也让他见识了外婆是如何纺织筒裙的,着实让他大开了一翻眼界。

外婆今年72岁了,在家闲来无事时,就拿出她的工具自己织筒裙。妈妈说,外婆年轻的时候非常能干,农活样样都很在行,而且很会织裙子。学会织裙子,是我们黎族的传统,也是每个黎家姑娘必学技艺。听外婆说,她小的时候,是被曾外祖母逼着学纺织裙子的,大概从她10岁左右就开始学习如何纺织。那时,曾外祖母拿着小竹棍站在外婆的身后,外婆稍有错误或动作缓慢,小竹棍就落下来,抽打在外婆的背上。可以说,外婆精湛的手艺,就是这样被曾外祖母的竹棍给打出来的。用外婆的话说,在那个年代如果姑娘学不会织裙子,就没有衣服穿。所以,在苦在难学,每个姑娘都是这样咬牙坚持下来的。随着时代的变迁,社会的进步,到了我妈妈这一代人,包括我妈妈在内外婆一共生了6个女儿,却只有四姨妈和小小姨从外婆那里学到了一点点皮毛而已。现在外婆每天还是会在家织裙子,已经织好了好几条,说是要留给姨妈们做纪念。而我,作为外婆最疼爱的外孙女,她也给我织了一条裙子,还为我打好了一套银饰品,说是给我当嫁妆,只是不知道何时能有机会穿.

每当我回去看外婆,看到她坐在地上,带着老花镜认真地在织裙子时,望着她花白的头发,瘦弱的背影,我总是有想哭的冲动,从她那手中的一丝一线里,我感受到了外婆把她对女儿们深深的疼爱,都织成了一幅幅精美的图案,一条条绚丽多彩的裙子……

我总是想,要是哪一天外婆不方便了,真正咱黎家的筒裙,还有谁能织呢?

  

外婆织的筒裙

  

 

  评论这张
 
阅读(22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