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m的博克

本博客原创图文任何媒体若采用请与163xjc@163.com联系

 
 
 

日志

 
 

友人诗文原创:汪其碧《难忘鱼背山 难忘谭宗派》  

2007-08-12 18:03:27|  分类: 友人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难忘鱼背山 难忘谭宗派

难忘鱼背山,是因为一个特别的会议,难忘谭宗派,是因为他的民歌。

2007年8月3日至5日,承蒙重庆万州区社区文化促进会陆伟先生的邀请,我们一行20多人来到鱼背山电厂开了一个别开生面的会议——促进公众参与——三峡民间文化保护研讨会。话题实严肃的,心情却是轻松的。以拼图游戏作为会议的开始,相对于传统会议的开法不仅新鲜有趣,而且让人们在拼图所组成的小组里相互自我介绍,很快就相熟并拉近了距离,心情也因此轻松愉快起来。

严肃的话题就在这样的气氛中展开。重庆三峡学院教授、三峡文化研究所所长程地宇、梁平县红旗中学教师、民间文化工作者刘勇、万州区书法家协会主席郑永松、利川民间文化工作者谭宗派几位先生作为主题发言人,各自在20分钟时间内分别就自己研究的文化领域从理论、现状、保护与传承,以及自己的经历感受等进行了阐述和交流。这些发言让我们了解了三峡地区民间文化的丰厚与源远流长,了解了在我们三峡地区还有这么些民间文化工作者或热心人士,在默默地为抢救、保护与传承我们老祖宗留下的充满着民间智慧与地域特点的优秀非物质文化遗产而努力地工作着。它带给我的感受是丰富的深刻的,丝毫没有过去某些会议所让人感到的冗长、乏味甚至无聊。

一种全新的“开放空间”式的讨论更是尊重了每一个人的意愿,它所体现的平等、民主、参与的特点让每个人都充满着主动、积极与激情。每个人都在会议主题的范围内提出自己最为关注的话题,然后自由组合展开讨论,还可以像赶场似的用脚选择——去继续寻找你感兴趣的话题来发表见解。在这样自由开放的空间里,很快就产生出了许多的议题以及要点。真正的集思广益发掘了大家的智慧涓咝适瞧渌车幕嵋樗薹ū饶獾摹D淹惚成剑谡饫镂医哟ゲ⑻逖榈搅艘恢终嬲匀宋镜南冉幕嵋槲幕恢窒冉幕嵋槲拿鳌?/FONT>

来自利川的民间文化工作者谭宗派是参会者中年龄最长的一位,也许是因为经常在野外考古的缘故吧,谭宗派的脸色是黑里透红,身板较同龄人硬朗。

据资料介绍,1984年全国文物普查工作全面展开后,谭宗派在四年时间里踏遍了利川的山山水水,共实地考察发现野外文物300余处(件),其中,渔木寨的发现被列为湖北省文物普查的重要发现之一,后被公布为省级文化保护单位;石板寨、砖室墓、大量精雕细刻石碑墓,特别是建南崖墓以及墓内岩画、实物的发现,不仅揭开了晋隋时期獠人拾骨葬的秘密,而且还向人们展示了一幅从古至今殡葬习俗变迁的生动画卷……在文物考古中,谭宗派还对土家文化中的优秀奇葩《龙船调》等民歌进行过大量深入地研究,如土家民歌的渊源、承传走向、地域特点等。正是由于在文物考古和民歌研究方面的建树,谭宗派多次受邀到中央电视台作访谈嘉宾或评委。

就是这样一位颇有建树名气大大的专家,给我的感觉却是一位慈祥而又快乐的长者。3号晚上在去鱼背山的路上,谭宗派在车上为我们唱了一首利川民歌《筛子关门眼睛多》,这首有着浓郁地方特色的民歌,歌词朴实生动,曲调宛转优美,加上谭宗派的深情演绎,已经令我们忘记了旅途的颠簸与疲劳,深深地陶醉了。

5号上午,我们乘船驶过鱼背山水库去参观考察万州区级文物保护单位向家大院,船在湖中行,人船入画里。水光山色,粼粼波光中,人的心情就格外的舒畅,于是我提议请谭老教唱民歌,谭老欣然允应,不但没有一点专家的架子,而且非常投入地一遍又一遍地教唱着。徐徐清风中,机动船隆隆的马达声与我们的鹦鹉学舌配衬着谭老动人的歌声,已经构成了一首无比和谐优美的田园交响,而此间,照相机们还嫌不够热闹似的,也用它们的咔嚓声来渲染气氛增加效果,使我们快乐的心情达到了极致。

下船以后,我突然意识到,刚刚发生在船上的一幕不正是优秀非物质文化遗产播扬传承的生动写照吗?唉,尽顾学歌了,忘记了记者应该做的事情。

我们顶着太阳行走了十多分钟到达向家大院,此时,谭宗派已是满头大汗了,可大家还请他讲解大院建筑的年代特点碑刻匾额。为了弥补心中的遗憾,待谭老刚刚坐下歇息的时候,我就扛着摄像机恳请谭老再次演唱那散发着泥土芳香的利川民歌,谭老又一次愉快的满足了我的请求。

看了我们对这次会议的报道后,许多朋友都对谭老的演唱所打动,认为这样的画面很生动很感人。可想到谭老冒着暑热一遍又一遍为我们演唱的情景,我突然感到我太不懂事了,谭老已经是73岁的人了,为了这么个破报道,我竟不顾谭老的辛苦劳累,太不应该了。回来后,我打电话向谭老道歉,他一点也不在意,还说我们喜欢他的歌他很高兴。

谭老,愿您永远都这么开心这么快乐!

 

  

  评论这张
 
阅读(42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