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m的博克

本博客原创图文任何媒体若采用请与163xjc@163.com联系

 
 
 

日志

 
 

先读为快:赵尚辅《祭母文》  

2007-08-28 22:44:58|  分类: 转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郑永松校定)


 am注:万州发现的这个祭母文真是了不得,不说别的,就这一韵到底,一句也不拉下,一句也不别扭,那功夫就非同小可!几千年来,人类哭祭母亲的文字车载船装,哭得如此文透彻的,实不多见!由万州民间手抄留传下的这篇文字,对于人类文明的贡献,比之流杯池所珍藏的黄庭坚书碑,太白岩上的石刻碑林,有过之而无不及!诗人、书法家(系重庆书协副主席)郑永松先生收集各种版本,反复对比校勘的《祭母文》,连同他写下的《赵尚辅简介》、《赵尚辅家族大纪事》及老作家、书法家陶梅岑先生的《晚清翰林赵尚辅的诗文与书法》等数篇文章,将于不日公开出版,书名《赵尚辅和他的<祭母文>》。薪尽火传,优质传统文化的复兴,当多多仰仗如郑先生、陶老先生者!

征得郑先生同意,由我先在此贴出《祭母文》和几篇选文,希望友朋弟兄务必不要错过先“读”为快的机会!


北风南吹注:

读郑永松先生校准之民间抄本赵尚辅《祭母文》,越读越惊,赞叹古人文学修养之深。赵尚辅只用十三元(半)十四寒十五删一先一韵,却写出了七言一千一百五十句,八千零五十字,按年叙事,通体流畅,这在中国文史上是绝无仅有的.难怪am先生叹出:好生了得、非同小可了。


 

赵尚辅简介 

赵尚辅(1849-1899年),字翼之,万州区天城茅谷冲人,14岁考童生,17岁中秀才,28岁中举人,清光绪九年(1883年)35岁中进士。历任翰林院编修、湖北省提督学政、侍读侍讲、日讲起居注官。赵尚辅一生酷爱诗文、书法,《中国美术家辞典》评价:赵工书法,颇有古人法度。在万州太白岩、陈家花园等许多地方留有碑刻。清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卒于任,享年51岁。临终感叹人生,有联自挽:“尝尽了辛酸,始晓忧伤能损寿;说什么科甲,须知忠厚莫为官”。

赵尚辅亲撰的《祭母文》是时任湖北提督学政,得知母亲病逝,在从武汉回家奔丧的船上和家中写成的。《祭母文》堪称祭文中的典范,是一篇优秀的七言长篇纪年叙事诗,也是深受百姓珍爱的民间道德教育佳品。全诗共1150句,8050字,押韵如歌,通俗易懂,言真意切,催人泪下。其手抄本在重庆万州、湖北利川一带广为流传达110年之久。 赵尚辅的《祭母文》围绕其母一生67年的酸甜苦辣,通篇以叙述一个聪明、贤慧、勤俭、慈爱、善良的母亲生前与家人、邻居之间的深情厚谊为主线,描述了当时社会的动荡和科举的艰辛,极具收藏和研究价值。 

 


赵尚辅《祭母文》

诰封宜人   晋封恭人之灵柩前,不孝等哀文敢以俚词擗踊哭泣而言曰:

呜呼!

 

千悔万悔悔不转,千诉万诉诉不完。千寻万寻寻不见,千哭万哭哭不还。

苦命娘亲天不眷,空在人世走一番。弹指光阴是如箭,又过一百二十天。

黄泉无路重会面,血泪空染红杜鹃。说甚扬名把亲显,儿负虚名母受难。

生前孝养无一点,徒把功名误旨甘。跪灵欲诉肠先断,话在咽喉口难言。

母在阴灵来降鉴,今宵一诀恨终天。六十七年一瞬转,生平历历在眼前。

跨鹤慢赴瑶池宴,且听儿等哭当年。

 

吾母张门闺中彦,弟兄四人姊妹三。声名富贵命贫贱,八字生成戊子年。

腊月初一母寿诞,天生性情古贤媛。读书通晓列女传,忠孝节义记得全。

生平不道人长短,腹内宽容撑得船。有话装在肚皮烂,一生忍气不言穿。

胸有记事珠一串,心是账簿口算盘。好施好舍好方便,慈悲菩萨下尘凡。

几句好言心便软,替人垂泪代人怜。生性克勤又克俭,德言容工四字全。

 

笄年与父成姻眷,丁未二月效和鸾。是时家业祖父管,父亲读书在外边。

两个伯伯都能干,一个教书一耕田。九旬曾祖身康健,寝膳全靠母周旋。

只因屋小人口满,胞伯始佃包上田。年成不好庄稼欠,一连数载不赚钱。

母亲贴入钱百串,半是私房半陪奁。心中自惜口不怨,常向儿等说从前。

 

逾年祖父六旬满,儿生已酉二月间。十遭磨折九遭难,犹幸一房得长男。

父亲用功少回转,扶育全靠母耐烦。辛亥正月又分娩,二弟生日是初三。

我曾祖母犹及见,九十二岁笑开颜。岁在癸丑家遭变,先曾祖母命归天。

祖母一哭气不转,几回晕倒孝堂前。家中人少车不转,吾母一手半壁天。

二弟交与外婆管,不孝跟着祖母眠。丧葬事毕议析爨,分家即在甲寅年。

祖业遗租三十石,三家人分两股田。大房成伯占一半,吾父弟兄把阄拈。

人家分家争长短,我家分家无片言。是我母亲人良善,和睦忍让不争先。

留得声名在团转,谁人不说母亲贤。所有私房钱百串,贴完就是这一年。

一女夭亡才岁半,是年八月生老三。从此家务自经管,自炊自爨自耕田。

 

母亲从此受磨难,一家事务内外兼。每天忙了三餐饭,又要喂猪又纺棉。

丢下盐米又柴炭,丢了厨房又菜园。长工短活要打点,不是茶酒便是烟。

紧工忙月要划算,不分晴天和雨天。学堂伙夫又回转,不是拿米便拿钱。

衣服汗了又要换,又要小菜与油盐。人情往来要门面,口里不吃身不穿。

又是儿女一连串,大的尚小小的添。哭的哭来喊的喊,似为可恨又可怜。

缝新补旧连夜赶,等到天明又不闲。儿辈熟眠母无伴,篝灯独耐五更寒。

白日一天累到晚,浑身衣服汗未干。父亲应试县府院,办了衣服办盘缠。

犹幸年成无水旱,岁入犹得够缴缠。苦了母亲勤积攒,怎奈家贫挣钱难。

苦到如今闲不惯,一生何曾耍一天。许多精力来磨炼,母亲怎不损寿元。

儿女情浓自己淡,受病就在这几年。时常笑对儿女叹,将来祭文几大篇。

想到此言肝肠断,提笔一字一凄然。

 

丙辰之岁父设馆,带儿读书亢家湾。丁已二月交下浣,得生大妹叫春兰。

已未六月祖母诞,二妹生在祖母前。次年庚申就转馆,父的东家程小园。

送衣送米路途远,又逢祖母病纠缠。农务也忙客不断,药汤还要亲手煎。

猪儿饿了又叫唤,怀中妹妹又逻连。一根背带背到晚,脚下跑得两腿酸。

一个多月未合眼,五更天起四更眠。都是我母孝心感,祖母才得病愈痊。

次年辛酉父原馆,祖父是年七十三。母亲担着千斤担,暗地求神把寿添。

账务全赖祖父管,庄稼还望照几年。那知天不从人愿,撒手即在冬月间。

刚刚又逢土匪乱,川东一带尽谣言。才将祖父来殡殓,凌云寨上把家搬。

窀穸未安防兵燹,葬了祖父才过年。痛煞祖母失了伴,白发苍苍泣孤鸾。

商量轮流来供膳,从此一家住一年。

 

壬戍三月贼过万,两股头子皆姓蓝。凌云寨脚牵起线,号火烧齐屋侧边。

母亲这回骇破胆,又为祖母把心耽。天生城上路不远,商量去买屋两间。

侍奉祖母把家展,上了天城心才安。又为祖母烹茶饭,家内又要治田园。

一大半年两头赶,吾母两脚都跑穿。身怀六甲未分娩,一腔苦楚向谁谈。

腊月三十吃年饭,生了三妹才团年。是年吾父未设馆,家中盘缴莫帮添。

外公借钱几十串,先囤谷子后囤烟。谷子赚钱烟未赚,头利搁起两三年。

后来又被人拖骗,一场官司始归钱。父亲得母内照管,安心才把儿书盘。

这年县考十月半,儿考幼童年十三。为儿扎个红鞑辫,为儿缝件新衣衫。

考个前列回家转,祖母欢喜母亲怜。明年父就石家馆,寨上搬回柑子园。

东家难舍学生恋,癸亥教迄丙寅年。

 

乙丑儿在石家栈,县考头场病伤寒。勉强回家病又反,不孝啼哭母泪涟。

耽搁县考不上算,足足累母几十天。是岁宗师杨学院,父子同榜名高悬。

归来祭祖把客宴,酒水家贫备办难。件件不离母心坎,身虽劳苦心喜欢。

冬月又把祖父荐,久未出灵为无钱。初一起鼓初二娩,得生模弟第四男。

母亲对我父亲叹,人口一年多一年。教子不外事两件,不是读书便耕田。

儿女手背和手板,疼痛起来是一般。谁该高贵谁该贱,谁该辛苦谁该甜。

谁该勤快谁该懒,谁该愚蠢谁该贤。个个读书非不善,怎奈田地谁人盘。

母亲一人难教管,才教二弟学耕田。

 

丙寅正月父设馆,不孝读书在中山。是岁又添子平愿,不孝任氏把婚完。

二弟变作庄家汉,可怜作文已半篇。白日全靠母教管,日头一背雨一肩。

晚来大雨将水断,五更还在古坟田。灯笼为儿亲自点,手自开门手自关。

生怕路滑跌下坎,又怕刷雨受了寒。衣裳打湿忙叫换,烧把柴草来烤干。

因受寒湿脚上烂,一疮生到一两年。或是伯伯骂儿懒,母泪落在枕头边。

直待我家田出佃,母子方才松松肩。

 

丁卯为了行装检,随父科场到省垣。天气炎热路程远,坐轿还须几十天。

怕儿水土服不惯,多备药物在身边。又虑祖母常挂欠,教儿早去早回还。

盘费不多要从简,去时从轿归坐船。功名且作浮云看,惟愿一路报平安。

 

戊辰父亲重下县,不孝也学耕砚田。教学之债前生欠,父子今生才来还。

正月上学五月返,得生四妹是夏天。去年添孙生命短,今年九月生忠璇。

不孝生儿月未满,又别母亲下夔关。且喜考运儿独占,经古等第均在前。

母亲喜欢儿体面,帮增随补弟子员。我家喜事不断纤,二弟完婚在此年。

 

庚午新开汤饼宴,忠益生在二月间。不幸是年年岁欠,割谷偏遭雨连绵。

青黄不接谷糜烂,焦坏我母但呼天。一个人要一个碗,将就度活饭三餐。

受尽煎熬落尽难,只说先苦后来甜。所以到头不埋怨,过得窄逼想得宽。

是年始将向家佃,房子起在大路边。不孝在家教学馆,二弟学医伯父传。

父携四弟下了县,程家设馆头一年。去年四乡遭水患,今年城内大水淹。

银钱干枯车不转,心想科场手头难。独幸不孝有正案,又是二次送盘缠。

回家始定来年馆,儿的东家谭松峦。学俸六十不供膳,伙食搭在父这边。

儿为闲话要辞馆,母亲细劝儿耐烦。发愤自然天有眼,拔贡就在下半年。

拔贡岂是寒士办,恰好宗师不要钱。母亲闻听儿入选,报纸一到喜连天。

果然我家气运转,谢天谢地谢祖先。

 

壬申正月月下浣,父亲生日前一天。祭祖预办旗锣伞,不孝是日生忠瑄。

是年祖母灾星现,左膀疼痛刀割穿。灌不成脓药不验,多因年迈气血干。

催我上省把书唸,尚说无妨把心宽。多亏吾母服侍惯,寝不安枕食不甘。

 

次年儿在锦江院,梦魂常在祖母边。母亲生怕儿挂欠,每回家信把儿瞒。

那知祖母寿元满,六月廿五竟归天。怕儿场前心搅乱,丧葬事毕才说穿。

痛煞不孝科场返,一抔新坟土已干。更痛外婆不得见,半途闻信来烧钱。

哭到灵前把酒奠,母在一旁泪涟涟。含泪将儿问一遍,路上平安不平安。

叫儿去把外公看,边说外婆病根源。刚刚出门一年满,奶奶去世外婆连。

更说奶奶死得惨,去年疮痛到今年。两个老人都不见,这回上省才算冤。

赶到今宵把主点,外婆倒还算有缘。是年田地又换佃,寅哥上庄在冬天。

 

明年朝考期不远,安排游子往长安。宗师约我同作伴,一到万县便开船。

说起进京母伤惨,不知回家在哪年。衣服要多带几件,缺哪一件母亲连。

京城冷冻未受惯,早晚还要慎风寒。莫学嫖赌莫学懒,第一莫闹鸦片烟。

家中窘迫难筹款,还望学台暗成全。莫负老师恩一片,合家犹望把梢翻。

勤写家信免挂欠,每月必寄信一函。家中自有父亲管,在京不必把心耽。

妻子自有母照看,耐耐烦烦共咸酸。但愿朝考入了选,大大小小得个官。

也教父亲歇个担,不枉教书几十年。口内虽说心内软,疼在心头痛在肝。

端着酒杯把儿饯,和泪哽在喉咙关。别母先至父学馆,父亲的话母说完。

冬月初头儿解缆,一路清吉诣江南。沿途用功船行缓,新正始度汉阳关。

客船计程三月半,船到扬州住裕园。山东驿路十八栈,至京已是会考前。

六月朝考未获选,辜负门闾眼望穿。打发赵四回万县,独自一人寄幽燕。

手接家书双亲健,别无喜事慰椿萱。长媳次媳齐生产,两房大女是同年。

 

腊月皇帝圣驾宴,乙亥光绪初建元。三弟尚章游府泮,二月归聚弟媳谭。

儿应恩科原搭便,一击不中心未甘。直到次年领乡荐,丙子举人中顺天。

天荒虽破门庭换,亏空还望家内填。二弟下街开药店,生意如捞水底盐。

三弟在家设学馆,学钱不过几十千。祖母要把道场荐,血灵整整满三年。

大伯家内少出办,两家同用一家钱。女儿又要把嫁遣,二妹适任大适谭。

布衣也须缝几件,何况首饰与簪环。巧妇难煮无米饭,空着双手怎陪奁。

水尽山穷路一线,祖人留下地两棺。一齐卖钱百余串,也算天巧凑人缘。

父亲急得须发变,才得度过这一关。所以吃亏吃得暗,寄我百金凑不全。

母亲受累本不浅,灾星还到外公前。两腿疼痛行不便,要人搀扶要人牵。

背进背出落尽难,母亲提起泪不干。一天一次前去看,二更还要上沙湾。

该当吾母哭神犯,八月上弦把孝穿。外孙中举不得见,空备猪羊哭墓前。

悲喜循环天运转,十月三弟生福田。

 

丁丑不孝自都返,母子分别已五年。昔年亲友多不见,合家且喜祝平安。

会场虽叨一荐卷,恨不跳出孝廉船。漫劳吾母许香愿,折桂归来又团圆。

 

戊寅父亲赖家馆,儿应陈家聘一年。仍想三弟把书唸,添个帮手把梢翻。

才辞西溪铺的馆,随我读书举人关。二弟分夥收药店,顶与陈家是隔年。

仁寿堂内把账管,五月又把二妹添。吾父惨遭鸰原难,伯父中风是这年。

一家大小靠吃饭,可怜残喘一线延。

 

次年己卯二月半,儿携三弟往燕山。弟兄三月到夔馆,伯父五月辞尘寰。

三弟棘围秋罢战,明年二月过奉天。不孝六月至都返,弟兄同去一人还。

母问奉天路多远,风土像不像四川。又问地方那省管,又问东家甚么官。

儿说离京十七栈,凤凰城外道东边。路程更比京城远,天气更比京城寒。

母亲闻听肝肠断,梦绕辽阳路几千。是年父亲瀼渡馆,船水时常把心耽。

儿妇任氏把病染,小船几乎下了滩。儿不在家母经管,作了母亲多少难。

家内出息又有限,三妹又要办陪奁。想方设法把嫁遣,情愿忍饿甘受寒。

恨不与母分个担,到头只得袖手观。李家接我过开县,辛已二月生春山。

兴龙市内父设馆,家计窘迫胜往年。谷不够吃吃麦饭,古人糟糠岂妄谈。

亏得母亲勤且俭,十个指头两个穿。不分晴雨与早晚,一脚湿来一脚干。

精力渐衰腿渐软,看到一年老一年。端阳儿自开县返,眼前才得救眉燃。

 

壬午四月药王诞,二弟是日生药莲。不孝回家两年半,进京又在下半年。

听说开县约了伴,一回送别一回难。但求此次运回转,说些好话把儿宽。

儿刚开船弟拢县,错过三弟在夔关。往常做梦见儿返,这回还家是真还。

儿志四方为贫贱,聚首怎似富家男。范家沟里设学馆,明年依然坐青氊。

 

犹幸苍天开了眼,儿中进士癸未年。皇恩钦点翰林院,亲朋道喜炮喧天。

今年父亲始歇馆,前后二十有七年。母亲笑对父亲叹,哪里还有这一天。

都是祖宗德泽远,历来忠厚是家传。曾祖未遂诗书愿,读书常说子孙贤。

听说当年黄草碥,不枉先人舍学田。祖父同入义行传,得报都在儿身边。

可怜祖母不曾见,辜负爱怜二十年。寒士成名虽荣显,无钱反虑京官难。

又虑房屋人住满,客来常忧屋不宽。才修大厅改门面,缔造独苦母艰难。

艺匠经营心惨淡,六月开工腊月全。母亲生日人送匾,不孝归来一焕然。

君恩有幸茅庐变,是年十月生宗源。明年八月两生产,辅女第二伦第三。

时延九月开喜宴,忠璇将就把婚完。人情接得几十串,还了陈债秋风干。

好比心头肉一片,割来填疮肉又完。

 

明年乙酉北围便,又偕三弟往顺天。忠璇携与儿作伴,随到京中把书盘。

临行又把四弟勉,新拜业师王孝廉。三弟科场真坷坎,龙门三次点额还。

家内七月忠浚产,攀得桂枝梦得兰。是年四弟始加冠,弟媳归来十月间。

 

明年丙戍儿留馆,五月打发忠璇还。六月抵家接家眷,伦生四妹七月间。

行期定在九秋晚,母亲提起便心酸。儿媳当作亲女看,同甘共苦二十年。

苦出了头就分散,分散不是三五天。张女过门年未满,便随北马与南船。

最是一刀难割断,孙儿孙女小鬖鬖。从今不闻达达唤,从今不得奶奶牵。

愿你爹爹官运显,奶奶还要到任玩。他年随父回乡县,乖乖的去乖乖还。

听说洋船风涛险,川东一带尽是滩。放心不下路途远,三叔送上海轮船。

直待京城回信转,母亲家内心才安。从此不离天天念,所以精神暗摧残。

分了母亲肉一半,住在京师萱城南。冬月初四游府泮,一笑稍得母亲欢。

三弟回家过开县,李家设馆丁亥年。四弟同去把书念,二弟从我四从三。

不孝供职在词馆,考差即是第二年。忠林应试宛平县,院考入学二月间。

短命四儿赵忠琬,哄爹来结父子缘。是年因母六旬满,前后同生戊子年。

母亲得信笑满面,又添一辈曾孙男。

 

八月初一学差换,圣恩许我使鄂垣。凉秋九月黄花馆,儿驰驿马眷乘船。

家书嘱我事几件,考试切莫坏心田。寒士莫失本来面,为官第一要清廉。

官亲幕友要防范,约束家人事要严。莫与同僚存意见,关防要严待士宽。

有真人才要保荐,留心还要拔贫寒。文衡还要仔细看,事必躬亲莫辞难。

士林好事做几件,留个名声江汉间。我家贫穷曾过惯,三字真诀不要钱。

不能来任把儿管,母掌家事父避嫌。二弟三弟来到汉,临风空祝母平安。

听说发已白了半,都为奔波心不闲。可怜儿子做学宪,不曾到任耍一天。

手中不离慈母线,提瓮犹灌仲子园。亲戚劝到督学院,一怕晕轿二晕船。

 

已丑又把孙女捡,香妹生时是春三。四妹么妹把嫁遣,又为忠益把婚完。

周府婚期也不远,忠林夫妇送女还。嫁奁都劳母亲办,少长缺短暗补添。

 

大妹庚寅把嫁遣,二月四弟到夔关。只说一搭两就便,忠璇接母返省垣。

想到湖北看一看,一心两挂左右难。是年署内八月半,又把曾孙大女添。

伯母刘氏把病染,又了一场妯娌缘。父亲因公常在县,一到公局便半年。

家内无人供使唤,千斤担子母亲担。

 

还是三弟有识见,辛卯正月赶回还。外事才交三弟管,父亲母亲暂息肩。

三女出生江夏县,是时出棚考德安。忽听家乡生奇变,平地闹出崔神仙。

四处谣言要造反,要学同治壬戍年。受过惊骇逃过难,母亲怎不心胆寒。

起屋又花钱百串,凌云寨上把家搬。八月不孝送家眷,三弟四弟一路还。

那知三妹修积短,黄家妹夫不永年。姐妹九人同胞产,何独三妹失所天。

母亲不忍将妹劝,寡妇孤儿且耐烦。冬月初二儿任满,专折请假六十天。

回家来祝母寿诞,登堂恰赶寿烛燃。往昔上寿母不愿,这回喜色动眉尖。

七年不见儿的面,一家欢喜大团圆。得生忠洁将月满,添个孙儿着斑烂。

来正又把斋醮建,又为父亲开寿筵。不孝忠瑄又加冠,整整累母几十天。

容易两月假期满,儿要覆命到金銮。忽地闹热忽冷淡,好花最怕开太繁。

母亲面容常带惨,这回陡觉分别难。莫是母亲有先见,知道永别在这年。

不好叫儿官情淡,不好留儿住两年。说起进京泪满面。枕头都是眼泪淹。

莫慰母心儿抱歉,犹将后运把儿宽。恨无鸡豚供母膳,私自留下买菜钱。

早知此别难会面,悔不从此不做官。

 

南浦春江三月晚,含泪亲送儿上船。一家骨肉难分散,钟鼓楼下住三天。

儿罪不孝该天谴,使我到京受熬煎。到京半月尚未满,长媳遇邪服鸦烟。

催命鬼子把命短,悔不暗把母亲瞒。母亲得信六月半,一恸哭到鬼门关。

分明晕死复活转,那知中风与中痰。惊动亲邻前来看,醒来还是泪涟涟。

所以精神暗耗散,一丝真气不归元。往往睡中起长叹,怄气从此伤了肝。

卒然四肢出冷汗,喘不得卧病抬肩。伯母七月瑶池返,摧折吾母又一番。

五十一年同居院,妯娌不闻半点嫌。伤心犹幸病未反,操作如常渐复原。

病虽渐愈饮食减,神色不似上往年。自知病根本不浅,心里明白不言穿。

加以不孝时运蹇,内人一病两三年。眷口时常生灾难,前世该了药店钱。

万里家信望穿眼,兼之平地造谣言。母亲提起心划乱,滚油煎得气血干。

 

怕增伤感偏伤感,伯父亡于癸巳年。母亲从此病又反,暗地自忧命不延。

三弟拟就陈家馆,安排二月赴省垣。因为母亲打断念,所以长在母跟前。

家中问我身后件,不忍不言不忍言。儿闻此信方寸乱,梦魂飞绕北堂萱。

慎终之事须预办,一则以惧圣人言。密信一封衷肠断,封口全借泪痕粘。

药物寄我心一片,神方封在信中间。拆信背着母亲看,吾母精明那得瞒。

便说京城信回转,多半为我虑百年。且喜菩萨有灵验,回春国手过卢扁。

父亲见母病势减,又到县城办赈捐。忠林北围考官卷,挑取誊录名忠璇。

十月又把嫁装赶,孙女遣嫁王府前。三房二妹腊月产,母亲无恙到去年。

自春到夏多康健,并不伤风与感寒。家事依然亲检点,客来谈笑喜连天。

房中不离针尺线,绩蔴还剩几大圈。孙儿读书进学院,叔侄又同上省垣。

父亲三弟都在县,协办三费与学田。小孙儿女共消遣,早晚不离抱与牵。

 

只说从今灾星免,逍遥自在享高年。罪在不肖少修善,五行八字遇厄年。

痛心四儿把命短,一月一连死者三。全家病倒奴仆散,大考又罚俸一年。

提起孙儿母长叹,知道是儿心子肝。大曾孙女无人管,母子两人更惨然。

就该去到阎王殿,替我母亲转个弯。乞还母亲长生简,饶我母亲活几年。

怕伤母亲促母算,家信瞒住不说穿。该当母亲病要反,恶耗偏到耳朵边。

可怜残喘仅一线,那堪乱箭把心穿。舅父又遭回禄变,七月三十一火燃。

不该匍匐前去看,急风骤雨冒了寒。八月初一病又反,这回便不比从前。

睡不落枕难合眼,足足坐床七十天。从此颜色渐渐变,灯草渐尽油渐干。

因之血脉不流贯,脚手如冰彻骨寒。阴阳不交欲脱陷,睡着一刻不安然。

别无疼痛与外感,只说胸中呼吸难。虚气从脚浮上脸,自知不起口难言。

说起身后更伤惨,未必阳寿就该完。又伤不孝难会面,闲谈不敢提北边。

冤不逢时送家眷,又添吾母犯疑团。不是紧急不发电,未必别故把我瞒。

弟弟妹妹常陪伴,一刻不见心不安。也曾服过参芩散,也曾服过肾气丸。

也曾养元把脾健,也曾敛肺与平肝。也曾防备元阳散,回生用过黑锡丹。

曾拜禅师将经唸,曾叩菩萨求寿元。曾请巫师将刀断,曾许香愿叩名山。

曾推五行问大限,曾祷神灵求过签。割肝愧无硬心剑,求鲤憾无孝子泉。

十月十四刚早饭。油干草尽灯忽燃。端坐无语神不变,如来一笑把花拈。

生平许多未了愿,竟丢儿女上西天。可怜坐守两月半,仅一四弟在跟前。

是病不曾添一点,那里料得这一天。

 

丢下父亲母不管,空说偕老到百年。而今箍桶篾条散,长江无舵怎行船。

又是满屋钱无串,身后愈思内助贤。针线犹存不忍见,房门如今亲手关。

少是夫妻老来伴,怎叫父亲想得完。

 

丢下亲戚母不管,富者犹可贫者怜。有吃无吃一顿饭,有还无还几文钱。

白米几升衣几件,绝不挂齿把口填。都是母亲心慈善,一生不见人称嫌。

而今多少人不惯,怎叫亲戚想得完。

 

丢下二弟母不管,随母受过饥与寒。犁耙犹是母亲捡,稼穑曾共母艰难。

后来学医书几卷,多蒙伯父亲口传。为母遍查名医案,灵枢素问都考完。

海上仙方亲查检,又接金匮与玉函。汤药亲煎脉亲按,回生难觅救苦丹。

儿早丢书娘抱欠,犹幸长子着蓝衫。儿媳不离药罐罐,多病惟靠阿婆怜。

母恩还未报半点,怎叫二弟想得完。

 

丢下三弟母不管,功名望得母眼穿。南北乡试都考遍,远游曾度山海关。

几回堂备几回荐,一枝丹桂不得攀。近来专把双亲恋,数载不敢离家园。

因此与母服侍惯,大小事情问老三。偶然有事下个县,三更犹在望儿还。

小儿小女膝前转,病中犹把孙孙玩。属纩未曾亲含殓,怎叫三弟想得完。

 

丢下四弟母不管,空说少子最爱怜。去年棘围初学战,归来见母病奄奄。

临终近床把母喊,恨不从母到九泉。弟媳也是药不断,频年种草未宜男。

所以夫妻独冷淡,尚缺香炉一股烟。文章未遂飞熊愿,怎叫四弟想得完。

 

谭府大妹母不管,临终尚在母榻前。一天一次回来看,家事全挂母心间。

生意淡薄无钱赚,外孙出门未回还。母在还有母顾盼,明中帮凑暗中添。

而今风筝断了线,怎教大妹想得完。

 

任家二妹母不管,命苦恰如母一般。出头桷子先遭难,儿多母苦前世冤。

每天忙于三餐饭,又忙浆洗与包缠。实在不空母帮赶,忙得母女不得闲。

临终在母榻前站,硬起心肠母不言。而今恩情风吹散,怎叫二妹想得完。

 

丢下三妹母不管,可怜孀女孤单单。女婿无福把命短,夫妻结发仅十年。

而今有话无处叹,怎叫三妹想得完。

 

钟家四妹母不管,小来多病长未痊。全靠女婿人能干,姊妹还算妹家宽。

轻易难见母一面,本来路远家事繁。可怜甥儿不能捡,临终并把母亲瞒。

辜负痛女心一片,怎叫四妹想得完。

 

张府么妹母不管,是母么凤与么弦。如今妯娌各分爨,分家未剩许多钱。

女婿年轻少历练,年年还在书房间。放心不下心欠欠,接女回来耍几天。

而今看母母不见,惟陪父亲谈一谈。就说铁桥踩不断,怎叫么妹想得完。

 

丢下不孝母不管,提起不孝罪滔天。十月初五送家眷,初六接到信一函。

不是母亲病凶险,几月何故不转弯。叫儿有翅难飞展,分身不得到娘前。

国家多事倭人反,涓埃无补愧微员。朝无亲臣将事办,一封曾奏九重天。

庸臣误国不主战,不孝二次又上言。一闻家信心划烂,叫儿忠孝怎两全。

将母空畏怀归简,乞养莫承老来欢。十月十四发家电,陈情李密拼弃官。

那知是日钟九点,哀哀我母早溘然。不知母子难相见,十五犹为母求签。

直到十六电信转,抢地无门枉吁天。唯念母亲望儿转,忍痛成服把孝穿。

白日思亲晚梦见,阴魂来到儿身边。娘的声音儿听惯,分明呼儿在海船。

 

冬月三十母寿诞,匍匐归来夜已阑。一样前来烛双点,只照悲来不照欢。

回家先见父一面,收拾热泪哽在咽。泣到灵前把妈喊,弟弟妹妹哭成团。

流泪眼观流泪眼,不知阳世与阴间。是儿一步来迟慢,三尺薄土殡了棺。

到死不得见一面,空向家人问病源。病脉先从那部见,几时病减几时添。

未死先有甚么验,医生开的甚么单。生前有些甚么愿,病中还有甚么言。

为儿挂欠不挂欠,落气作难不作难。死去閤眼不閤眼,临终添痰不添痰。

是否亲人抹的汗,是否亲人著的衫。衣裳穿的多少件,几层单夹几层棉。

补袿朝珠殓未殓,蟒袍霞珮穿未穿。衣衾用未用锦缎,头上戴未戴凤冠。

死后形容变未变,殓时花板坚不坚。一概未曾亲过眼,悔烂肝肠也枉然。

母恩实付昙花现,儿泪那随萱草干。祈寿空许菩萨愿,枉铸金身一座莲。

 

说甚家法贻陶侃,说甚彩舆捧潘安。说甚鸡黍范云馔,说甚墓表陇冈阡。

满堂儿孙生贡监,不孝又说添词垣。人前博个虚体面,可怜未享福一天。

上年寄的参茸燕,不过与母佐饴含。上年寄的袗袄钏,不过与母娱采斑。

不嫌儿妇粗针线,盈箱素布亲手连。而今空留作遗念,身不曾着唇不沾。

养廉一百作母膳,可怜头利尚全全。昊天尚近帟帏远,抱恨岂徒一杯卷。

母在见儿回家转,把儿当作客一般。而今光景都改变,怎叫不孝想得完。

 

丧葬无钱免强办,礼节草草不周全。除了俸钱营斋奠,门前债主雁行联。

可怜手长衣袖短,虚名误我是清廉。从今纵教官运显,捧檄毛义早看穿。

从今纵缠钱万贯,万金难买陟屺瞻。杯酒今宵奠家馔,儿事生母如生前。

母亲为儿饮一盏,明朝窀穸永奉安。先人邱墓穴一线,前头丙向后壬山。

茅谷西边十步远,母亲在时心喜欢。儿读郭璞经一卷,福地只在方寸间。

明朝应有漆灯现,佳城侍母三千年。母亲不离屋团转,犹如母亲在一般。

耳不听见眼看见,还望阴灵暗保全。伤心莫问同穴愿,大椿还有寿八千。

地府得见祖宗面,默佑吾父寿百年。哀哉!


附:

晚清翰林赵尚辅的诗文与书法

陶梅岑

 

赵尚辅,字翼之(1849-1900年),重庆市万州区天城镇茅谷村人,清光绪癸未进士。曾任翰林院编修,湖北学政及翰林院侍读、侍讲、日讲起居注(为皇帝讲解经书,记录皇帝言行,编纂起居注)。他一生恪遵“六训”“三字”《家训》,清廉为官,政声卓著。这“六训”“三字”《家训》即:“一、为官戒贪;二、约束幕僚,不作奸枉法;三、荐实才,举贤良,拔寒微;四、务真求实,不徇私舞弊;五、纳他人之长,不持己见;六、立功德,树贤名,人去留馨”;“三字”是:“不要钱”。

在光绪14年8月至17年冬月担任湖北学政期间,敢于得罪吏部侍郎陈学棻,拒绝陈的亲笔信说情,将其考试舞弊的侄儿革除。还主持迁建和扩建了经心书院;搜集湖北历代名贤著述编辑刊刻成《湖北丛书》,凡31种,共285卷,200余万字,自己捐俸以助其事。此书1969年被台北世文印书收入《百部丛书》之第九十九部馆编辑影印出版。甲午战争前后,日寇屡次犯我边境,赵尚辅两次上书,力谏清廷“厉兵备战,御敌国门之外”,以致母亲病危也未能回家探望。1900年8月,八国联军攻占北京前夕,他随鸾护驾西行到宣化,一月后回京,因酷暑、劳顿患白喉不治逝世,时年52岁。

赵尚辅善诗词书法,《益州书画录》、《中国美术家名人辞典》等称其“诗词清新,风格豪放,书法功力超迈,颇有古人法度”。可惜其诗词文稿,于随鸾西行时寄存昌平州全部失落。但其所作《祭母文》至今仍在川、渝、鄂等地广为流传。赵尚辅任湖北学政任期满回家贺母寿是1891年冬天。其母逝世是1896年10月14月9时,后赶回治丧是1897年2月中浣。祭文是回家后写的。《祭母文》堪称祭文中的典范,是一篇优秀的七言长篇纪年叙事诗,也是深受百姓珍爱的民间道德教育佳品。全诗共1150句,8050字,押韵如歌,通俗易懂,言真意切,催人泪下。其手抄本在重庆万州、湖北利川一带广为流传达110年之久。 赵尚辅的《祭母文》围绕其母一生67年的酸甜苦辣,通篇以叙述一个聪明、贤慧、勤俭、慈爱、善良的母亲生前与家人、邻居之间的深情厚谊为主线,描述了当时社会的动荡、农村的凋蔽和科举的艰辛,极具收藏和研究价值。 

其楹联著名的则有湖北襄阳督学行台联:“且开拓心胸,看汉水波涛、岘山风月;若评论人物,有武侯经济,工部文章”;山西原平联:“斗酒纵横廿二史;瓣香供奉十三经”;万州白岩书院联;“任众忌以遭愆,一生亮节孤忠,窃思石挽狂澜资大雅;纵寡援而被谪,百世成神过化,遥知玉成君子藉小人”;自挽联:“尝尽了辛酸,始晓忧伤能损寿;说什么科甲,须知忠厚莫为官”。

赵尚辅的书法墨迹现在已很难见到,但万州、开县等地尚有他书写的一些墓碑及摩崖石刻遗存,字体多为楷书,间有篆书,行书极为少见。万州太白岩的几处摩崖石刻和“文革”前开县县南大道旁的李宗羲神道碑是他代表作。其楷书从颜出,对柳、欧、苏亦均有所取,而以己意出之,功力深厚,风骨强劲。就笔者所见作品而言,应当是十分精妙的了。其存世作品以楷书碑刻为主,如太白岩《和清大仙降诗碑》,以及为万州举人陈馨德所书的《程子四箴》等大楷。两刻石相比较,各有异同,二刻均属于端庄,静穆一路,结构严谨,内敛而外舒,俨然欧柳面目,然前者用笔厚重浑穆。藏头护尾,而后者更显得清秀俊逸,瘦劲矍铄,起落自在,更显精到。二刻结构与用笔均略无差池。

另有二书,一则是赵尚辅故居门额上所书榜书墨迹“鲁论家风”四字,肃穆端庄,紧敛而从容,结字与前述二碑近同,用笔顿挫分明,提按自如,略带行意。还有一碑刻,为其祖茔碑阴铭文,字经十五公分有余,此刻用笔厚重,结字欹侧,有颜鲁公《多宝塔》遗绪,同道有言类坡翁书,一脉所承,自然风格接近,此书当为佳品。

赵氏存世行书作品极少,笔者有得睹一藏件,为其所书《出师表》多条屏,惜已不全,但有一条完整,且最末一条虽残缺不堪,然款署、钤印具全,且清晰可辩,足可宝之。其行书字法严谨,平正冲和,用笔从容有度,沉着而又轻松,来去从心,收放自如,而又不越规矩,正如孙过庭《书谱》所言,从心而不逾矩。从其风格面貌推断,必然出入松雪门堂。赵尚辅的诗文、书法作品,在三峡地区有广泛的影响,并备受推崇,是重要的历史文化遗存,对其进行搜集、研究,将大大有利于“三峡书风”的形成与发展。

 

赵尚辅家族大事记

郑永松 整理

 

●1760年(农历庚辰)清乾隆25年

曾祖母出生。

●1789年(农历已酉)清乾隆55年

祖父文翰公出生。

●1828年(农历戊子)清道光8年

腊月初一,其母亲张氏出生。 

●1831年(农历辛卯)清道光11年

正月下浣,父集云公出生。

●1833年(农历癸巳)清道光13年

曾祖父世德公卒 

●1847年(农历丁未)清道光27年

    二月,父集云公与母张氏大婚。

●1849年(农历已酉)清道光29年

    1岁。 二月,赵尚辅出生。 

●1851年(农历辛亥)清咸丰元年   

3岁。正月初三,二弟尚伦出生。             

●1853年(农历癸丑)清咸丰3年   

5岁。由祖母帶,二弟尚伦3岁由外婆带。曾祖母卒,享年94岁。

●1854年(农历甲寅)清咸丰4年      

6岁。父辈兄弟三人分家(祖业遗租30石)。八月,三弟尚章出生。

●1856年(农历丙辰)清咸丰6年

    8岁。父亲在亢家湾学馆任教,赵尚辅随读。

●1857年(农历丁已)清咸丰7年

    9岁。二月,大妹春兰出生。                            

●1859年(农历已未)清咸丰9年

    11岁。六月,二妹出生。

●1860年(农历庚申)清咸丰10年

    12岁。东家程小圆设学馆,其父受聘任教。

●1861年(农历辛酉)清咸丰11年   

13岁。父亲在程家继续任教。冬月祖父卒,享年73 岁。闹土匪,搬家凌云寨暂住。

●1862年(农历壬戍)清同治元年      

14岁。三月,在天生城购屋二间,送祖母天生城暂住。十月,赵尚辅参加县童考,名列前茅。腊月三十母亲生三妹。是年,父亲未设馆。                     

●1863年(农历癸亥)清同治2年   

15岁。父亲在石家设学馆,后迁柑子园,由于东家、学生难舍,设馆长达4年。

●1865年(农历乙丑)清同治4年   

17岁。随父在石家栈,并带病(伤寒)参加县考,与其父同中秀才。冬月初一,母亲生四弟尚模。 

●1866年(农历丙寅)清同治5年

    18岁。与任氏完婚。

●1867年(农历丁卯)清同治6年   

19岁。随父赴省考。  

●1868年(农历戊辰)清同治7年  

  20岁。承父业开馆教学。夏,母亲生四妹。九月,得长子,取名忠璇,子未满月赴夔州应试,经、古等均考前列。二弟尚伦完婚。 

●1870年(农历庚午)清同治9年    

22岁。得侄子忠益。在家设学馆。二弟从伯父学医。父亲带四弟尚模下县于程家设学馆。

 

●1871年(农历辛未)清同治10年    

23岁。设学馆,东家谭松鸾,年俸60串。下半年拔贡入选。

●1872年(农历壬申)清同治11年

     24岁。得第二子,取名忠瑄。赴省上唸书。

●1873年(农历癸酉)清同治12年   

 25岁。在省上锦江书院唸书。六月廾五日祖母卒。 外婆卒。冬月,赴京参加明年六月朝考,由万县乘船至杭州,,经山东抵京,历时三个半月。

●1874年(农历甲戌)清同治13年

     26岁。六月朝考落选,留住京城。

●1875年(农历乙亥)清光绪元年

     27岁。三弟尚章聚妻并中秀才。

●1876年(农历丙子)清光绪2年   

28岁。顺天府(北京)乡试中举。二弟尚伦在万县城开药店。三弟在家设学馆。八月外公卒。

●1877年(农历丁丑)清光绪3年

     29岁。自京返万。

●1878年(农历戊寅)清光绪4年   

30岁。应聘陈家花园设馆一年,三弟尚章随同功读。正月,为太白岩书《和清大仙降诗刻》。冬月,为陈家花园写《程子四箴碑》。父亲在赖家设馆。 

●1879年(农历已卯)清光绪5年        

31岁。二月,携三弟尚章赴京。五月,伯父卒。弟尚伦药店散夥顶与陈家,并在仁寿堂管账。 

●1880年(农历庚辰)清光绪6年      

32岁。六月,一人返万,应开县李家之邀赴开县。其父在瀼渡设馆。 

●1881年(农历辛巳)清光绪7年   

33岁。二月,三弟尚章赴奉天(沈阳)。其父在兴龙设馆。瑞午节从开县返万。

●1882年(农历壬午)清光绪8年

34岁。下半年赴京应考。

●1883年(农历癸未)清光绪9年    

35岁。京考中进士,钦点翰林编修。父亲歇馆,从事教学27年。10月,侄子忠源出生.。 

●1884年(农历甲申)清光绪10年    

36岁。八月,与二弟尚伦皆得女,排序二、三。九月,其长子忠璇完婚。

●1885年(农历乙酉)清光绪11年   

37岁。与三弟尚章、儿子忠璇赴京。七月,得子忠浚。四弟尚模中秀才。

●1886年(农历丙戌)清光绪12年      

    38岁。六月,忠璇由京抵万,九月,接其母赴京。二弟尚伦得女,排序四。

●1887年(农历丁亥)清光绪13年    

39岁。三弟尚章在开县李家设馆,四弟尚模随同唸书。二弟尚伦进京随兄。忠璇宛平县应试院考入学。 

●1888年(农历戊子)清光绪14年

     40岁。八月,领旨赴鄂任学政使。

●1889年(农历已丑)清光绪15年

     41岁。三月,得孙女。侄子忠益完婚。

●1890年(农历庚寅)清光绪16年

     42岁。忠璇京城接母亲赴鄂。

●1891年(农历辛卯)清光绪17年       

     43岁。得三女。八月,送家眷返京,三弟、四弟同往。妹夫卒。

●1892年(农历壬辰)清光绪18年    

44岁。长媳卒。冬月初二任满,告假60天回万为母亲祝寿,冬月三十抵家。得侄子忠洁。

●1893年(农历癸巳)清光绪19年

     45岁。伯父卒。

●1894年(农历甲午)清光绪20年

     46岁。十月,母亲张氏卒。

●1895年(农历乙未)清光绪21年   

     47岁。父亲集云公为曾祖父世德公修坟茔、立墓碑。碑阳:“赵公世德之墓”。碑阴额小篆“碑阴之记”。正文:“祖世德字绳武,大周里人。生而直易,临事谨居心厚,誓不负人。仁宗朝舍黄草山地于学邑,志称之。以道光十三年终。子二文选、文翰。铭曰:府君之卒六十二年,乃修坟茔起祠宇焉。樵苏远绝,芜废时治,凡我后昆,永守斯碑。光绪乙未孙集云立。”

●1899年(农历已亥)清光绪25年

 51岁。 赵尚辅卒于京城。

●1944年(农历甲申)民国33年            

  二月上旬,赵尚辅子、孙、曾孙为其墓立碑。碑正文:“诰授奉政大夫晋封通议大夫赵公尚辅字翼之大人墓”。上款:“前清日讲起居官翰林院侍读学士”。下款:“男,忠璇、忠瑄、忠瑾;孙,安铭、安汉、安华;曾孙,国栋、国泰。中华民国三十三年申岁二月上浣立。”

  评论这张
 
阅读(114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