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m的博克

本博客原创图文任何媒体若采用请与163xjc@163.com联系

 
 
 

日志

 
 

am的日记(66):读杨绍唐的故事  

2008-12-13 14:22:16|  分类: am的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am的日记(65):读杨绍唐的故事 - am的博克 - am的博克 2008年12月13日 星期六 阴

        今日天气阴冷,说是“罕见的寒潮”来了;网上浏览,又读到一篇回顾阴冷岁月的文章,冷上加冷,内外夹攻,以为该冰成棒了!孰料负负得正,越读越暖和,以致于热血沸腾!

    尽管这一段忙碌世上权柄者分派的工作,很少分心出来打理博克,主内的事工更是少做了,愧对我主耶稣,也亏欠了弟兄。无以补过,权且将这篇儿子纪念老子,并不太长的回忆文章,贴于此,与我的弟兄、姐妹、朋友、同志分享吧。 甚愿您在这多灾的年头,这寒潮的日子,热乎安康,与主同行,阿门!

 

 附:

死在耶穌前 活在耶穌前

——回憶父親楊紹唐牧師

文革時我姐姐是個中學教員,教員有信仰壓力是最大的,我怕她作爸爸的工作,讓我父親跌倒。我就問她:“爸爸放棄過信仰沒有,我知道你准作他的思想工作,你說爸爸信仰上有沒有動搖?”“還動搖呢!爸爸把我一頓好罵。”我說:“好得很,感謝主!” 

 

我父親作為神的仆人對我的影響

每想到生在一個神仆人的家中,心中就對父神充滿了感謝。家父在一些事上給我留下极深刻有印象,相信別的神仆一定比他更好,但我不知道。現就几件重要的方面寫出來,希望對有心事奉神的肢体有所幫助。

一、 對我們作孩子的要求很嚴格

1、父親常對我們說:“你們是神仆人的孩子,如果行為不端,爸爸就沒有臉上講台,同時也直接羞辱主的名。特別是淫亂,一定要逃避少年人的私欲。”因此到高中以后,每逢遇見女同學對我眼神不對(我自己的感覺),我就赶快避開。我姐姐也提到爸爸媽媽對我們常常如此的提醒,也使她蒙保守。

記得高中二年級時,全校的音樂會上我代表“喜樂組”(全校分開喜樂、仁愛……等三組)我表演是用口琴小提琴奏法演奏“圣母頌”。因為效果很好,負責的內地會施教士建議一位鋼琴很好的女同學給我伴奏。我是上學時听姐姐唱這個歌听會的,根本不知道此曲的序曲。合了兩次還是差半拍,到第三遍時,我發現這位女同學那种高貴、庄嚴而美麗的儀表,深深打動了我的心。立刻一個閃念“赶快逃避”,就一抬腿從窗戶跳了出去。以后圣靈責備我這种舉動深深傷害了那位女同學的自尊心,事后我也沒有跟施教士說明原委,就更加不對。以后到了大學想起這件事,覺得自己當時只顧自己圣洁,不顧對別人的傷害,實在是上對不起神下對不起那位同學(她也是基督徒)。

父親每次帶我去別人處吃飯,必然須先教訓我很多事。主要是不要叫神的仆人丟臉,叫人以為神的仆人后代沒有教養。十歲那年,父親帶我去別的教會中的一位西國牧師家吃飯。臨行前教我如何使用吃飯的用具,還要注意相關的禮貌,足足用了將近一個鐘頭。吃飯時我真怕作錯什么,只喝加牛奶的燕麥粥和一個餃子。父親不叫吃東西剩飯,我就喝光了粥。想不到主人以為我愛喝,又給我盛,一直喝到第四碗,我差點吐出來,實在喝不下,只好停下來。

總之,正如提前三:4節:“作長老的要好好管理自己的家,使儿女凡事端庄順服。”身為牧人,對自己的后代更應竭力在真道上教訓,行為上督責。否則羞辱自己是小事,使教會受損,神的名受傷事大。

二、在錢財問題上

1、1939年到1940年間,我家在天津福音里1號住,此房為天津一位大資本家榮劍秋先生的。他在臨街建了一座教堂,榮先生和他女儿曾多次到我家去見父親。要他作坐堂牧師,每月薪金听母親說是二百多元。那時每月圣徒奉獻給我父親的錢是十五到二十元不等,一到三十元,母親就感謝神說:“又可以給孩子添置衣物了。”雖然家里生活如此清貧,但父親堅決拒絕榮先生的邀請。以后看他所著的《神的工人》一書,才發現原因,書中說:神的仆人要受雇于資本家的教會,就不容易傳神的話……如果你講不要愛世界,不要貪財。人家就會說,不貪財你吃什么?因此他宁可一生清貧過信心生活,也不肯受雇于人過富裕的生活,父親完全靠信心生活。

2、他收奉獻只收不寫名字的奉獻,寫名字的一律退還給本人。因此我家一直生活不富裕,因為寫名字的多是奉獻多的,而少的就沒有名字。他只愿收甘心樂意把名字記在天上的肢体的奉獻。因此到文革紅衛兵抄家時,父親把所有的破箱子找開,紅衛兵一看就說:沒想到屬靈派的祖師爺(因為當時賈玉銘老牧師已被主接去)原來這么窮。什么衣物都沒抄就走了我听后真為父親感謝神。

3、使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個暑假,父親從外地回來,帶著很多美金、港幣、金條及首飾等放在一個皮箱里。有一天我回家,听見媽媽和父親說話,關于這些錢處理的事。母親說:“美子(我的姐姐)要結婚你不給留點?”父親在屋里來回走几趟后說:“主有預備。”母親又問:“儿子(指我)要上大學,你不留點?”父親又來回走几趟回答:“主有預備。”暑假完了,我用的皮箱破得連手提把都爛掉了。我對父親說:“我的箱子太破了,能不能換一個。”父親說:“咱家的你隨便挑一個。”我有心要那個曾裝許多錢的,父親答應了。沒想到我拿到一看,里面空空如也,連叫我買個新箱子的錢也沒有。當時給我一個很深的印象——一個向神忠心的仆人對錢財的態度的什么。父親把那些錢財全都奉獻給了几個布道團和教會的各項用度,沒有給自己留下一點,在這一點他真是見證了自己所信的道(參啟十二:11節)。

4、我沒上高中以前,有人要和父親談話,我就得躲開。上高中以后(那時我已受浸),父親就囑咐我:“今后爸爸和信徒談話,你可以參加。”記得一次,一位某教會的負責人說到教會中發生了難處。說一段,父親只用一處圣經,說得很慢。但我覺得是帶著圣靈的能力,听了心中暖和和的,并且使人不能不服。談話近兩個小時,父親只用了四、五節經文回答,非常恰當又帶著能力。即解決了問題,又使人心中得幫助。最后那位弟兄(現在還健在)禱告時流著淚,感謝神。

又一次是一位家中很富裕的姊妹,丈夫不信主,為了聚會難為她。還有家中很多矛盾,她一邊哭一邊說,談了足足有三個小時。父親仍然用了五、六節圣經,不但回答了她的難處,而使她得到了幫助和安慰。流著眼淚來,歡歡喜喜地走。更使我感到什么叫圣靈的寶劍,他不但圣經很熟,而且在圣靈的感動下運用自如,以后的禱告更把人帶到使人得安息的神面前。這真是一個神的仆人的榜樣!是流露出生命活水的器皿。

 

關于我的父親与三自的關系

有些神的仆人參加三自一事,眾說紛紜,莫衷一是。我對別的神仆不敢也沒有資格妄加評論,因為我們要受更高的判斷(參雅三:1),那時主要“照出暗中的隱情,顯明人心的意念。”(參林前四:五)只有主是審判者。因為蒙悅納的不是我們自己稱許的,乃是主稱許的。

作為他的儿子,在一些事上,只能作一個反映客觀事實的見證人。

客觀原因和主觀因素:

(1)、作為一個神的仆人,在1948年到1950年,中國客觀環境有一個翻天覆地的變動。新舊社會的對比對家父思想影響很大。

1947年至1948年,社會當一些海外的教徒邀請他到海外工作都被他拒絕。我曾親自听他說:“主交給我的羊群,作為牧人絕不能撇下羊群而他去,我應當在此危難之時留在國內。”這句話曾深深打動我,心想父親真是一個牧人的心向著神。當時有此心意者絕非家父一人。

同時,環境上的一些變化很影響父親的思想:

解放軍嚴明的紀律和進城干部的清廉愛民作風与國民党軍隊和官員的腐化墮落成為鮮明對比。社會風气大為改觀,解放后妓院一律取消,妓女政府都給予妥善處置,性病在全國很快得到控制。這使恨惡罪惡的神的仆人大為佩服新社會的變化。

我記得當時人民日報也登了一則消息,一次世界性的基督教會議上說:“我們一百余年來未作到的,政府很快作到了。”我曾將它剪貼到一個筆記本上。國外尚且如此,對國內親眼目睹這一切變化的基督徒就更加有所触動。這反應在家父發表在《靈工通訊》上“教會的路線”一文中,他說,基督徒應當不怕,如果一個基督徒對世上財物不敢舍去,不但在政党面前過不去,將來在主耶穌審判台前也過不去。他提到當初耶路撒冷教會被主的愛激勵到凡物公用,得眾民的喜愛為例來勉勵圣徒,可稱得上為接時分糧的牧人。

(2)、家父在主觀上有愛國的心。當初(1938年)日軍侵略進入家鄉,教會先后收留了多名各中央軍傷兵,我當時7-8歲,負責伺候藏在柴垛后面的兩位傷兵,傷愈后換上老百姓衣服送走。此事后被漢奸告密,當時曲沃縣縣長夫人是基督徒,告訴我父親赶快逃走,三日之內愈遠愈好。我們才逃到當時綏遠薩拉齊教會中一年之久,當時父親在薩爾沁辦了查經班,為當地教會培養不少工人。是時許多難民涌入教會避難,我父親就把家中產的麥子都用作救濟之用,我也曾親自与英國內地會傳教士如海姑姑、毛姑姑等一齊盡力幫助避難中的中國難民。

(3)、國民党腐敗,民不聊生,新社會的新風气對他触動很大。父親很有正義感。記得1948年凱歌堂請我父親去講道,他去前把全家叫到一起,對我媽媽和我說:“你們要有思想准備,作為神的仆人對今天社會的黑暗腐敗,官員貪污腐化我不能不靠神來指責,弄不好就要被當局扣住,你們要為爸爸好好禱告,也許這一次回不來了,以后神會負責這一切的。”爸爸一走我們就他的平安拼命禱告。到了下午他回來了,說:“今天我靠主用經上的話指責社會的黑暗,勸他們向神悔改,离惡行善,求神赦免(記得當時可能講的約拿書中的教訓),真沒想到,我指責他們的罪惡指責得很歷害,蔣親自跟我說,‘我們的确有很多罪,應當向神悔改,謝謝你今天的提醒!’”他還和我父親握手。

此外,當時正值抗美援朝,政府對基督教領導人只要求愛國,絕對保證信仰自由。賈玉銘老牧師和我父親等一批屬靈派(即現在基要派人士)都參加,他個人以為,為主的緣故順服人的一切制度,何況當時社會的變革很多好的方面對他頗有影響。

 

后來的遭遇

1、1952年控訴運動,感謝父神的保守,歷次運動他都是重點,据我所知,經過次次嚴格審查,各方面都沒找到什么。他的罪行就是有几節圣經,約翰一書第二章,讓人不要愛世界。歌羅西書3:1-4,你們要思念天上的事,不要思念地上的事。林后4章的話,“你們不要顧念眼所看見的事,眼所能見是暫時,眼不能見才是永遠的。”這些教訓都成為“帝國主義當時最毒害青年的核心內容”,所以現在開始恢复事奉以后這些人解釋這些經文都解釋錯了,都盡量符合世人的意思。

當時還說他是不拿美金的走狗,比拿美金的更具迷惑力。因此在1952年控訴運動后被南京黃泥崗教會驅逐出去。

2、他回到上海烏魯木齊教會繼續站講台,一直到1957年反右的時候,反右運動中他“罪行”的重點仍然是在講道中強調生命之道,在世人看都是繼續施放帝國主義毒素。有一次他在那里等戴帽子,賈玉銘戴上了,他周圍的人都戴上了,等了兩個鐘頭以后才對他說,為了團結屬靈派,我們就不給他戴帽子了,挨了一頓批判,實際上內定為右派,出現過兩件事:

允許他到溫州講道,原定一周七天,但講到第三天,就連院子都滿了人,立時奉命停止講道。

1964年回家探望教會,被當地民兵押送勒令返滬,順道到天津看我,同時發現他有冠心病我叫他多休息几天,回去受到嚴厲批評,說明他仍屬監管人員。

父親曾任全國的三自副秘書長,真正的副秘書長在黃泥崗被驅逐以后他就當了一年多,隨即副秘書長就沒了,反右以后,就不讓他登台,把他養起來了,寫回憶錄。

參加三自的問題,賈玉銘老牧師我父親和一些牧師,進去后有很多問題都是他們意料不到的。也就是說1950年代關于參加“三自”的問題,面對時代的大變動,有名的傳道人很少為此跪下來在神面前好好禱告的,也許有,但我沒見。如果堅持求問,主一定給光。包括我父親有為這些事禁食禱告,有,但沒有堅持。

記得那時父親曾到南京莫干山有兩個多月了,天天為教會的建立,教會的路線,教會的真理禱告,這些文章后來都發表在《靈工通訊》上,我后來整理出來了。

 

最后一面

反右以后,我就离開父親。放假的時候,每一年假期就回去几天。他的居住條件很差,和我姐姐住一間。我姐姐和他兩個孩子在閣樓上住,父親和母親在樓下住,一間兩代人,四口。拉一個帘子,馬桶就在門后頭。煮飯在樓梯那里,一個柜子里頭下面是馬桶,上面是碗筷。在那個教會荒涼的年代里,他的禱告是隨時隨地的,我常看他坐那里就安靜,就好像旁邊沒有人一樣,心里頭在不斷地和主交通。

文革后家父被定為反革命,交与群眾監督勞動,每天掃農場,到時有群眾來監督,叫某某反革命出來掃農場,拉到農場里批斗一下,革命群眾宣布一下罪名,但罪倒沒受大,大概跪了跪,挨了几下打,后就沒什么事了。家里被操得夠戧,日記是操的重點,他也被隔离了。

他被隔离時圣經和寫的東西都被操光了,原來有好几個書柜,但現在只有几個字典,書稿、講道的一些筆記、日記,當時几麻袋的。但現在都不在了。

至于他當時的心情,那時我不在家,但是我知道人家逼著他寫心得。

1967年是文革第二年。我本右派分子,只因當時值班大夫少,工作量大,我又愛勞動,才暫時沒有進牛棚。但我知道遲早是要進牛棚的。這也是最后一次能回家探親的机會。當時父親和我提到几個事,使我很得勉勵。

他先提到這是我們父子最后一次見面。我很震惊,說:“不可能,你怎么知道,我不信。”他說:“這是主告訴我的,這是我們父子最后一次見面。”他說他要死在我媽媽前頭,但以后我媽媽要在我那里住。我說:“更不可能了,我說我眼看著就進牛棚了。我的情況最遭,說不定以后怎樣,收入也是最低,姐姐妹妹都比我好。”他說:“將來你媽媽一定要在你那里,你給她送終。”果然,我媽媽最后十一年都在我這住著!還有別的家庭預言,后來都應驗了

 

死在耶穌前,活在耶穌前

1967年夏最后一次見面。父親囑咐我几件事,其中一件就是,他死后能和爺爺葬在一起。母親在世時,父親的骨灰一直放在我家。1991年母親去世后,我就和家鄉教會(山西翼城曲沃教會)聯系,我把父親的愿望告訴他們。他們首先找爺爺的墳地,很難找,五十多年過去了,文革時期所有墳頭都平了,只能知道一個大概的地方。但感謝主,一次下雨以后,突然在爺爺墳地處陷下一個洞,才知道爺爺的墳址。這也是神的怜憫,眷顧他仆人的心愿。因為五十年來,不知下過多少次雨,地都沒有陷下去,這絕不是一個巧合。

以后兩地教會負責人要為父親立碑,碑文內容很多。我提醒他們,內地會創始人戴德生先生的碑文只是“一位在基督里的弟兄”(A Brother In Christ)。最好不要學世人歌功頌德,崇拜甚至神化神的仆人。因此碑文改為“神的忠仆楊紹唐牧師”。我不放心,要看看父親是否配稱為神的仆人,曾先要看父親文革中有沒有放棄信仰。

文革時我姐姐是個中學教員,教員有信仰壓力是最大的,我怕她作爸爸的工作,讓我父親跌倒。我就問她:“爸爸放棄過信仰沒有,我知道你准作他的思想工作,你說爸爸信仰上有沒有動搖?”“還動搖呢!爸爸把我一頓好罵。”我說:“好得很,感謝主!”

“沒有人不背后說人,也沒有人不被人在背后說”。這几乎不但是世人,而且也是教會普遍存在的現象。知道父親沒有放棄過信仰還不夠,我還要看父親一生有沒有背后說過人,這是人最易犯但被神定罪的事。我就問母親、姐姐和姐姐的兩個孩子。母親和姐姐都說想不起來爸爸背后說過什么人。姐姐的兩個孩子都說“外公是我們一生最尊敬的老人”。我才同意家鄉教會的意見,在家父的名字前加上“神的忠仆”四個字。

1969年春節過后,上海有一股寒流經過,天气驟冷,弄堂的地面都結冰了。他是監督勞動的反革命分子,被命令出去敲冰,那天他覺得心髒很不舒服,媽媽說:“我替你去。”父親說:“改造的是我不是你,我們應該順服天父安排。”他出去彎腰敲冰時,鄰居一位郭老姊妹看見他渾身冒大汗,像蒸蘢一樣(實際上是心肌梗死的一种症狀)。他頭往下一扎,栽到地上去,從此就被主接去了。

听姐姐說,在父親最后的歲月里,他天天在屋內走來走去,唱一首庚子年很多信徒被殺后山西老信徒唱的詩:

死在耶穌前,活在耶穌前,這樣一天胜几年,眼前十字架怕它作什么,若能早死早回家,要知你愛主,先看你受苦清清楚楚不胡涂。”

 

教會的前途是在圣徒的禱告里

記得最后一次見父親時,他重點和我談到了中國教會的前途。

那是教會正是一片黑暗的時候。當時我流著淚問父親:“爸爸,中國教會到底有沒有前途?”那時我每想到中國教會,無論環境和前途都是漆黑一片,心中就非常悲痛。夢中常見到肢体又能見面聚會……但每次在夢中都是抱頭痛哭。父親對我說:“別的人我相信不來,有些年輕的弟兄姊妹問我,我不敢告訴他們,因為我不知道他們中間誰是猶大。曾經有一個牧師說完之后,牧師被捕了,他們中間很多也人被捕了。受了很多苦。你是我儿子我相信你,不會出賣爸爸!中國教會是有前途的,只要有圣徒的禱告(包括國內和國外的),就有中國教會的前途,中國教會的前途是在圣徒的禱告里。”

關于中國教會,他說:“是神借人的手對中國教會進行拆毀、洁淨的工作。特別是有一些曾被神大用的仆人,有暗昧可恥的罪。教會負責人不起來站在神一邊對付,反而百般掩蓋。神就借人的手來揭露、來拆毀,經熬煉為要洁淨中國教會。”這些事都是五十年代凡當時關心中國教會的基督徒所熟知的,尤其是上海的信徒。可惜的是今天有些崇拜人的人,不但不听神借環境對他儿女說的話,不看神借環境向他儿女做的事,反而愿意听信謊言。有的甚至反對別人提到神對中國教會這方面的教訓,相信神而不敬畏神,只重視人的感情而不重視神的旨意,真是可惜又可悲。今日的以斯拉何在?今日的尼赫邁亞何在?但愿往日中國教會發生的慘痛教訓,能在全世界起到應有的作用。免得今天我們又在同一塊石頭上跌倒,又在同一條路上滑跌。但愿神藉以往拆毀的手,真能興起一批因耶和華的話而戰兢恐懼的人。這將是中國教會真正复興的根基!

有一位位已故的崔熙訥老弟兄生前曾說:“中國教會的經歷是教會歷史上罕見的,說明神對中國教會的愛,也是教會歷史上罕見的。”“耶穌既愛世上屬他的人,就愛他們到底。”但愿我們從近代中國教會五十余年的歷史上,能認識到教會的元首耶穌基督借中國的環境對中國教會施恩的手,既然我們确信沒有權柄不是出于神的(羅十三:1),神借他在中國興起的權柄有他對中國教會的美意。

1949年中國基督徒七十万人,解放后到1952年增加到二百万。肅反后,很多人放棄信仰,反右后又有所減少。文革時有形的教會被拆毀到“沒有一塊石頭在石頭上”的程度。到文革以后,就猛增到八千万人!這個變化給中國教會向神心存誠實的人提出很重要的啟示。但愿我們看見神大而奇的作為和義而誠的道路。(啟十五:1-3節)

求主怜憫施恩于我們。阿們!

摘自[耶穌中國論壇],特此鳴謝!

am的日记(66):读杨绍唐的故事 - am的博克 - am的博克疑为杨牧师服事过的教堂


附2: 楊紹唐遗文一篇

忠心守道的得勝

非拉鐵非教會 

【經文】:啟三7-13。

在七個教會中,有這麼一個使主滿意,使我們歆羨的非拉鐵非。按歷史說,它是代表了主後1700年以後的復興教會,聖靈在各處藉著忠心聖徒的祈禱,叫一些撒狄式的教會,復興起來,那死氣沉沉有名無實的,變成了活活潑潑大有能力的見證。並且這復興的火焰,一直燃燒到全世界:在德國的辛辛陀夫;英國的衛斯理、懷特非;韋勒司的羅伯。繼此而興起的斐尼、司布真、慕迪等,都是在這復興中被神大用的僕人。這復興不但是使一些教會活潑火熱起來,更使千萬非信徒認識了基督。許多罪人尋見了他們的救主,並且許多愛主的人,得著聖靈充滿大有能力,被差派到世界各國以及遙遠沒有開化的海島!直到今日這江河仍然湧流,火燄只管燃爆!雖然今日教會中滿了污穢與罪惡,不信與偽善,幾乎是與社會一樣的黑暗,但同時卻能在各處看見那被主保守忠心追隨我主基督的男女,他們真像沙崙的玫瑰,荊棘中的百合花!他們不是有名無實的撒狄,乃是名實相符的。

非拉鐵非
這四個字是極有意思的;繙成中國話是「弟兄相愛」。這是教會生活的實質,生命的表現,活潑的見證。「因為愛是從神來的,凡有愛心的都是由神而生。」(約壹四7)主耶穌也說:「你們若有彼此相愛的心,眾人就因此認出你們是我的門徒了!」(約十三15)我們今天能看見許多會堂高聳,屋宇林立的教堂,卻很少看見忠心守道弟兄相愛的教會,能看見牧師講道,教友作禮拜,卻甚少看見工人們救人,信徒們相愛。感謝神!在近幾年來,我國教會,也蒙神特恩,多處有了復興,聖徒們愛主愛人的花果,亦為神人所共享;不過是太少了,我應當一同向神呼求:「主啊!求你在這些年間復興你的作為」!

很希奇的,一個人得著主的生命,便有了主的心,自己一蒙拯救,便立時想到那在黑暗中的罪人。我曾親眼看見許多人清楚得救,便滿心火熱的去向他們的親戚朋友作見證,領他們來就耶穌,這愛人靈魂的心,比愛人肉體疾病的心,是大有輕重之分。這種自然愛的流露,證明了他們心中有了愛的生命,同時基督徒彼此的交通,也因著同一生命的愛,連結起來。再不是外人和客旅,乃是神的兒女,聖徒一家的人了。這不是理論,乃是生活;不是理想,乃是事實;不是勉強,乃是自然,外人莫名其妙,弟兄肢體相關,是基督榮耀的身體,(教會)並非世界任何團體可比較的!

現今一般的人,一談到建立教會,便立時著手於購地建屋,籌辦經濟,開堂佈道,召人入會,成立普通所謂的教會了。但考其內容,究其實在,生命實際的信愛,卻是滄海一粟,渺若微塵,只有外面的糠秕,沒有?面的精華,今日的基督徒啊!願我們再聽主的話,「你們若有彼此相愛的心,世人就因此認出你們是我的門徒了」。主也曾指責當日的法利賽人說:「你們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將薄荷、茴香、芹菜獻上十分之一,那律法上更重的事,就是公義、憐憫、信實,反倒不行了,這更重的是你們當行的,那也是不可不行的。」(太廿三23)我並不是說,不可購地建屋,不可整理會務,但若不在實際生命的愛心上長進,那其餘外面的事,算得什麼呢?因此非拉鐵非看到了主對撒狄的責備,明白了撒狄有名無實的罪惡,便實事求是走向生命實際的途徑,?面外面,生命生活,都讓聖靈帶領,成為忠心守道的得勝者。

那聖潔真實,拿著大衛的鑰匙

我們前邊已經提到,主對每一個教會提它的名,是有特別意思的。是正對教會當時情形,或為勉勵,或為警教,在此處主說自己是那聖潔真實,並非是說:非拉鐵非是不聖潔不真實,乃是勉勵他們在這聖潔真實的地位上站立得穩,不為黑暗的潮流所驅使,而陷於污穢或虛偽!

在當時的環境中,推雅推喇,敗壞到那步田地,撒狄雖然復興了一陣,但仍然死氣沉沉,沒有實際。正是一個是污穢,一個是虛偽,非拉鐵非卻是個出污泥而不染的,有生命又有生活。但如此的環境中他一定要遇到特別的難處。同流合污是何等的容易走,隨夥裝假也要減少了許多困難,稍為軟弱點的,少不了兩腿發酸,不能向著標桿直跑了。弟兄姊妹!請你注意:聽主的話,祂是聖潔真實的。

你跟從的是主,不是人;你依靠的是主,也不是人;你當討主的喜歡,不當討人的喜歡,不錯!人家都是那樣爭名奪利,欺詐虛偽,有名無實,敷衍塞責,你若怕惹人非笑,受人白眼,就把你持守純正,遵行的主旨,降低了品質,減去了重量,當下倒可以免掉難處。但是品質卑劣的純正;是否純正;不夠重量的主旨,是否是主旨?因此主說:「你當看我,不看人,聽我不聽人,討我的喜歡,不討人的喜歡,我是聖潔的,你也當聖潔,我是真實的,你也當真實。你不要和人相比,乃要和我相比。你若和人相比,也許有許多人還趕不上你,但你是我的僕人,不是人的僕人,是站在我面前,不是站在人面前!」

聖潔與真實,也是屬靈長進之道路。一個人要走上真理之路,是先從聖潔真實下手的。謙卑恭敬的來到主前,讓聖靈將主的聖潔啟示在我們心靈之中,如同先知以賽亞在異像中所見的。(賽六1)一見了主的聖潔,就看見了自己的污穢,經過了寶血的洗淨,得著了真理的成聖。言行真誠,表?如一,自然聖靈能力的充滿,就要如江河湧流了。何時有污點,何時少能力;何時不真實,何時祂擔憂,此種在基督徒之經驗中,如影隨形,毫釐不差!越離主近,越肖乎主,在肖主的形像中,聖潔與真實是居最要部分的。一個傳道人,一個基督徒,若在聖潔真實上有問題,就是他的靈性上有問題,也可說他整個人有了問題,願主憐憫我們!

我再說,不但是追求靈程長進是從聖潔真實入手的,也是要以主為標準的,正如造他主的形像(西三10)。有真理的仁義和聖潔(弗四24)。 我們要聖潔真實,但若以人作目標,那種追求是有危險的,也是不夠分量的。主說:「我是那聖潔真實者。」真的一個人在真實追求認識主的路上,人不能作他的目標。當然,一位聖潔的神僕,一位長進的弟兄,都是我們的模範,都鼓勵我們前進,但卻不是以他的長進,作我們的標準。保羅對哥林多人說:「所以你們當效法我。」但他又添一句話:「像我效法基督一樣。」保羅是以基督為目標的。他也要教會都去效法基督,不是叫教會效法自己。一個高舉人效法人的基督徒,不能列入這忠心守道的得勝者以內。

拿著大衛的鑰匙

這鑰匙就是天國的鑰匙,是在主的手?。開門的權柄,是祂掌著的。將來國度降臨的時候,有三等人可以說是在國度?:第一是猶太人,他們是神的選民,基督是他們的彌賽亞,到那日祂要作他們的王。先知所預言那有福的日子,那時便應驗了。再一等是大災期後還存留在這世界的人,(列國都在祂的光中行走)他們享受千禧年的和平之福,在公義王的政治之下,認識耶和華的知識要充滿大地,如同水充滿洋海一樣,主要用祂的靈澆灌凡有血氣的(徒二17;珥二28-32)。第三等就是教會在父的國?要發光如太陽一樣,不但是得榮耀,更是同主掌權;不但有享受之福,更是有寶座之分。主在這?是說這掌權的鑰匙是在祂手?。大衛是作王的,大衛的鑰匙,就是說,不但進入國度享榮耀,而且在國度?掌王權。主不但自己掌權,主要教會和祂同掌王權。

今天我們的追求,我們聖潔真實,弟兄相愛,都是和將來的掌權有關的,主在這?不但鼓勵我們的心,更是安慰我們的心。你若走上聖潔真實的路,向著標桿直跑,苦難要接踵而至,批評非笑要隨處遇到,或者人的團體、人的組織、人的情愛、人的擁護中都要沒有你的分。道路越走越窄,同伴越走越少。但主對那忠心的守道者說:「不要怕,人的門你進不去,我的門卻向你開了,他們的門內,有人的誇獎,世界的賞賜,我的門內,是有永遠的福樂,有榮耀的寶座。」願天上的榮耀,吸引我們的心,一直向著祂--我們的主!

非拉鐵非的行為

我再說,啟示錄是講行為的書(當然是生命的生活,不是肉體的行為)在基督的審判臺前,不再問你的信心,乃是問你的行為,我們藉信心得恩典,但也藉恩典有行為。儘享受恩典,而不靠著恩典長進,這要成為被主斥責又惡又懶的僕人。主在這?對非拉鐵非教會說:「我知道你的行為!」

真的是,我們的行為,祗有主知道。甚至說,有時連自己,知道的也不清楚,自以為義,反被神否認,自覺慚愧,反被神稱義了。(路十八9-14)有許多行為是隱藏的,到了主的臺前,才被顯露出來。(太廿五37)有些行為,是被人誤會的,卻被主稱讚的。(路七44-48;可十四6)「我知道你們的行為」這話是何等策勵我們,讚美主!祂知道。

略有一點力量

我們要以為這彼此相愛,聖潔真實的教會,一定是有希奇的大能力,擔當了大事工,蓬蓬勃勃,發芽滋長。卻不料主提到他的行為,是略有一點力量,一點力量有什麼用處,這豈不是與撒狄的有名無實互相伯仲嗎?豈知不然,正是他們的實際,也正是他們作得勝者的第一步。許多人在屬靈的道路上,不能按步就班,一直前進,原因也就在這?,輕看自己的一點力量,必待大有能力才去作工,這似乎是小的感動,小的能力便消滅不顧,只等候大的,忽略了小的。結果在小事上不忠心,主也不託以大事管理。

小事乃大事之母,小力乃大力之源。能力有兩個增長原則,第一是臨時的加添,這個加添有奮興、有感覺,有想不到的收穫。但另一種,是能力的滋長,由小漸大,循序而進,生命祗要沒有毛病,力量自然加多,這是生命正常長進的現象。「他們行走,力上加力。」(詩八四7)越走越有能力,越作越有效果,越作越有能力。但在長進之始工作之初,卻只是一點力量。弟兄姊妹,請你注意:這是主要我們長進的正路。我不是說聖靈隨時的充滿,隨時的加力是不需要的,我們真是隨時需要,但論到生命實際長成,主還是要我們注意到,本身能力的自長,並且長成到基督的身量。

我想弟兄姊妹,曾經看到過不少的人,有了聖靈的充滿,(不是生命長進)有能力、能作工,連他自己在當時也莫名其妙,工作是好的,也是聖靈的,別人是蒙恩的,但他自己卻因著生命不夠豐富,札根不夠深,認識主不夠清楚,而軟弱下來,跌倒下來,那就是因為他忽略了生命長進的能力,只注意到臨時充滿的能力。不好的結果,自己成了自欺,以為是當代不可少的人物。可以與一些神的僕人並駕齊驅了。那知還幼稚的很呢!所以主也不能讓他,在如此情況下,一直下去,而使他顯出失敗來。這並不是主不憐恤他,乃正是主憐憫他。要他走回自己實際的地步上,再循生命的正規往前長進,所以我們要遇到這樣的事,在自己不必灰心反當感謝主的恩典。因為這不是主的丟棄,乃是主的教訓。若在別人,我們不要加以輕視批評,應當知道,主的用人,主也管教。他仍然在主的眼中,是極寶貝的。在我當學習事奉主的時候,有一度對聖靈充滿的能力,特別注意,有一位多年服事主的老使女,對我極有幫助,她問我說:「你有聖靈充滿的經驗嗎?」我說:「有!」她又說:「你工作情形如何?」我說:「有效驗,但不大,平常的很,我極希望如同彼得在五旬節一樣。」她笑著說:「你看見過黃河嗎?那浩浩的大水,在青海發源的山中,乃潺潺流著的小溪,漸流漸大,到入海時,便成了汪洋一片了。能力也是如此,活水江河初流時,也是潺潺溪水,若叫你第一次工作就有三千人的悔改,別人是得益處,你自己卻不知要成為如何情況,是你承當不起的?」她的話真幫助了我!弟兄姊妹不只要希望大能力、大效果,乃求主叫我們有生命有能力,而且在一點力量時,忠心的盡一點力量,腳踏實地,循序前進,你就看見河水越流越大,越久越深,主名得榮,自己受益。

我們決不輕看這一點力量,它?面有不可限量的潛勢力,結果有希奇的成功。一次我行走山間,道路是沿山崖而行,山的斜坡上長了許多小樹,我忽然看一棵老松,樹身約三丈餘,牠的根盤結於山岸的石隙中,我當下想到了這句經文:「一點力量」。這棵大樹在它起初札根時,它根不過是一條細絲,柔弱無力,然而它的生命,不止息的運行,它的力量不止息的作工,向下札根,向上滋長,漸長漸大,連磐石也得給它的根,讓出位置來,甚至連石頭也裂開了。弟兄姊妹!你看見嗎?一點力量,可以成大功。

這也給我們極大的安慰,誰能說他沒有一點力量呢?沒有大力量是真的,你沒有一點信心嗎?你沒有一點愛心嗎?沒有一點忍耐嗎?沒有一點受苦的心志嗎?沒有一點作見證的能力嗎?沒有一點膽量嗎?真的一點也沒有嗎?若有就去作,就去忠心,就去實行‥‥‥你就要看見,他們行走,力上加力(詩八四7)。多少人吃虧,就是因為以自己所領受的太少,自暴自棄,至終成了領一千銀子的惡僕,受主人的斥責。(太廿五26)

遵守我的道不棄絕我的名

非拉鐵非教會,行為的另一方面,不但有一點力量,而且用得合宜,用得適當,這就是他長進的秘訣,因而得主的稱讚。他不只看見工作,他更是看見道路,他明白走路勝於作工,長進勝於忙亂,在道路上的工作,才算工作,才是主所喜悅的工作,因此他就致力於遵守主的道。一個不遵主道的人,就是作工,也要為主所摒棄(太七23),本篇的讀者,請你特別留意,今日大多數的人,知道追求能力為著工作,卻忽略追求能力為著長進。知道在人前為主作見證,卻忽略了在世人面前遵守主的道。我多次聽見人說:軟弱的無力作見證,不會開口;卻少聽見人說:無力遵守主的道,為著這事,憂愁、迫切。願主憐憫我們,會分辨好歹,知道選擇上好的福分,和馬利亞一樣。(路十42)

我要問讀者諸君一句話,你是希望主使用你呢?還是希望你愛主呢?在這兩點上,可以分開信徒追求的兩條路。兩個人都求得著聖靈的能力,都求著長進,但一個是為著主的工作,一個是為著主的心,這並不是說不作工是討主的喜悅,但討主喜悅的一定作工。作工的卻不一定討主的喜悅。這其間是有極大分別,有的人入神學,入聖經學院,預備作工,有人是預備自己的心,遵守主的道,這兩個道路的結局,一個在榮耀?,一個在悲哀?。留心哪!遵守主的道,不棄絕主的名!

再者,倘若信徒有了聖靈充滿的能力,不羨慕外面的活動,而致力於遵守主的道,你想他的成就,他的長進,要到如何地步呢?那真是不可限量的了。你看到使徒的書信,每一卷的前半,講到蒙恩的道路,後一半就講到生活的道路,他沒有說信徒當如何去作奮興家、佈道家、立佈道團、開孤兒院,他乃是說:「你們作妻子的,當順服自己的丈夫……作丈夫的,要愛你的妻子。……作兒女的要在主?聽從父母……作父親的不要惹兒女的氣,只要照著主的教訓和警戒養育他們。當按主的道教養兒女。」(弗五22-25;六1-4)。當脫去暗昧的行為,穿上光明的兵器,行事為人要端正,好像行在白晝……等等的話(羅十三12-13)。弟兄姊妹!你看見嗎?這是道路,這是正路,這是長進之路,將聖靈充滿的能力,救主復活能力,運用在愛神愛人、去惡存善的生活上,照著主的話去實行,你就要看見,主恩日多,靈力日增了。自然主的道是各方面的,論到生活,也論到工作;論到事神,也論到愛人。一個愛主而遵守主道的人,當然是在各方面聽主的話,他不但生活,而且工作,因著他愛神的多,生命豐富,主也就託以大事,他的工作,自然的又大又好,多結果子,榮耀歸神!

他不但遵行主的道,而且不棄絕主的名,這兩樣也是彼此相關的,他不但有膽量在人前承認主的名,而且在凡事上高舉主的名,這完全不是外表,乃是實際,他的生活、工作、長進、追求,都不是為著人,為著自己,乃是為著愛他的主,是主的愛,激勵他、推動他。他也把一切歸給那為他捨命的主,這是真正的為主而活,也是主活在他的?面,沒有虛偽、沒有假冒,榮耀是主的,羞辱也是主的。他不是為自己活著,為工作活著,為團體活著,乃是為主活著!人的誇獎,不能使他自傲,人的羞辱不足使他灰心。他不看人,也不看自己,不為人,也不為自己。只看那榮耀的主,只為那榮耀的主,也只歸榮耀給主!沒有名能使他景仰,(不是驕傲)沒有名能使他欽佩,唯有這死過又活過的耶穌基督是他的冠冕,他的滿足,他的榮耀!

弟兄姊妹,我們多少時候,高舉了自己,高舉了別人:榮耀了自己,榮耀了別人,(不是輕視人)為自己的名、人的名、團體的名,去努力,去高舉,去擁護。留心啊!在這時候,雖沒有彼得的三次不認主,卻在實際方面,是已經棄絕主的名了。願我們知所警惕,知所悔改。

數年以來,有些愛主的人,追求遵守主的道,不棄絕主的名,主也就大大祝福、啟示、引導,在生命上,有所看見,有所得著,有所長進,在這時候,自然而然的彼此有了交通,有了愛心,有了連絡,有了工作,也就在這時候,發生了危險,請你留心啊!何等的愛主,愛弟兄,愛屬你的工,但不知儆醒,讓肉體趁隙而入,撒但乘機作工,愛主的僕人勝過了愛主,愛弟兄勝過了愛主,愛聚會勝過了愛主,愛傳道勝過了愛主。我所欽佩的神僕、弟兄團體教會若有了缺點、毛病、被人發現了,就盡其所能,去遮掩、去辯護、去抵擋,甚至面紅耳熱,怒髮衝冠,與反對者無論是外人、是弟兄,鬧得勢不兩立,這種現象,是在各處可以看見的。而且是發生在屬靈的團體中、弟兄中。弟兄姊妹!請你注意!這是高舉人,高舉團體,抵擋真理,棄絕主名了,求主憐憫,求主饒恕!

你看見嗎?在冷淡屬世違背真理的教會中,可能不遵守主道,棄絕主名,然而在一個熱心屬靈遵守真理的教會也可能不遵守主道,棄絕主名。注意啊!肉體是敗壞的,撒但是狡猾的,無論誰都可能失敗,無論誰都可能犯罪;反過來說,無論誰都當得勝,都當遵守主的道,不棄絕主的名!能這樣的話,才是主所喜悅的得勝者。

何等的不容易!要遵守主的道,不棄絕主的名,就不能放縱肉體、體貼肉體,(這真是大的爭戰,流汗流血的爭戰),不能同情世界,妥協世界,一句話、一件事、一個生活、一個希望,要讓它完全納於主道的正規之中,肉體要受到何等的不舒服,世界要何等的鄙視丟棄,但那以各各他為目標的聖徒,卻要忍痛忍淚的邁步前進了。讚美主!祂也給這樣的聖徒一個寶貴的應許。

看哪!我要在你面前給你一個敞開的門,何等的賞賜,何等的權利,敞開的門-禱告的門向上敞開,恩賜的門向下敞開,工作的門向外敞開,而且是主敞開了,無人能關。人可以關監牢的門,彼得卻被天使領出來;人可以關供給的門,嗎哪卻從天上降下;人可以關傳道的門,得救的人卻天天加增,讚美主!古今來,多少得勝者,為主的名被人恨惡、被人厭棄,但主為他開了門,卻無人能關,甚至雖然死了,仍然說話。

今日有好些傳道人,為著怕傳道的門被人關了,因此便用方法去維持,用感情去聯絡,請領會的信雪片般的飛來,心中自鳴得意,便以此為工作之門大開。教會的罪惡,不敢大膽的責備,主的話語不敢盡量去傳播,小心翼翼,維恭維謹,豈不知向主不忠,討人喜悅,聖靈不同工,能力漸消失,工作不發生效力,信徒們得不著養育,傳道的門怕關起來,卻也免不了被關起來。

再有的不認識什麼叫主開的門,以為只要有人請領會,便是開門,因此便見工就作,見門就進,東奔西走忙個不了,自以為是主所大用的僕人,卻不知道,門開了不錯,不是主開的;工作了不錯,不是主要他作的。結果,在主面前,看守別人的葡萄園,作工不討好,是個任意妄為,不守地位的僕人。弟兄姊妹請你注意啊!是主開的門,無人能關,你只管放膽直講,盡忠於主,是主的羊會聽主的聲音,即便有批評有反對,有主同在怕什麼呢?連我們的主,人還罵祂是別西卜,何況祂的家人呢?再一方面,絕不是請的人多,便是開門,反對的人多,就是關門,如果是人開的門我們還不進去呢!

一個時候,我讀使徒行傳,看見使徒們的腳蹤,在一個地方多半是遭人反對、逼迫,遭人趕逐、殺害,甚至從這城逃到那城,從這方,逃往那方,但另一方面,罪人得救了,教會建立了,主旨成就了,撒但失敗了。哈利路亞!這樣的門,這樣的工, 不多復見於今日,原因何在?言念及此,我們對今日所謂敞開的門,真有問題,真不滿意。自然我不是藐視神僕人的工作,因為連我自己也是其中的一個,我的問題是說:今天的門敞得太多太大、太順利、太平安,恐怕是因著我們的不夠忠心,不夠膽大,說好一點,是平常的門,不是得勝的門;是普通的爭戰,不是美好的仗(提後四7),不然的話,為什麼主耶穌工作之門是那樣犧牲拼命,才得進入,使徒們工作之門,是有功效也有反對(林前十六9)。我們工作之門卻是人接人送,毫無爭戰,自然也有點出力流汗,也有人悔改歸主,但若一直如此下去,我真是對自己不放心了,說到這?,只求主憐憫就是了。

說謊話的撒但會

在士每拿的時代,撒但會的猶太人,是逼迫主的教會,在非拉鐵非教會他們是說謊者,是批評者、說笑者,是自以為義,藐視真正被神悅納的兒女。(路十八9)非拉鐵非教會,沒有受到刀殺火焚的逼迫,卻受了冷諷熱刺,毀謗凌辱。甚或閉門拒絕等等非禮的待遇,如此對待他們的,便是說謊話的猶太人。

猶太人的解釋,有兩方面:一是實際的,一是靈義的。實際的是當日的事實,靈義的是今日的教訓。教會中一般猶太式的信徒,主稱他們是撒但一會的人,這道理我在講士每拿教會時略有敘述,在此將再補充說明:

猶太人自恃地位高(有亞伯拉罕作他們的祖宗),榮耀大(有神作他們的神),福分多(應許亞伯拉罕的福),因而藐視別人,自以為義。實際方面,他們是假冒偽善,貪婪嫉妒,詭詐欺騙,卑鄙下流,反過來他們倒欺侮良善,陷害神僕。結果他們不得神的祝福,反受神的咒詛。與他們的地位、榮耀、福分,一概無關了,何等的可憐!更可憐的是不知自己的可憐,反而逼迫那真正蒙福的人。

今日的教會中,也是如此,一般有地位,有資格(都是肉體的)卻沒有生命,沒有聖靈的教會的信徒,自稱是神的兒女,卻是魔鬼的兒女,自稱是為神作工,其實是為自己的肚腹。在講臺上講道德說仁義,其實是黑暗卑鄙,無惡不作,反過來還批評譏笑逼迫那真正尋求主的人。保羅說:「當時那按著血氣生的逼迫了那按著聖靈生的,現在也是這樣。」(加四29)在每一時代中,主的教會中,總有猶太式的信徒,神的兒女總是要受他們的逼迫。(參帖前二14-16)

在如此情況中,我們慈愛的父,和教會的主耶穌基督,卻不能置而不理,祂要在祂的兒女身上,顯出特別的看顧、扶助、引導,在仇敵面前,為我們擺設筵席,使那些毀謗的人,閉口無言,主在這?說,使他們知道:我是已經愛你了!

這話何等體貼,何等親密,又是何等策勵我們前進。即或全世界的人反對我們,有主的慈愛,與我們同在,還怕什麼?他們的反對,絕不會傷我們毫末,反倒使我們更得益處,更蒙憐憫,更得慈愛。反過來說,全世界的人都愛我們,擁護我們,神卻反對我們,不喜悅我們,那些世人的喜愛、擁護,毫無幫助在一個神要刑罰的人身上。落在永生神的手?,真是可怕的。無怪乎使徒保羅曾大聲的唱著凱歌:「神若幫助我們,誰能抵擋我們呢!」到了時候,連那逼迫我們的也要承認,他們的毒手,勝不過神的愛手。哈利路亞!

弟兄姊妹,這是今日教會中的得勝者,是我們每一個人所當打的勝仗,美好的勝仗。你只管去遵守主的道,只管去高舉主的名,黑暗陰府的權勢,絕不能得勝。我們的主已經從死?復活了,我們當奮勇前進,隨祂而行,不怕仇敵的詭詐,不顧苦難與損失。正如我主耶穌基督,因著擺在前面的喜樂就輕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難,便坐在神寶座的右邊。(來十二2)這條道路是主走過的,這仗是主打過的。當初祂如何忍受了十字架的苦,祂現今也告訴我們當如何跟隨祂,非拉鐵非的使者,正是這樣的得勝者,所以主又誇獎他。

遵守我忍耐的道

他們不但遵守主聖潔真實的道,更遵守主忍耐的道,不避艱辛,不顧患難,一直到底的持守主的話,對一切批評與譏笑,逼迫與凌辱,都逆來順受,不發埋怨,不思報復。被罵不還口,受害不說威嚇的話,只將自己交給按公義審判的主(彼前二32)。這種溫柔謙卑的態度,真是效法了他們的主,所以主也給他們寶貝的應許:要在普天下人受試煉的時候保守他。

免去試煉

這普天下人受試煉的時候,是什麼時候呢?在啟示錄十三章給我們看見,在將來敵基督的要出現,他要掌權任意而行,要制服各族各民各方各國,並要使全地的人都拜獸與獸像,褻瀆神與祂的帳幕。在這時期內,撒但的權勢橫行全地,神也要降大災殃,刑罰一切住在地上的人,並彰顯祂的大榮耀。但神的教會卻要被提在空中,與主相遇,主應許非拉鐵非免去試煉,也就是說他要被提,要在大災期中,在普天下人受試煉的時候,免去這黑暗權勢的蹂躪,免去這大災難的痛苦,得享神兒女的榮耀,這是何等有福的希望,是教會唯一的希望,這幸福和榮耀,主要加給非拉鐵非的得勝者,作他們的賞賜。

持守所有的

這賞賜是太大了,不但是得著永生,不但是見父的面,也不但是有家在天上,更是與主一同享榮耀,一同掌王權,永遠伴隨著榮耀的主。主既然這樣為得勝者預備了賞賜,祂只怕他稍為退後,使祂的一片熱心落了空,因此主又鼓勵他說:「你要持守你所有的,免得有人奪去你的冠冕。」主太愛我們了,祂希望我們得榮耀的心,比我們自己更迫切。祂真怕我們失敗,怕我們受虧損。主耶穌啊!我們感謝你,我們敬拜你。

弟兄姊妹,你的持守是什麼?你是持守了聖潔真實、信心、愛心,持守了主的話,持守了向神的忠心,在患難中存著忍耐?主對你說,要持守你所有的。你若稍微放鬆,稍微忽略便有失去的可能。你起初是得勝的,恐怕以後要成為失敗的。你曾經走過一段路,討過主的喜悅,向主忠心的奉獻自己,在那時你真能對主說:「除你以外,在天我有誰呢?除你以外,在地上我沒有所愛慕的。」你得勝了污穢試誘,你站穩了聖潔真實,在主一切話上,你都忠心,但漸漸的,你放鬆了、懈怠了,不知不覺那惡者要來,把你所有的奪了去。你自己吃虧是不錯,主太傷心了!祂為你所預備的福氣,你沒有法子得著,請聽主今日的警告,「你要持守你所有的,免得人奪去你的冠冕」。

在神殿中作柱子

今日在教會中作真理的柱石,持守那一次交付聖徒的真道(猶3),到了將來的榮耀中,這樣的人,要在神的殿中作柱子,這樣的尊貴、榮耀,是為那持守真道的得勝者預備的。他們在地上受了人的摒棄,在天上得了神的尊貴;在地上沒有地位,在天上卻有了極重的地位;在地上人看為渣滓,在天上神看為寶貝,而且這尊貴榮耀,永遠不能失去,主說:「他必不再從那?出去」。這些人當初也許為真理的緣故,被人趕出家庭、學校、團體、教會,並失去一切應享的權利,但主為他們所預備的一切地位福分、榮耀,都不是人能奪去的,存留到永遠,享受到永遠,侍立在永活的主面前,直到永遠!

神的名-寫在上面

神的名寫在上面,表明他是屬於神,新耶路撒冷的名寫在上面,表明他是屬於新耶路撒冷,主的新名也寫在他上面,表明他是屬於主,這是很有意義的。他屬於神,屬於耶路撒冷,屬於主,不但是屬的意思,也是有份的意思,更是表明主歡歡喜喜的這樣賞賜他,恩待他,所以這節經文是這樣寫:「我要將神的名,和我神城的名(這城就是從天上從我神那?降下來的新耶路撒冷),並我的新名都寫在上面」。主來寫是表明主歡喜、主悅納,主賞賜,所以不但是得了賞賜,更是得了主的歡喜、主的滿意,主才把這樣的賞賜,註定了是永遠屬於我們的!我們讚美祂,我們敬拜祂!

主的新名

說到主的新名,我要再說幾句話。主若在我的上面寫耶穌基督,表明我是蒙我主所救贖、所管理的人;主若寫奇妙,表明祂在我身上行過奇妙的事,但在這?:「我的新名」,這是什麼新名呢?既說是新,就不是舊有的名字,那麼也就不是記在聖經上所有的名字了。有人說全部新舊約,神的名有一百二十多個,這新名也不在這一百二十多個?面。啊!這是什麼意思?

我在從前說過,每一個名是代表實際,主的每一個名,是代表主的一種德行、大愛、能力、權柄,就是說主是那麼樣的主。新名就是說他所認識的主,是別人所未曾認識的,所未曾享受的,所未曾發現的,所未曾得著的。我們都信靠主,都認識主,但認識的不同,依靠的也不同,滋味是不同的。你覺得主的甘甜,我覺得主的榮美,你的主是恩典的主,我的主是憐憫的主,都是一位,但人所得著的各有不同。主是無限無量,不但今世,就是將來,我們永遠有新的認識,新的享受,每早晨都是新的。讚美主!這是忠心守道的得勝者,所得的賞賜,他的爭戰,他的痛苦,是別人不知道的,他對主依靠、認識也是別人不知道的,甚至說是文字不能表達的。到了時候,主卻給他寫出來,讓他更深的享受,永遠享受。

主啊!你太可愛了,你太愛我們了!我們敬拜你,讚美你,阿們!

 

am的日记(66):读杨绍唐的故事 - am的博克 - am的博克南门古镇老教堂 

  评论这张
 
阅读(377)|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