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m的博克

本博客原创图文任何媒体若采用请与163xjc@163.com联系

 
 
 

日志

 
 

转贴:马英九希望都能使用繁体字  

2008-07-08 21:28:48|  分类: 转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附:《关于简体字》

 

据台湾中央社报道,马英九七月五日下午探访台湾作家陈冠学时表示,台湾不会因大陆观光客来台而使用简体字,但会用繁、简对照,让大陆人民领略繁体字(正体字)之美,他希望未来中国人都使用繁体字。

陈冠学向马英九建议,大陆观光客来台,台湾绝对不能使用简体字,北京大学的教授都说了繁体字最美,台湾应该要呼应。

对于陈冠学的建议,马英九说,现在使用简体字的有十三亿人,使用繁体字的有五千万人,但台湾不会使用简体字,会用繁、简对照,让大陆人民慢慢对照熟悉繁体字,未来希望中国人都能使用繁体字。

 


附:牟宗三先生对于简体字之观点

關於簡體字  

 牟宗三

 

牟宗三(1909年-1995年),字离中,山东栖霞县人。中国现代学者,哲学家、哲学史家,现代新儒家的重要代表人物之一。

牟宗三于1927年入北京大学预科,两年后升入哲学系。1933年毕业后,曾先后在华西大学、中央大学、金陵大学、浙江大学等校任教,以讲授逻辑学和西方哲学为主。1949年去台湾,任教于台北师范大学、台湾东海大学,讲授逻辑、中国哲学等课程。1958年与唐君毅、徐复观、张君劢联名发表现代新儒家的纲领性文章《为中国文化敬告世界人士宣言》。1960年去香港,任教于香港大学、香港中文大学新亚书院,主讲中国哲学、康德哲学等。1974年退休后,专任新亚研究所教授。1976年又应台湾教育部客座教授之聘,讲学于台湾大学哲学研究所等处。1987年被香港大学授予名誉文学博士。1995年4月病逝于台北。

牟宗三毕生致力于弘扬民族文化,为中国文化的现代化与世界化作出巨大贡献。其许多著作被译成英、韩、德等文字。主要著作有《逻辑曲范》、《理性的理想主义》、《道德的理想主义》、《历史哲学》、《佛性与般若》、《才性与玄理》、《圆善论》等28部;另有《康德的道德哲学》、《康德纯粹理性之批判》、《康德判断力之批判》等3部译作。其哲学成就代表了中国传统哲学在现代发展的新水平,其影响力具有世界水平。英国剑桥哲学词典誉之为“当代新儒家他那一代中最富原创性与影响力的哲学家”。

 

我的意見如下:

凡主張一件事必有理由。我看主張簡體字的理由,大都不能成立。

(一)語言文字是全民族所使用的自然演變成的工具。字有一定的寫法,字與字間的結構有一定的語法。教員教兒童或青年識字造句,依照通行的標準,糾正他們的錯誤,是應當的。這是教員的責任,也是他的道德。字寫錯了,應當吃紅槓子。別字、錯字當該糾正。通行的簡筆字,雖不算錯,但在教與學的立場上,以正字為準,教他們認識正字,書寫正字,這是教員的認真、高度的負責。依此,給他們拉紅槓子,不能形成嚴重問題,不能以此作為提倡簡筆字的理由,若因吃紅槓子,便認為須提倡簡體字,則勢必無人敢糾正錯誤,無人敢認真作事。此將完全失掉教與學的意義。此完全是苟偷方便取巧的心理。

(二)若因筆畫多而造成錯簡,造成青年的過重擔負,因而成一嚴重問題,故須提倡簡體字,則試問統一而合法化了簡體字以後,則能保兒童、青年無錯簡乎?此決無人敢保。如是,又必有人認為嚴重,來一運動,再定一套文字。如此方便下趨,不但完全失掉教與學的意義,且滋擾混亂,不可收拾。以此為提倡簡體字之理由,全無是處。

(三)在全民族四萬萬人所使用的文字工具中,有幾個筆畫多的字,便認為是兒童青年繁重的擔負,一定要來個運動,推行簡體字,製定簡體字教科書,我以為未免太張皇了一點,太不識大體。教兒童青年認識正子,書寫正字,不算是浪費了他們的時間,繁重他們的擔負。許多無謂的浪費不設法免掉,而偏在幾個文字上打主意,這豈是為人父母,為人師長,為全民族全社會著想者,所應存心?小學兒童,也只是教他識字,洒灑應對,幾個筆畫多的字,就阻礙了他們的發展嗎?中學青年所學的多一點,然試問幾個筆畫多的字,就妨礙了他們學英文,學數學,學理化嗎?他們自己寫筆記,寫稿子,寫信札,仍可用簡筆字。這裡並沒有人禁止他。(至於先生閱日記改作文不準寫簡筆字。這是先生的認真。而且也不是絕對的。)然則何必定要推動簡筆字,製定簡體字教科書呢?難道看正體字的書,也耗費了他們的時間嗎?簡便主意決不可在這裡使用。

(四)全民族所使用的文具工具,無所謂新舊,也無所謂古雅不古雅。如提倡簡筆字,便以為是趨新,是進步;反對的,便以為是守舊,是落伍;這完全是虛張聲勢,不著實際之見。維持通行的正體字以為標準,不是好古慕雅。這不是琴棋書畫,駢體文。觀念、學說、主義以及發明真理,可以言新,但新不要新到文字上來。隨觀念及真理內容,可以造新字(如化學上的),造新名詞,但這不是簡體字的問題。文字筆畫之多少是字本身的事,是依造字規律自然演成的,也不都是繁,也不都是簡。這不是憑空隨意可以製造的。若必以自訂的簡體字為新,為進步,則必有以廢除漢字,另造一套,為更新者。

(五)正體字對於科學並無妨礙,簡體字對於科學亦無助益。有些學科學的人,以為筆畫多的字浪費了他們的時間,因此主張簡體字。試問數學書,物理化學書裡,有幾個普通文字(即自然文字)?數學有數學的符號,自然科學裡亦多用符號。幾個正體字豈便妨礙了學科學?

(六)簡體字是“大眾的要求”。這並無根據。在這裡亦不可以動不動說大眾。國民教育是強迫教育,這裡面的兒童當然是一部分大眾。中學青年也是一部分大眾。還有失學的,以及受國民教育、中學教育、甚至大學教育,即停止而轉業,也是一部分大眾。試問這些大眾都贊成簡體字嗎?有誰測驗過?(誠如胡秋原先生所說,要測驗回大陸。)說是“大眾的要求”,我看完全是代聖立言。但這不可不慎。就兒童而問之,他們能有一定的意見嗎?就中學青年而問之,他們敢說有一定意見,決然負責嗎?就社會上一般大眾而問之,他們敢說定要簡體字嗎?不要說沒有問過,測驗過,且說這種事也不是問兒童青年及社會上一般大眾,所能決定的。民主也不是可以到處應用的。若有人無故生事,要開民主會議,來問:要不要我們的語言文字?要不要我們的國家?要不要我們的父母?這行嗎?這是可以拿大眾來說來試的嗎?我看只有×××敢如此。

依以上所述,結論如下:

(一)簡筆字,誠如胡秋原先生所說,是手稿字,當然可以通行,而且已經通行。這無人反對。

(二)印刷書籍、報章、雜誌,總之,凡印刷文件仍須俱以正體字為標準。(若有人好奇,自辦雜誌,其中刊上簡體字,如林語堂以前之辦《論語》,當然有他的自由。)

(三)教育部若認現時流行的簡筆字,有錯亂,不整齊畫一,認為即簡筆字亦不可亂寫,集合專家而統一之,整齊之,標準化之,這是可以的。但不可以此代正體字,尤其不可行之於教科書。教育部管了這麼多,也負不了這大的責任。

(四)教育部一定要超過它的本分而推動這種革命性的事,立法院可以過問。

 

原載中國文字學會(編):中國文字論集(上冊)一九五五年十月

  评论这张
 
阅读(46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