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m的博克

本博客原创图文任何媒体若采用请与163xjc@163.com联系

 
 
 

日志

 
 

友人诗文原创:覃昌年诗2首  

2008-10-06 11:34:47|  分类: 友人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友人诗文原创:覃昌年诗2首 - am的博克 - am的博克  附:《尴尬的文化人》

勇闯黄岩

公元2008年11月19日,吾与挚友扬爱君二人,驾猎豹车从五宝树到建始城,因主公路抢修硬化,他事务忙抢时间,超近道从黄岩口下扎茨河,其间垂直落差千米,是简陋技术从悬崖峭壁上凿出的野蛮通道,长约三十多里,惊险万状。人近花甲,第一次生命体验恐惧。下午4点半出发,深夜12点方至县城,刻骨铭心,夜不能寐,故记之。

黄岩头,万丈高,

黄岩路,风萧萧。

千山飘落叶,

枫林藏啼鸟。

突见车头出悬崖,

似乎要向空中跳。

惊看深谷黑无底,

灵魂出窍一声叫。

车贴峭壁行,

轮下白云飘,

烂路一丈宽,

乱石锐如刀

一步一心惊,

一滑一心跳。

三十三个之字拐,

人迹罕至废车道,

头上危石悬吊吊,

车下深渊静悄悄。

路边垮石下深谷,

砸得乌鸦尖声叫。

偶见危崖有危屋,

断墙残垣偏偏倒。

目不敢视,话不敢言,

心脏紧缩,冷汗直冒,

苍鹰缩翅不敢飞,

猿猴哑口不敢跳。

脆弱生命,刀锋上舞蹈,

无边恐怖,深谷下狞笑。

前后三十无人烟,

万一出事谁知道?

惊心动魄,生命赌博,

震撼灵魂,惊险制造。

万峰屏息看表演,

悬岩蹦跳小猎豹!

噫吁嘻!

世间万物,生命第一,

万物之首,思想为高,

天胆挑战天险,

是为何种目标?

站在谷底望明月,

我想大笑却没笑。

默默长吸一只烟,

扎茨河水浪滔滔。

2008.11.21晚修改于巫山蜗居

 

大峡谷

一声惊雷白岩起,悬空栈道云出入。

脚下空旷三千米,大地横斜田园图。

排山倒海千峰翠,惊心动魄两柱殊。

清江壮歌何处好?奇美恩施大峡谷。

08.11.22


附:

尴尬的文化人

文化人是知识分子,有人戏谑为“鸡屎分子”,鸡屎臭,不肥田,又不识时务,遍地皆是,确实令人生厌。所以又有“臭老九”之称,排在娼妓之后,地位尴尬。

臭老九来之久矣。历史上至少有三次被称为老九,榭枋得在其《叠山集》中说:“大元制典,人有十等,一官,二吏,三僧,四道,五匠,六工,七农,八娼,九儒,十丐”。抗战时期,知识分子薪水极少,大中学生社会地位的名次排在国民党兵之下,有人把国民党兵痞叫作“丘八”,大中学生则被称为“丘九”。“文化大革命”期间,知识分子排在地主,富农,反革命,坏分子,右派分子,特务,走资派的后面,名列第九,在那个人所共知的历史阶段,梁漱溟曾写一首《咏“臭老九”》的诗曰:“九儒十丐古已有,而今又名臭老九。古之老九犹如人,今之老九不如狗。”够尴尬的了。

文化人的来历就尴尬,据说其老祖宗是“巫”,搞“封建迷信”的。大约是在殷商时期,当时是狩猎社会,出门捕杀野兽,有无多少寄托与偶然,于是请“巫” 搞占卜,诸如天气变化、出门方向、收获多少等等。有出土的甲骨文为证,上面大多记载的卜辞、占辞、验辞之类。有文字记载就有知识,有知识才有文化人,所以文化人源于“巫”,大约是推不脱的。

当然文化人从“巫”演变而来,中间还有许多过渡。我们就一下过渡到西周以后的“士”,士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读书人文化人,但考查其来历也很尴尬。当时男人主宰世界,任意娶妻纳妾,“娶”“纳”二字就明确了妻妾的地位高低。妻生子为嫡,妾生子为庶,子因母贵,“嫡”“ 庶”也明确了其地位的高低。周建立了四级体系,天子的嫡子继位为天子,庶子为诸侯,诸侯的庶子当大夫,大夫的庶子为士。士无权无钱无土地,但当时“学在官府”,就学了些知识文化,既不能直接进入统治集团搞政治权术,又不愿跌入下层社会事田猎商贾,徒有贵族之虚名,在极不稳定的尴尬虚空中飘浮。

这样看来,文化人渊源于“巫”,成熟于“士”,在尴尬中渐成一个阶层,于是有了四个特点:一是女性,二是梦幻,三是毛发,四是清贫。

为何女性?古人占卜,女人为“巫”,男人为“觋”,为何“巫”出名而“觋”默默?推测可能当时男人主要狩猎,残弱者才干此营生,如现在的瞎子多算命一样。而女人在家无事,又不甘寂寞,就潜心研究,在龟壳兽骨做文章,鬼鬼道道预测吉凶祸福,越搞越出名了。“世袭”巫觋的,就是神婆端公,分蘖创新的,就是文化人。但同是一根,文化人就女性了。说直白点,就是软弱。比如元初,无论是从民族尊严还是个人出路,文化人都应率先反抗蒙古统治者;但他们没有“犯上作乱”,卑躬屈膝地作蒙古人驯服的奴隶,连妻子女儿被蒙古人糟蹋也忍气吞声,实在忍受不了时就在背地里小声发上两句连自己都听不清的牢骚。倍受人尊崇的文学大师郭沫若,这位始终坚持追求真理的文人在文革初始却让人蜚疑所思地主动宣称自己的作品是毒草,可以全部烧掉。虽然不能用基因学遗传学来牵强附会,但道理大约是相通的。

为何梦幻?占卜说到底是一种虚拟世界,以神的代言人自居,在夜幕里鬼祟舞蹈,在兽骨上鼓捣玄虚,唬得大家一愣一愣的,也唬得自己一愣一愣的。文化人也一样虚幻,自诩为精神世界丰富,精骛八极,神游万里,写诗拉,作文啦,别人不醉,自己到醉了。据说文化人干实业不行,古人所谓词章家是“无用文人”,“一为文人,便无足观”,就只好做梦了。就像林黛玉的一场梦,梦里全是一滴泪。

何谓毛发?“士”是一代代庶子的产物,无地盘,也就无根基,又想朝上爬,学得天下事,货与帝王家,诸葛亮再有本事,也要找刘备这个主了。仅靠纸张笔墨打一片江山的,或许有的,但极少。所以文化人都是毛,都在找皮,找到狮,就成了狮毛,威风凛凛;找到猫,就成了猫毛,让人抚摩;找到鸡,就成了鸡毛,狗屁无用。找到人,人是天地之精华,万物之灵长,自然达到了最高愿望。但领域不同,悬殊极大:在头上为发,在鼻下为须,在裆内为毛。“毛”不能见天日,很尴尬,“发”与“须”高高在上,但经常被刮剃,反复遭修理,也活得尴尬。

何谓清贫?没见过占卜占出大富翁的,也没见过文化文出大富翁的,倒见过从历史里走出一串串大师级人物,如杜甫、曹雪芹、吴敬梓等等,都面带菜色,衣衫破烂,穷困之极。王世贞《文章九命》早将千古文人的千灾百毒,说得详尽。我们只听说有文丐;像理丐,工丐,法丐,商丐等名目是从来没有的。余秋雨说,我们这些人,为什么稍微进入文学之门,就变得如此单调和窘迫了呢?难道每篇文章都要以生命的枯萎来完成,那么人生活的目的何在呢?如果文学与贫穷总是相连,文学与苦恼总是相伴,文学在权势金钱下总是弱者,为何从古至今总有人走这一条路?我难以找出答案,但找出了清贫的尴尬。

文化人和政治结婚,是不是就不尴尬了呢?也不尽然。比如苏轼,比如陆游,比如刘伯温,就活得很累很尴尬,当然,蝌蚪没了尾巴,就成了青蛙,既可以在水里,也可以在岸上,满世界呱呱叫。苏轼没丢掉文化人的尾巴,被诬陷,坐牢,挨揍,示众,流放,几乎丢了小命。丢了尾巴的就不是文化人了,生活的呱呱叫,那另当别论。

尾巴是什么?一是丢了本质,以知识作为声名的文化人少有人把知识作其本质,如古西腊人首倡人类求知精神;希伯来人寻证人类信仰精神;中国先人宣扬人类仁爱精神,都健忘或淡化了。唯念念不忘是学而优则仕,把官本位当最高目标。二是文化人心中的“道”。“道”是什么?谁也说不清,大略是理想、准则、境界、尊严、良知、面子之类。只要是文化人,从小被教化灌输,渐渐就建立了这些评判标准。如宁可玉碎不可瓦全,如要做大写的人直立的人,要光明正大不阴谋诡计等等。但在权与钱的夹击下,没有不尴尬的。

我没出过国,也不懂外国话,只听说德国文化和工业很早就结婚了,活得很滋润;据说美国拼命发展物质,忽视发展文化,欧洲人一直嘲笑她没有历史,没有文化,视其为“乡巴佬”。美国现在大力发展文化艺术教育, 1967年美国著名哲学家戈曼德在哈拂大学教育研究部创立了“零点项目”,投入上亿美元,以零为起点,打造文化大国,称这样可以塑造一个民族“坚强的性格,健康的灵魂”云云。

文化可能产生于蒙昧,却决不喜欢蒙昧;我们能熬过清贫,却绝不赞美清贫。社会在发展,时代在进步,现在也非常重视文化了,比如经济搭台,文化唱戏,比如文化品牌,文化旅游,比如酒文化麻将文化……文化人都热热闹闹登台表演了,不尴尬了,这是好事。

友人诗文原创:覃昌年诗2首 - am的博克 - am的博克

  评论这张
 
阅读(380)|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