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m的博克

本博客原创图文任何媒体若采用请与163xjc@163.com联系

 
 
 

日志

 
 

简朴,诚实,平等,和平:新教贵格派的自律和诚信  

2013-08-12 12:35:45|  分类: 转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帖:新教贵格派的自律和诚信 - am的博克 - am的博克附:贵格派之《巴克雷教义简编》

简朴,诚实,平等,和平
新教贵格派的自律和诚信

林达

   一、阿米绪的保护者

这一阵讲着阿米绪故事,就很难不想到贵格(Quaker)。贵格也称作公谊会或教友派(ReligiousSocietyofFriends),和清教徒、阿米绪一样,也是一个新教教派。今天阿米绪能在北美发展,全仗贵格接纳。说来也对,假如没有外部宽容,阿米绪自己再有定力也难存活。可是在政教合一的17世纪,接纳首先并不是体现在政府的行政接纳,而是一个强势宗教派别对异教的接纳。

我们和大多数来北美的移民一样,最初和Quaker相遇,是一个老牌圆筒麦片,它印着个笑呵呵的老人头像和“贵格麦片”(QuakerOats)字样,这麦片进了家门就没有断过。真正令我对贵格刮目相看,是很多年前准备写美国种族相处的历史故事。当时我在乡村图书馆借来一本书,其中有一段贵格集会的会议记录,看了心情很不平静。

这份记录诞生在1688年,贵格在宾夕法尼亚安定下来只有七年。那是在德裔贵格会友建立的“德国镇”,移民们在每周一次宗教聚会上讨论说:“他们是黑人,但是我们不能想象,只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就能有更大的权力令他们为奴,就像我们对其他白人,也没有这种特权。俗话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们对不同辈分、不同血统和不同肤色的人,都应该一视同仁。”这不仅是在反奴隶制,还在反对歧视、提出接受异类的平等和宽容,这是向前迈出的更为困难的一步,很多现代人还不能做到。

如马萨诸塞的清教徒,能够认识奴隶制度罪恶,到达北美不久就立下禁令,禁止从非洲劫持黑人为奴,违者处死刑。可他们虽然自己在欧洲饱受宗教迫害,来到北美后对异教仍然无法宽容。贵格在马萨诸塞就饱受清教徒迫害,书被烧,教徒被吊死。1681年贵格领袖之一威廉·佩恩向英国国王要下宾夕法尼亚建立殖民地,第二年佩恩在伦敦宣布他的施政纲领,不仅在总督之外有一个强有力的拥有立法权的议会,还明确提出实行宗教自由。从此,宾夕法尼亚开始实践宗教宽容的“神圣试验”,也成了阿米绪在北美的第一块乐土。

北美是新大陆,却并非从零开始,其成就多半可追到英国的源头,“贵格思路”也不例外。 

注“阿米绪阿米绪是一个以恪守《圣经》教义著称的宗教派别,源自16世纪欧洲宗教改革大潮中产生的人手不多的激进改革派,即“再洗礼派”。再洗礼派主张严格实践《圣经》教义,认为宗教信仰应该在日常生活时刻加以实践。后来出现两个支派,一个叫梅诺派,另外一个由于是由一个叫阿曼的瑞士人站出来号召改革和联合,因而较阿曼派,也叫阿米绪。目前在美国的爱荷华州,威斯康星的一些地方,在宽阔平坦的马路上,我们还可以找到驾驭闲适的马车、衣着俭朴的阿米绪人。)


二、贵格的源头转帖:新教贵格派的自律和诚信 - am的博克 - am的博克

Quaker一词英语是“震颤者”。据说源自它的一名早期领袖称“听到上帝的话震颤”而得名。贵格的创始人是一个17世纪的英国人,乔治·福克斯。

福克斯从小的素质可能就适合做宗教领袖。他内向、投入、严肃、善思考,又生长在一个宗教气氛极为浓厚的环境中。在那个时代,七七八八出现了一大批各类所谓新教教派,看来并非偶然。几百年下来,教会人借神意、外战压倒内省,重仪式超过内容的趋势越演越烈,许多基督徒感到不满。我们今天看到,即便是天主教这样的古老教会,后来也逐渐在内部改革,在慢慢变化和扭转方向。这些新教出现,只是一些教徒对原来的教会失望,也对其转变绝望,遂提出各种不同的对人神关系的思考,贵格就是其中激进的一支。

福克斯和很多圣徒、宗教领袖的经历类似,有过一段在信仰世界认为是与神对话、精神长考,而在世俗世界认为是精神失常的时期。说福克斯激进,是他在“反形式主义”方面相当矫枉过正:不称呼尊称头衔,不起誓;礼拜不叫礼拜,要叫做会议(meeting);教堂要叫做会所会(meetinghouse),今天在北美也还是这样。福克斯一开始还坚持要把教堂叫做“带尖顶的房子”。福克斯反对洗礼和圣餐,认为神在每个人心中,可以直接人神对话,任何人无需训练就可向他人传教,无分男女。

福克斯要求教徒如兄弟般友爱,严格按照基督的精神去实践,过平淡生活,外延扩大到演讲不要花里胡哨,简洁明了即可。据说现代西方政治家的演说风格,就是受了贵格影响。福克斯认为,基督上十字架,昭示人类的就是和平主义,不抵抗、非暴力。在这一点上,他的观点和阿米绪一致,所以他们都被称为是和平教会。后来有人以为非暴力是甘地发明,只是一个误解。贵格要求人追求正直、诚实、完善,也从平等推出宗教自由。

贵格一出来就受到英国国教的迫害。但是公平地说,也有一些冲突是必然的。贵格许多自己订的规矩,也确实和英国的法律有冲突。至少,为求平等而在法庭上不以尊称称呼法官,上法庭和作证拒绝起誓,都有藐视法庭之嫌。宾夕法尼亚的兰开斯特是今日最著名的阿米绪聚集地,兰开斯特这个地名却来自英国。福克斯就曾几度在英国的兰开斯特被捕入狱。

可是读这些故事总是有一些奇特的感觉,感觉那里的传统和他处不同。比如说,一次福克斯被抓起来送到伦敦的克伦威尔那里,克伦威尔就会有兴致坐下来,听听这位异见领袖讲述贵格和传统宗教的不同,听着听着,颇为感动,虽然他并不赞同,也并没有完全停止对贵格教徒的起诉,可克伦威尔还是把福克斯给放了,还说,我们要是能这么常聊聊,兴许就能缩小差距。此后福克斯又被查理二世抓起来过,关在英国兰开斯特,福克斯在监狱里洋洋洒洒给国王写信提出种种建议,虽然国王并未采纳,至少有一条是照做了,就是放掉了一大批在克伦威尔时期被捕的贵格教徒。有这样的故事发生,宽容就有发生的土壤。 

贵格和作为农夫的阿米绪不同,成员有大量的绅士和商人,也就是知识精英,因此在教育问题上他们的看法和阿米绪就有很大不同。贵格在北美自己创办了许多学校和大学。他们从一开始在保护自己宗教自由的同时,就有政治理论的思考,并且懂得推动立法来保护自己。如宾夕法尼亚的创建者佩恩,就把英国逮捕非国教教徒的行为都归作是对“与自由和财产相联系的古代根本法”的攻击,他宣称,任何人都不应该因为纯粹的宗教信仰问题而被剥夺自由和财产。他的理论基础是,英国对自然法的确认,是他们最根本的遗产。佩恩宣称,他赞同对英国历史的如此看法:即“大宪章”并非个人权利的起源,个人权利是自然存在的,“大宪章”只不过是“追认”了“原本就存在的自由”。

而这样的思考和努力,l689年终于在英国推出《宗教宽容法》(TheActofToleration),允许贵格等新教徒维持自己的信仰,虽然在出任公职上仍有限制,也没有包容天主教徒和统一教。可是,在17世纪,就能够确立宽容为法律原则,已经非同寻常。同时,宽容也表现在异端一方,他们不谋求取代国教,而寻求和平共处。他们虽然不能任公职,却转而把他们对道德、责任的宗教热情注入社会其他领域。在17世纪,当选为皇家学会会员的英国贵格信徒和国教信徒人数差不多,在18世纪前者是后者的四倍,在19世纪是30倍。在北美,宾夕法尼亚是17世纪英国在那里建立的最后一块殖民地,却是发展最迅速的地方,这与佩恩的贵格思路是分不开的。建立美国之后,很多人认为,美国原则包含了很多贵格原则。

 

三、提升自己是改变社会的起点

而贵格思路中对社会的要求是从他们对个人品质的要求延伸出来的。其实,这是个很自然的常识,良好社会来源于这个社会的个人对自己有一定的品质要求。随着时代变化,贵格也在不断变化中。他们不像阿米绪那样坚持古典的平淡服装,我们在麦片罐上看到的早期典型的贵格服装,在现代美国已经看不到了,这使得他们融入人流中,而不是像阿米绪那样,反是因极度平淡而突兀,虽然,贵格对服装还是保留着远比我们朴素的观念和要求。贵格仍然坚守自己从信仰出发的基本准则:简朴,诚实,平等,和平。贵格对这样的品质内修格外认真。

贵格信众很出名的特点是“不起誓”。在法庭作证必须对“圣经”起誓“只说真话”,是美国作为一个基督教国家的传统,可是为了强调社会宽容,对于无神论者和如贵格教徒这样的“不起誓者”,法庭上容许以“确认”(affirm)取代“宣誓”(swear),甚至连总统宣誓都可以以“确认”替代。非常有意思的是,贵格不起誓不是给说谎留后路,而是对诚实的细究。我们谁也没有如贵格那样去认真想过,起誓可能是一个划分起誓前后两种状态的标志。贵格的认真就是寻根刨底,不给自己留下不诚实的借口和余地。他们认为:如果起誓在法庭上作证讲的都是真话,那是否等于在说,其他时间,日常生活中就可能或者可以说谎?他们拒绝在法庭上起誓说真话,是为了确认自己在任何时候都必须说真话。

这一类看似非常简单的事情,在贵格眼中非依仗信仰难以做到。和平主义是一个更为突出的例证。对贵格、阿米绪这样的和平教会来说,和平是信仰对个人的品质要求,所以是从自己为出发点和思考立足点的。对他们来说,非暴力就是绝对不使用暴力,必须具体落实到自己绝无暴力行为,进而要求自己不以暴力抵御伤害,不以暴力救助他人。由此,他们推出反对一切战争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经过这样对自己的灵魂审视,假设过、思考过,假设自己和亲友的生命受到威胁,都不违背信仰动用暴力。这样的个人和平宣言就落在一个很坚实的基础上。而世俗世界的反战以及和平主义,往往是泛泛的有关战争观点的政治表态,从来没有细想过,临到自己面对生命威胁,这宣言还是否作数。和平教会的和平宣言是拿自己的生命垫底,就比较硬气。从17世纪在英国开始,贵格就是出名的反对以国家名义发动战争。

由于贵格和阿米绪不同,他们更为积极参与外部社会活动,因此,在促进“良心反战者”可以免服兵役的官司中,贵格是司法挑战的主力,而阿米绪更像是受益者。如果说阿米绪的生活态度是洁身自好,贵格则是积极进取。阿米绪的和平主义,止于自己的非暴力、不当兵。而贵格在一次世界大战的1917年,就有慈善组织做了大量对平民的救助工作。在二次大战期间,他们帮助纳粹德国的难民出逃,给交战双方国家的平民以人道救援。因此,在1947年,英美两大贵格慈善组织(TheBritishFriendServiceCouncil,AmercanFriendsSer-viceCommittee)共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现在,他们更进一步在参与敌对国家的调解以及预防暴力冲突的工作。

 

四、贵格启示

读贵格的历史,就像读阿米绪一样,会感受一种人类精神活动的奇妙。记得很多年前在中国,就读到这样的文化比较,说是去到西方国家,看到人们有一种自律倾向,而回来看看自己的国民表现,总是需要他律的。

人的天性中其实有放纵、自私、趋利的倾向,走向极端的时候,会侵犯伤害他人,在社会中会引出暴力甚至战争。人也有虚荣、个人放大的倾向,投入社会政治,有时只是曲折追求个人价值的实现以及对荣耀的追求。可是,在我们阅读宗教的时候,我们阅读到人类的另一面,寻求谦卑中的反省,因神的存在而降低自己的位置。在试图认识和了解自己的弱点,试着给自己一个刹车装置。在信仰世界中,改变世界的第一步,是先提升个人、完善家庭。自己内修为良善之辈,方自然扩大至推动社会向善行走,己所欲,方施于人。而宗教对个人的一系列思考,也在自然延伸至对社会问题的思考和解决。社会是由个人组合而成。

英语有它很有趣的一面,例如把华人文化中颇为正面的“有雄心的”、“劲头十足”和略有贬义的“野心勃勃”,一起叫做“ambitious”;也把华语中正面的“积极进取”、“敢作敢为”和负面的“放肆”、“具挑衅性”、“侵略性”一并合为“aggressive”。你仔细体味,发现它们差不多就是一回事,差别只在分寸上。在控制分寸的是一条无形的界限。一脚走过,如覆水难收。阿米绪在建设自己的社区生活,贵格在进而试图改变外部社会。你可以说,他们都是积极进取的,而且他们始终在把握那条无形界限,把自己约束在界限的此岸。如此精神活动中自觉内敛的一面,引人入胜。

在一个缺乏自律的社会,其实也很容易找到病根,知道它缺的究竟是什么。

原文地址:http://research.kdnet.net/library/content.php?id=2407

------------------------------------------------------------------------------------------------------------------------------------------

  评论这张
 
阅读(51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