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m的博克

本博客原创图文任何媒体若采用请与163xjc@163.com联系

 
 
 

日志

 
 

贵格文选:巴克雷教义简编第一章<论信仰>  

2013-08-19 07:44:44|  分类: 信仰日志 修改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章 论信仰

一切的快乐在乎对上帝的真知(“认识你独一的真神,并且认识你所差来的耶稣基督,这就是永生”约17:3),所以首要之务乃是真实正确地了解这知识的基础,认识并信仰它。

(一)直接启示

我们要分别对上帝之正确和不正确的知识;属灵和文字上的知识;那使人得救的心之知识和那虚幻的头脑知识。我们承认后者有许多方法可以获得,至于前者,惟有上帝之灵在人内心的直接彰显及启示,照耀及启迪人的理解,始能获得。

这真理是正确的,曾经为各时代基督教中最优秀著名之信徒所承认,他们都是正直和热切寻求主的人(尽管他们受了教派或时代中所流行之错误的迷惑),他们里面的真种子是上帝的爱所接触的,因祂总是重视善人,在各国中都有祂的选民。他们对于一切外表方法均觉厌恶,甚至于对他们的宗派及生活方式的原则及观念亦然,他们最后所同声承认的乃是:对上帝的真知识无他,惟有祂自己的灵在人内心所启示的。

使徒曾给我们一个很适切的比较,和我们的教义颇相符合,他说,“除了在人里头的灵,谁知道人的事。信这样,除了上帝的灵,也没有人知道上帝的事”(林前2:11)。这就是说凡比人的灵低的(如野兽或其他生物的灵),决不能适切地了解那本性较为高尚的人的事。同样,人的灵或人的本性亦不能知道上帝的事或属灵的事,因为后者的本性是属于更高尚的。

因此有关基督的知识若非由祂的灵亲自在人心中启示,就不能算是对基督的真知识,却等于鹦鹉之牙牙学语,由人教它发出几声类似人所发出的声音。鹦鹉或其他鸟类可能学会了发出一句理性的话,这是从耳朵学来的,并不是出自任何活的理性原则。同样,属血气的人向属灵之人的话语或写作所学到的对上帝之事的知识,也是如此。

正如对一盲人描述日光或奇异彩色,尽管这盲人是绝顶聪明的,他从最生动的描述所得到的了解,远不如一个小孩子所看到的那样清楚;同样,属血气的人,纵使有最大才能,从最好的话语,甚至于圣经的话语中,他对上帝国奥秘所得到的了解,也远不如一个幼小儿童由灵客观地在他内心启示所感受到的那样。

我们不能否认,从亚当到摩西,上帝与人交通都是藉祂灵的直接彰显,以后藉着全部律法晓谕祂的子民,此外没有其他方法;这一点,凡承认圣经乃由圣灵感动写成的,都不能够否认,因为从摩西到玛拉基所写,都证明这整个时代上帝藉祂的灵向祂子民启示自己。而上帝在新约之下也向祂子民,即使徒,福音作者,初期门徒等启示自己,这是人人都承认了的。

在这里所要证明出来的乃是:现在的基督徒应当内在地和直接地由上帝之灵导引,正如古是先圣之被导引一样(虽然获得等量导引的人无多)。

我要先从基督在下面这段话的应许证明此点:“我要求父,父就另外赐给你们一位保惠师,叫他永远与你们同住,就是真理的圣灵,乃世人不能接受的,因为不见他,也不认识他,你们却认识他,因他常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约14:16,17)。

这灵是内在的,我想对此无需多加解释。“他常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灵居住在圣徒里面,这一点既然是最需要知道和相信的,所以圣经对此有最肯定的主张。

这样,那承认不知有基督之灵居住在他内心的人,无异承认他自己还处在上帝所不喜悦的肉体心意中,那么,尽管他在别的方面知道或相信基督,对圣经的文字也十分熟识,他仍然不能算是一个基督徒,也不曾归依基督教。若除掉了那灵,基督教所剩下的不过像一个人离开了灵与魂后所遗留的一个具尸体罢了,活人不能够再与这尸体同住,必须把它当作废物埋葬了,不管当它在有灵运行之时是多么可亲近的。最后,若有什么美德,若有什么尊荣,若有什么有价值之事,或在基督教信仰中可羡慕的事,都要归给这灵;没有这灵,恰如这世界之没有太阳。历代所有的真基督徒,都认为他们的力量与生命是从这灵来的。

现在我还能说些什么呢?时间不许我把古时圣贤所宣布,和当代圣徒所享受的关系这灵住在他们心中而产生的能力一一述说。既然如此,为什么有人愚笨到否认,或不追求这基督所应许要住在祂子民心中的灵呢?所以凡以为基督之灵已终止住在人心中,且已不再导引者,也必以为基督教已经寿终,因为它是不能离开这灵而存在的。

所以既然知道基督曾经应许以祂的灵导引祂的子民,而且人人须服从这灵的导引,那么,若有人在行为上背离了祂的导引(却在口头上承认他是被导引的),因此陷入于非善中,我们不能因此说灵的导引是不确定的,或说我们可以无须服从祂的导引;正如我们不能因为有一个盲人,或一个故意闭着眼睛,因此在光天化日下跌入沟渠中去的人,就说太阳并不发出亮光;我们也不能因为有一个聋子不能听见,就说并没有人在说话,或因为有一个丧失嗅觉的人不能闻味,就说花园中并没有气味芬郁的花草。

上述这一切的缺陷均须归罪于人的软弱和邪恶,与圣灵无关。

更有进者,这种建立真信仰所绝对必需的神圣内心启示,既不违背圣经的外表见证,亦不抵触正确健全的理智。但这并不是说上帝的这些启示须受圣经外表的证明,或受人的自然理性的考验,好像后者是一种更高尚更正确的法则或准绳似的;因为上帝的这种启示和内心的启发是不证自明的,可藉其固有明证获得那适切理解的赞同。

(二)圣经

从上帝之灵赐给圣徒们的这些启示,产生了真理的圣经。

可是因为圣经只是源头的一种宣告,而非源头本身,所以它不能被尊为一切真理和知识的主要根基,也非信仰和行为的主要法则。然而它既为那最主要的基础作真实的见证,故当被尊为次于圣灵的法则,从圣灵而得其优越性和确实性。我们既然专靠圣灵在内心的见证而真正知道圣经,可见圣经证明了圣灵就是那引导圣经进入一切真理的导师。因此,根据圣经所说的,圣灵乃是首要的领袖。

藉着圣灵所赐给我们的明慧,我们就可以清除有关圣经的那些难题。从我本身所能见证的真确经验中我知道在这些日子上帝可敬佩的爱怎样加给祂的子民:我认识了一些信仰和我相同的朋友,他们是至高上帝的忠仆,对于祂的真理有丰丰富富的知识,是从圣灵在他们内心的直接启示,从真实和活的经验得来的,他们非但完全不懂得希腊文和希伯来文,有的甚至不能阅读本他们本国的文字,某些反对他们的人从英译圣经引用了一些句段来攻击他们,他们听见了就知道那些句段和彰显在他们心中的真理不相符合,于是大胆地坚持上帝之灵不曾说过那样的话,而那话必然是错误的,因为他们不相信先知或使徒会写下那样的话;待我详细查阅原文,才发现翻译圣经的人是何等腐败和错误,正如多数的翻译者,他们往往不把字句的真正意义表达出来,却几乎是在发表他们对真理的见解或意念。

那么如果有人问我,是否我认为圣经是完全不准确和无用的。我的回答是否定的。只要我们承认那产生圣经的圣灵居首要地位(这地位也是圣经所承认的),我愿意承认圣经的次要地位。

虽然上帝在基本上是以祂的灵导引我们,然而有的时候祂藉着祂的子民说出或写下祂的话语来安慰我们,因此圣徒被当作主手中的器皿,以加强及鼓舞信徒,同时造就他们,叫他们更完全,有得救的智慧。那些为灵所导引的人必不忽视别人因被同一灵所导引而发生的,却自自然然地对之发出爱心,亦从之得到造就,因为这种在属灵生活上的互相鼓舞,可以使信徒在心怀沮丧之时获得振奋。

其次上帝要我们观看古时圣徒的处境和经验,像面对着镜子一样,叫我们发现我们的经验和他们的相同,这样可使我们更加坚定,更得慰藉,并加强我们达到同一目标的盼望;观察神的眷佑怎样与他们同在,他们又怎样掉进陷阱及怎样蒙受救拔,必使我们有得救的智慧,并在公义中接受督导。

那么,圣经的伟大贡献和对我们的帮助,是在于从我们身上得到实证,并引我们藉着我们内心所接触到的同一灵及其工作,来分辨上帝之灵及方法在圣经上所显明出来的印记。

(三)人堕落后的情况

我们已讨论过怎样才能获得对上帝的真知识,也讨论过圣经对圣徒们的效用等问题,现在我们要研究人堕落后的处境及情况,就是他倚靠自己还有多少能力能够知道关于上帝的事情。

我们承认为罪性的某种种子已从亚当传布给全人类,虽然人不因此而被加罪,除非他切实与罪结连;然而这种子使众罪有了可乘之机,也是人心中一切邪恶意念的根源,正如罗马人书第五章所说的“众人都犯了罪。”在圣经中这罪的种子往往被呼为“死”和“取死的身体”,因为它确实害死了公义与圣洁的生命,所以它的种子和所产生的被称为旧人,即旧的亚当,在他里面有各样的罪,因此我们用他的名字来表明这罪,而不是那原罪。圣经不曾有过“原罪”这一句词,然而在这一名词之下一般基督徒却毫无根据地把罪归给无知的婴儿。

许多不信的哲学家亦知道亚当堕落的损失,虽然他们不知道这段故事。柏拉图说过:人的灵魂已堕入黑暗的洞穴中,在那里只能与影子来往。皮他哥拉说:人像旅客一样在这世上徘徊,从上帝面前消失了。普罗提诺把人从上帝面前堕落了的灵魂比作炭渣,无法使火燃着。有的人说,灵魂之翼已被剪掉了,所以他们不能飞向上帝。这一切和其他许多类似的描写可从他们的作品中找到,证明他们对于这一损失并非毫无感觉。

关于堕落的后果创世记三章廿四节亦有记载:“于是上帝把他赶出去了,又在伊甸园的东边安设基路伯和四面转动发火焰的剑,要把守生命树的道路。”关于这一段记载,不管字面上的意义如何,我们总可以承认这乐园是有着神秘的意义,并把它当作是圣徒藉着耶稣基督与上帝有了属灵的交通契合;也只有藉着基督,基路伯才让路给一切进入这永生之门——祂自称为门——的人。因为无论何人行了真善,这真善不是出自他的本性——即亚当后裔的人的性质——却是从他里头的上帝种子,即新生命的临到,而来的。

(四)普遍及拯救之光

我们已讨论过人之堕落,丧失,败坏及衰退的情况,现在可以探讨当藉何法才能够使他脱离这种悲惨及腐败的境地。

从耶稣基督给我们的启示所彰显出来的知识,加上我们明确的经验,并由圣灵在我们心中的见证予以证明,我们可以确信,根据圣经的见证,上帝由于祂无穷的爱,不喜悦一个罪人死亡,却愿意万人得救。祂爱世人,甚至赐下祂的独生子,作为亮光,叫凡信祂的都能得救(参约3:16),祂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约1:9),显明那可谴责的(参弗5:13),教训人要有节制,公义,敬虔;这光一时照亮众人的心,为的要施行拯救;因此它谴责一切人的罪,叫凡不抗拒的都可以得救。祂为人人尝了死味,祂的死所买来的遍及普世,不亚于罪恶种子之遍及普世;在亚当众人都死了,照样,在基督众人都要复活(林前15:22)。

按照这原则或假设,那对基督为万人死之说所提出的一切反对,都不难迎刃而解;我们也无须乞助于所谓由上帝利用天使及其他神奇方法,将基督受难的教义和历史向那些因住在偏僻地区不能听到福音,却善用那原始的恩典之人显明出来。

因此殉道者游斯丁不犹豫地称呼苏格拉底为基督徒。他说凡遵照那存在于人人心里的圣言生活的人,都是基督徒。所以苏格拉底,赫拉克类多,和好些其他希腊的哲人,都可算是基督徒。

以此推演,有些古代的哲学家们可能是得救的,同样因为天意的安排,居住于偏僻地区而缺乏历史知识的人,也可以有份于神的奥秘,只要他们容许祂的种子和光照亮他们的心;在这光里与圣父及圣子交通,使他们从邪恶变成为圣洁,喜爱那在内心感动弃恶就善的力量,并学习对待别人如同他们之希望于别人者一样;对于这光,基督也亲自肯定一切人都可分享。

这就是我们常常传布的“心中的基督”,我们劝人相信这光,并服从它,叫他们认识那住在他们里面,能拯救他们脱离一切罪的基督。

我们说过那神圣,属灵和超自然的光是在一切人心中,也说过人若接纳这光在他心里,基督即将在他心里成形及工作。可是我们从不曾说基督是这样在一切人或恶人里面成形,因为那是一种极大的成就,是使徒所盼望加拉太人可以得到的。我们说“基督在众人中”,也不是说祂以结合的方法居住在一切人心中,因为这“居住”普通是指结合或基督与圣徒的同在言;乃是说基督在一切人里面是一种种子,而祂从来不曾,也不会与那在一切人里面的圣洁种子及光分离。从这一方面说,祂既然是在那存在于一切人里面的种子中,我们就说基督是在一切人里面,并劝导人人亲近那在他们里面的基督,祂因他们的罪和不义而被钉死于十字架上,叫他们仰望他们所轻蔑的祂,并悔改。这样,那被杀害而埋葬在他们里面的祂必将复活起来,并支配他们的心。

这种子看来虽然是很微小的,所以基督把它比喻为一粒芥菜种,原是百种里最小的(太13:31,32),它虽然埋在人的深处;可是它里面包藏着生命和救恩,当人们接受它的时候那生命和救恩即向人显明出来。这在众人心中的种子就是天国,它能够按照它在好土中接受养料,不被挤掩而彰显出来。整个大树的生活力是包藏在树的种子中,在适当时机被显出,耶稣基督的国也是如此,甚至耶稣基督本身也是如此。在内心的基督乃是有荣耀的盼望,且成为智慧,公义,圣洁和拯救,是在每一个男女心中,在那微小而不朽坏的种子中,随时将发出力量。

这讨论把我引到关于在一切人心中这种子或光如何工作的问题上。有人发问,如果有两个人都具有相同足够的亮光和恩典,其中一人得救,另一人则否,那么,是否可说人的意志乃是叫一人得救,另一人不得救的原因?

我们对这问题的回答乃是:在各人心中的恩典或光足以使人人得救,它本要拯救一切的人;因此它为要拯救众人而与他们竞争;那抗拒它的即成为他被定罪的原因;那不抗拒它的,它就成为他的拯救。因为人在内心的得救,是由于恩典,非由于人;人是被动的,而非主动的;不过当人受精炼之后,他心中就兴起一种使他成为恩典之同工的意志:按照奥古斯丁的说法:“上帝创造我们的时候无需我们合作,但要拯救我们的时候就需要我们合作。”所以第一步并不是由人的工作,而是由他不生发抗拒的工作。而且我们相信,每当上帝在人心中工作时,人本身既完全不能够和恩典同工,也不能一步离开那自然境界,须等待恩典临到于他;因此他可能被动而不加抗拒,正如他可能抗拒一样。所以我们说,上帝的恩典在人的本性上工作,虽然人的本性完全败坏而倾向于邪恶,但能够受到上帝的恩典,好比生铁,虽本身是一种冷硬的物质,可以由火的热力熔化,蜡块亦可因日光的热力软化。铁与蜡在离开火与日光之时即回复到本来的冷硬性质;人心也是如此,当它抗拒或离开了上帝的恩典,它即回复到原来的本性上去。

(五)理性

从上面所说的,可见我们不以这神圣原则为人本性的任何部分,或为亚当因堕落而丧失了的善性的任何遗物。我们确知我们所论述的光非但与人性相距甚远,其性质实与人的灵魂和功能全然不同。我们不否认人是理性动物,他有理性作为魂灵的天然功能,藉此他能够分辨理性的事物。这是他的天然禀赋,而对他是重要的,因他藉理性可以学习各种艺文及科学,为其他动物的本性所不能及。我们也不否认藉着这理性原则,人能在他的头脑和意念中知道了上帝及属灵的事;然而这既不是认识上帝的适切机关,就不能使他得救,反而成为障碍。其实背信的最大原因乃是人要藉这天然理性去臆测上帝的事,从而为自己建立了一种宗教,忽略了在他心中的上帝的原则及种子。一般说来,这样的理性使每一个人心中都成为敌基督的,坐在上帝殿里,自称为上帝,且高抬自己,超过一切称为神的。哥林多前书三章十六节说人是圣灵的殿,那么当理性抬高自己,超过了上帝的种子,想要统治属灵之事,使圣洁种子受伤害之时,这就等于敌基督者在人心里抬高自己,反抗基督了。

然而我们并非主张人之禀赋理性是无目的的,或说理性对人是无用的。我们认为理性使人知道如何处理自然界事物。正如上帝赐日月两种亮光给这世界,使那较强的光管理白日,那较弱的光管理黑夜,同样,祂赐人祂儿子的光,就是灵的圣光,以治理他的属灵之事,也赐理性之光,以治理他的属自然界之事。还有,正如月亮之光是取自太阳,人亦应该使理性接受圣洁之光的照耀,好叫他们能正确顺利地处理自然界事物。对凡服从及跟随这真光的人,这光必照亮他的理性,使理性甚至在属灵事上亦成为益助,正如人的动物性若加以理性的范围,则对于他的理性之事亦有帮助。

(六)良心

我们认为这光和人本性上的良心并不相同,因为从人灵魂的自然功能所发生的良心是可能败坏的。

Conscience(良心)一词是来自拉丁文的Conscire(即共知或同知之意),是一种从人心中生发出来的知识,从同意,反对,或违背了他所相信为对者之事而来的,藉此他自觉已经做了那他所认为是不应该做的事。可是人心既曾因错误的信仰而暗昧败坏,而良心是从那种误信而生的,所以每当他做了违背那他所误信为是之事的时候,他就觉良心不安。举例说,一个土耳其人误信喝酒是违法的,如果他喝酒,他的良心就受谴责;可是他畜养了许多妾侍,却不觉得良心上有什么不安,因为他的判断已经败坏,他有着一种错误的意见,以为纳妾不是违法的事,而喝酒却是违法。

良心不过是跟从判断,而不是指导判断;但我们所说的光,一旦为人所接受,即可除去那暗昧的判断,开启理解的能力,并能纠正判断与良心。所以我们也愿承认良心是很高尚的,如果它得到了正确的导引及光照;因此有人比喻良心为灯笼,而基督之光为蜡光,灯笼之成为有用之物是当蜡烛发出亮光照耀之时,否则就没有用处。所以我们所不断向人推举的,就是那照耀良心的基督之光,而不是那人本性上的良心。

(七)因信及善工称义

凡不抗拒这光,却接受它的人,心里就有了一种圣洁而属灵的新生;由于这种新生,即耶稣基督成形在我们里面,并亲自在我们里面工作,我们得以在上帝眼中既成圣,也被称为义。

这样的新生必然产生善工,如同火之产生热,因此说善工之对于称义,乃是绝对必需的。若说圣徒的最圣洁工作在上帝眼中亦是败坏和有罪的,那就是错误和违背真理的说法,因为这些善工并不是使徒从称义排除的那律法的工作。

我认为在法律范围内的善工和出自恩典或福音的善工大不相同。前者在称义以外,而后者则属必需。前者乃由人自己的意志,依靠人本身的力量而行,是和外表的律法条文相符合的,因此可说是人本身的不完全善工,或属那不能使任何事物成为完全之律法的善工:例如犹太人所行的各种仪式,洁净礼,洗涤礼,以及其他传统等,均属此类。后者为恩典之灵在人心中所产生的善工,和内心及灵性之律相符;这类善工并非出乎人的意志,亦非倚靠人的能力,却是出自在我们心中的基督之灵的能力,因此是纯洁和完全的(底下将加以证明),可以称为基督的工作,而祂就是这种工作的发起者和工人;我们认为这种工作乃是称义所绝对需要的,一个人若缺少它即无法称义,信心若没有它也就是死的和无用的,正如使徒雅各所说的。然而那使人生发仁爱的信心才是重要而必需的,而生发仁爱的信心不能够没有善工。

(八)德性完全

我们既以称义为耶稣基督在人心中所形成的启示,这启示在人心中造成正义的工作,并结出发中灵的果实,那么,现在的问题乃是:祂在我们今世生命中的工作会达到那一种程度,或是说,藉着祂的能力,我们能够克制灵魂之敌到何种程度。

我们相信,对于那些充分有了这种圣洁新生的人,那犯罪和取死的身体必被钉死并移去,而他们的心与真理联合并服从真理,因此不至于服从任何属于邪恶的诱惑,却能脱离罪过和对上帝律法的干犯,而在这方面达到完全地步。

这样所谓完全,并非一种不能够每日再有长进的完全,所以也不是说我们将像上帝在智慧,知识和圣洁等属性上圣洁及完全那样;而是指一种与人的能量相配合的完全,藉此我们可以避免干犯上帝的律法,并能响应祂向我们的呼召,恰如那领受二锭银子而再赚两锭的人蒙主人悦纳,称他为又好又良善的仆人,不在那领受五锭银子而再赚了五锭的仆人之下。

人虽一时能有此经验,且须努力以赴;然而我们不肯定说那些在某种程度上达到完全的人在遭遇敌人诱惑时不能再跌倒,却认为他们若不小心谨慎,从心底里遵从上帝的话,可能失去这经验。我们亦不怀疑有许多良善圣洁的人,他们已达到了永生,但在世时仍然有灵性上好些这一类的衰退和长进。因为每一罪过虽将削弱了人的灵性,却是不至于完全毁灭了他,或使他无法再站起来。

虽然如此,我不愿肯定地说人不能够达到一种行善自如,甚至于不能犯罪的地步。

所以,如果你愿意知道这完全和不再犯罪是对你有可能的,你就得在你心中就近基督的光和灵律,并接受训诫;好叫你那往时为这世界而活的生命和贪爱世界之心死了,新的生命起来,为着上帝活,而不是为着自己活;这样,你就可以和使徒同声说:“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加2:20)。
  评论这张
 
阅读(3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