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m的博克

本博客原创图文任何媒体若采用请与163xjc@163.com联系

 
 
 

日志

 
 

佳作分享:《家母》  

2015-12-26 08:43:50|  分类: 信仰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佳作分享:《家母》
(节选自葛培理《如何面对死亡》一书,题目是编者所加。)

我年幼的时候,住在北卡罗来纳川,靠近查洛城的一个农舍。当我大约九岁时,我们搬到一间花九千美元盖成的红砖新屋。那是一间宽大而杂乱无章的屋宇,充满了笑声、书籍、煮菜和罐头的气味。最重要的是,弥漫着爱的气氛。那可爱的房子提醒我一段箴言:“房屋因智慧建造,又因聪明立稳。其中因知识充满各样美好宝贵的财富。”(箴言二十四:3-4)
家父葛弗兰(frank graham)是一位农夫。他的才干和忠诚,赢得其他农夫和我们小孩子的仰慕,有时也畏惧他。我仍记得当我顽皮不听话,那皮鞭的气味。在我的记忆中,他从来没有在生气或失意时惩罚我;但我的不听话,往往伤了母亲的心。多年后,她写道:“我不止一次抹去我眼中的泪水,并把头转侧以免小孩看到。但每当我丈夫执行惩罚时,我都站在他身旁。”
这个乡村顽童,当然需要且应受管教的。
家母葛慕萝(morrow coffey graham)是土生土长的乡村姑娘。她十八岁时的照片,显示她是一位漂亮的少女,头上梳着特别的少女发型。她有令人羡慕的纤腰和含羞答答的微笑,她是我认识最漂亮的妇人之一。尽管我似乎对圣经,并非觉得特别有兴趣,她仍在我心中灌输了对圣经的喜爱。她开始向我的兄弟姊妹诵读灵修小品,我多次觉得非常沉闷,但我们聆听。可能那时是心不在焉地遥望窗外的景物或玩弄手指。母亲告诉我,一天她带我去见家庭医生说:“培理精力旺盛,他从不安静片时。”我不知她向医生求教,是由于我过分活跃,还是因为我把她累坏了。
家母要看管四个小孩子,和做农夫妻子必须作的工作,她经常非常忙碌。我出生的那天,她用下午的大部分时间采摘青豆,然后回到厨房把豆的纤维除去,以便制作罐头。我仍记得她常把一排排的罐头,放在厨房木架上的情景。在制作罐头季节过后,她大概有五百个罐头放在木架上。她认为要这么多才够一年的食用。
最重要的是她喜爱圣经。当我还是少年人时,她和家父参加一个兄弟会的圣经课程,热心地研读司可福圣经(scofield bibles)。她开始从纽约的邮购书店购买基督教书籍,成为热心的读书人;在我们家中常有好些供我们阅读。
母亲为我预备了要成为我太太的那可爱女子的形像。我曾在一封信中写着说:“我如此深爱露芙的原因,就是她很像你,她使我想起你。”母亲后来告诉我,当她终于见到露芙时,她很感动,因她觉得露芙比她好得多。
父母亲的影响,直接帮助我的心亲近神。虽然母亲生活的见证,帮助塑造我和教导我如何生活;她最后几年的见证和她的死亡,使我领悟了如何面对死亡。
她住在我们的祖屋直至生命的尽头,她用她的身心来为主作工。
当我年轻时,我们极少有家庭祷告,直至我十四、五岁时才开始。她写道:“我们中间没有一个人能忘记,我丈夫不在身旁时,我们跪下祷告的情景。葛先生(她很有礼貌地称呼他)在锯木时,被飞出来的木头打在脸上。有两天之久,他在生死的边缘上挣扎。我记得那时我到楼上的卧房祷告,抓紧上主的应许。我知道当我恳求神恢复我丈夫过去的完美健康时,我痛苦呻吟。我们太需要他了!”
父亲在那次生死关头的事件发生后,再活了很多年才去世。当他於一九六二年去世时,家母失去了与她结婚达四十六载的丈夫。尽管她作为妻子和母亲的角色,曾经非常出色;其后的十九年间,她没有把时间浪费在悲伤或无谓的活动中。她是基督徒事奉神的好榜样。她写道:“自从孩子们结婚各散东西,以及外子去世后,我发觉自己有更多的时间祷告。我不住地为培理和神托付他的重大责任代祷;我也为我的其他孩子、我的孙子和曾孙、以及世界各地的需要代祷。”
我知道无论我在世界的那一个地方,家母都在为我代祷。这是何等大的安慰啊!

一颗仁慈的心
一位著名的心理治疗医生说,一个人的主要责任是持守生命。相反地,《西敏寺教义问答摘要》(westminster shorter catechism)说:“一个人的主要目的,是要荣耀神,并永远荣耀神,且永远以他为乐。”家母已做到了这一点。
家母在世的最后两年,得到一位极好的基督徒妇女露茜亚当斯(rose adams)的照料。露茜常说她与家母同住,等于去神学院上课;我相信她所说是真的。家母比大部分牧师能更好地引用和背诵圣经,并应用到每天的生活中。她从来没有在圣经学院受过正式的训练,但她把每一点学习的圣经知识累积起来,结果影响了无数人的生命。
她是我最伟大的鼓励者之一。她听我的第一篇讲章是在离查洛市约四十里的一间古老教堂。那次我从圣经学校回家渡圣诞节假期,我的双亲载我去参加崇拜。家母稍后说她为我非常紧张,以后她出了一身冷汗。她永不记得我那天说的是什么,但她觉得我的声音很大,她说得很对。
当我在大学时,父母亲每天一同为我代祷,勉励我:“你当竭力,在神面前得蒙喜悦,作无愧的工人,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提摩太后书二:15)
母亲常告诉我要传福音,且保持简单明了。在她离世归主前两天,她又用同样的话来勉励我。我说:“妈妈,我要宣讲他的出生、受死,和复活。我会传讲这些直到耶稣再来。”
她紧握着我的手说:“我相信你会这样作。”
家长信任他们的孩子,是一件何等蒙福的事!
当我回忆家母在世的最后年日,和从露茜听到她分享的心得,我知道其他人可以从家母的榜样中得到祝福。
一次,家母似乎需要把她的腿切除。最后,当感染终于得到清除,她可以离开医院返家时,她说:“神永不会使用一个人的生命,除非此人的生命已经被破碎。”她对精神和肉体的痛苦并不陌生,她忍受苦楚,但享受生命。她说神藉精神的痛楚磨炼她,但却说:“神不是要安慰我们,使我们舒适;而是要使我们作安慰别人的人。”
露茜是一位欢乐、风趣而满有活力的女士。她欢笑时的口,常张得像她的心脏那样大。在家母临终的最后两年,她全时间与家母同住。当露茜的丈夫去世时,家母写了一封短的慰问信给她:
亲爱的挚友:
当这个暴风过去后,祂为你所预备的那光明,会是没有乌云遮着的,这光明就是祂自己。
露茜和家母,每早晨都有灵修;在晨更时,家母引述经文并告诉露茜一种应用的方法。这是属灵的粮食,且支持了她渡过最后时日的痛苦和软弱。
家母教导她所有孩子们的经文之一,是传道书十二章1节:“你趁着年幼,衰败的日子尚未来到,就是你所说,我毫无喜乐的那些年日未曾临近之先,当纪念造你的主。”她以同样的话语来劝勉她的孙子和曾孙,鼓励我们在年轻力壮时,就要爱神和研读圣经。她永不停止研读圣经,并对她的牧师罗兹博士(dr.ross rhoads)说:“我只想更多更多的研读圣经,并遵照圣经的吩咐而行。 ”牧师赞扬她:“实在很难得!这位八十九岁的老人,是我所认识的、照神的道而生活的最完美信徒,她仍说要更多更多地研读圣经。”
露茜告诉我们,母亲怎样用她温柔生动的声调,说一句经文,然后举例解释这经文对她的意思。这些金玉良言,并没有遗失;因为露茜把它记录在《荒漠甘泉》的空白处,或写在她其他的本子上。以下是一些她临终前的默想。

一颗明白的心
“我想现在的苦楚,若比起将来要显于我们的荣耀,就不足介意了。”(罗马书八:18)
母亲评论说:“神让我们患病,就像祂在磨炼一块石头。石头一定要被磨成一定的形状,否则会被弃置在一旁,毫无用处。这个宝贵的默想给我极大的安慰,我们要被磨成他天上圣殿的一块石块。我们在地上生存的最终目的,是要被炼成像他那样。祂是天上圣所的打磨匠和木匠,祂一定要把我们磨好。我们要做的,是安息在祂的慈爱手中。每一个苦恼,都是一个小尖角。我们一定不可急速地跑离打石场,因每一石块都有它一定的位置。我们一定要等待,直至圣所准备好迎接那石块。”
“耶和华的使者,在敬畏祂的人四围安营,搭救他们。”(诗篇三十四:7)
当她读那节经文时,她身体已很孱弱,但却仍对露茜说:“我时常盼望满有恩慈地成长,盼望有个可爱的心灵……我不想埋怨,但有时我猜撒但企图用我的受苦来强迫我埋怨;然而神已经了我多么大的应许,祂要打发天使来四面围绕我。”
自从她最后停止与她的软弱挣扎,她变得宁静安详。她说:“不要惧怕进到那逐渐弥漫你生命的云雾中,因为有神在其中;云雾的另一边绽发着他的荣耀。如果我们要戴冠冕,我们必须要先背十字架。我们每人都有一客西马尼园……耶稣就是这样。”家母不明白为何有人宣讲,如果你被圣灵充满和与主同行,则你不会受苦。她相信这样教导的结果是适得其反的。
她怕死吗?不,真的不怕。但她对露茜说,她害怕在最后的时刻,会被撇下她独自一人。自她丈夫离世与主同在后,她常为丈夫不在而感到遗憾;露茜应允跟她在一起,她持守了她的诺言。
最后的里程
经一连串轻微的中风之后,家母有时感到迷糊。当她清醒时,她对露茜说:“如果我到达不知自己做什么的地步时,你要记得为我安排后事——替我脸部化点装,但不要太过分。我只希望孩子们不要见到我难看的面孔。”

到最后的时刻,她仍满有恩慈;这位亲爱的妇女仍想留下美丽的印象。我们常觉得她是美丽的,岁月的流逝只加深她动人之处。
她相信主延迟召她归家的唯一原因,是让她能为别人代祷。她说:“这是我现在所能做到的事了,但这是一个多么美好的圣工啊!”直至最后的几个月,每当她说某人有需要,她会叫露茜写封短信,附上几块钱,正如她多年来的习惯那样。她其中的一个乐趣,是聆听乔治萧(george beverly shea)的唱片,她差不多每天都听;她特别喜欢听他唱“我灵镇静”、“祂会差天使看顾你”和“奇异恩典”。
在最后的几个月,她开始怕看见黑夜的来临。“黑夜这么长”,她用微弱的声音对露茜说。但她引述启示录二十二章5节有关天堂的经文说:“不再有黑夜,他们也不用灯光、日光,因为主神要光照他们。他们要作王,直到永永远远。”
一九八一年五月,她说:“露茜,我觉得主不久要接我回家,我不要有什么哀丧或忧愁的气氛。使徒行传二十七章22节说:‘现在我还劝你们放心。你们的性命,一个也不失丧,惟独失丧这船。’”
一九八一年六月,我在巴的摩尔(baltimore)开布道大会。我每天打电话,要知道母亲的病况如何。露茜回答说,她在聆听露芙几年前为她灌制的录音带。内子知道音乐能带来安慰,因而辑录了一些伟大的古老圣诗,制成我们称为“等候回天家”的录音带。露芙的母亲床前,有一录音机可以自己开关来聆听属灵的音乐。几年后,我们把这录音带寄给我们的电视听众。这是我们送书或录音带以来,收到最多听众来信要索取的其中一次。家母得到安慰,也让成千上万的人得到安慰。
六月十五日那天,我从法国打电话给她。露茜说家母当天给她的经文是歌罗西书一章9节:“因此,我们自从听见的日子,也就为你们不住的祷告祈求,愿你们在一切属灵的智慧悟性上,满心知道神的旨意。”
当我关心我亲爱的母亲时,她正在千里之外软弱而痛苦地卧病在床;她却留下一句安慰我的经文。如果世上有更多像她那样的母亲,世界将会变得多么美好!她没有作重要的演说,也没有写下充满智言慧语的书籍;除了耶稣基督外,她没有别的生活凭藉;她没有大学的学位,也没有在什么报章专栏中被提名介绍,但她知道怎样祷告。
主似乎用独特的方法,来准备他孩子的归家。直到七月底,家母不断地讲及她要回天家。露茜问她是否要她到天堂中来帮忙,因为她认为自己的家很小,她无事可做,而家母在天堂的家很大,需要人来帮忙。
一天早上当她醒来时,她告诉露茜在她的床尾旁边有一个人。她想知道那人是谁。
露茜问她,那人是否容貌良善。
“啊,是的。他有一副非常仁慈的面孔。”
“或者,他是看护你的天使。”
家母然后问:“那位与你一同进来的妇人是谁呢?”
这时露茜惊讶不已,说:“没有人与我一同进来啊!”
“啊!但在过去两个星期内,每次你进这房间时,都有一个人与你同来。她站在你的旁边,她一定是保护你的天使了。现在,替我准备好去礼拜堂。”
一九八一年八月初,母亲半夜醒来,唤醒露茜;她正在客厅的简陋小床上睡觉。“露茜,所有小孩都上了火车吗?”
露茜告诉她一切都安好,小孩都在火车上。她安静了一会,然后想从床上自己爬起来,再叫露茜:“露茜,所有的孩子都在火车上吗?”
“你不要挂虑。葛妈妈,他们全都在车上。”说完后,露茜返回自己的床去。但不久,母亲仍然坚持下去。
“露茜,请查一查,看看是否所有的孩子都在火车上。”总之,她仿佛知道她要去一处地方,因而希望她所有的孩子肯定都与她一同去。我们相信她是寻求她全家都得救的确据。
八月八日,我的兄弟、梅尔文威尔逊(melvin,t.w.wilson),她多么爱她们,她常为我们布道团成员的太太而自豪。这些太太们不自私的忠心,给我们很大的鼓励;特别是我们常要出外远行。她催迫我们继续传福音,在抢救灵魂的事工上忠心。
第二天,她已陷入半昏迷状况。但在清晨很早便醒来,清醒时间很长。她大声宣布:“罪债还清,没有痛苦,没有疾病,没有死亡……啊,多么美丽的一天啊!”
露茜飞快赶到她的床前,想知道为何她的身体孱弱却说出这么强而有力的话来。她说:“葛妈妈,你好吗?”
她说:“我已到昏迷状况吗?”
“妈妈,不!”
“我已死了吗?我们是在天堂吗?”
“妈妈,不!”露茜回答说:“你仍未到天堂,因为我仍与你在一起。”
“啊,好吧!”家母叹口气,“无论如何,这是一个美丽的日子。”
当她软弱到不能说话时,她似乎在试图唱首短歌。露茜俯身贴近她的嘴唇,听见她说:“面对面。”然后她说:“诗篇……一……四”声音逐渐微弱。
露茜试图猜出她要说的内容,回想起在她的圣经中加上横线的诗篇一四九篇,那里说:“愿圣民因所得的荣耀高兴,愿他们在床上欢呼。”她想唱,但无法把歌唱出。但她背诵圣经的习惯使她在需要时说出适当的经文。
在她去见主的那天早上,她要爬起身,她想说一些与手有关的事,但露茜不知她要什么。露茜猜想她要背节圣经,但却不能说出来。
“葛妈妈,你是否要说:‘父啊,我把我的灵魂交在你的手里!’”
她的手松开,她的嘴唇绽出笑容;她整天都显得安详。一次,露茜正准备离开房间,她似乎要打呵欠,露茜用手抱着她;家母与她亲爱的主在一起了。

  评论这张
 
阅读(23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